<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成郡王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眼睛里有着难掩的愤怒,委屈,还有一种隐隐的不服气。

    “太子承泰生性软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他究竟有什么好?让你竟然下此狠手,就因为他是嫡子么?”

    青衣老道看着成郡王表情的表换,眼中流露出一丝同情之色,最后只能化作幽幽一叹。

    在大乾,乾帝盘就是天,他的话就是天意。

    圣旨还没有到达北郡,成郡王的气运就已经溃散如斯,如果到达北郡宣读之后,成郡王的气运岂不要全盘崩溃,再也没有继承大宝的可能?

    可惜了!成郡王有天人之资,但是究竟不敌气数。

    “总督霍斐然来了!”

    “没想到他的消息够是灵通。”

    “也是,他和我那位皇兄素有交集。定然是太子迫不及待的告诉头他的。”

    成郡王看着前方高举的王旗铁牌,还有霍斐然的软轿,眼睛不由的收缩,手指甲刺入手心,一滴滴鲜血滴血都不可知,有些自嘲说道。

    站在成郡王身旁的青衣老道不由闷哼一声,他手指快速的揩过眼角,将一丝鲜血抹掉。

    “道长可有什么发现?”

    成郡王诧异的看了一眼青衣道人,好奇的问道。

    “总督的气运本是一头垂垂老矣的麒麟,根本不是殿下的对手。这也是他这些年一直被殿下压制的原因,但是因为圣旨的关系,这头苍老的麒麟脚下竟然升起青云,此消彼长之下,殿下的气运竟然被压制。”

    青衣道人有些苦笑的说道:

    “殿下要受委屈了!”

    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一滞,脸色也变得铁青起来,但是正如青衣道人所说,因为圣旨的缘故,他的气运暴跌,而总督霍斐然却因为暂时钳制两府兵马的关系,气运竟然提升不少。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双方主客反转。现在成郡王反而落于下风。

    “暂时的委屈孤王倒是不怕!”

    “孤王担心的是,以后一直如此。那么孤王就真的和大宝无缘了。”

    成郡王看着越来越近的王旗铁牌,眼神幽幽,有些萧索的说道。

    “龙困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殿下在军中威望甚高,这总督霍斐然不过是一皓首匹夫,更无从军经历,根本压服不了那帮骄兵悍将。”

    “如果有事,只需要殿下登高一呼,定然八方响应。”

    青衣老道捋着自己的胡须,没有任何在意的说道。

    成郡王的眼睛也是不由的一亮,青衣老道说的不无道理,军中之人最是桀骜。自己当年收复他们也是费了好的精力。

    这些年衣不卸甲,固然是战事需要,但是何尝不是将这只强军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现在军中重要岗位不是自己的亲信,就是素来交厚者。

    就算朝廷剥夺了自己的两府兵马,但是自己的影响力还在。只要举事,定然从者如云。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顿时大好,就连看总督霍斐然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不了。

    “北郡总督霍斐然到!”

    大嗓门的传令兵疾步跑了过来,声音嘹亮的喊道。

    不论是儒生还是甲士都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路。御赐的王旗铁牌走在最前方,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总督霍斐然面色阴沉的坐在软轿之中,眼神中时不时闪过冰冷之色。

    “大人,到了!”

    软轿的帘子被人掀开,霍斐然面色阴冷的从软轿中起身。

    “学生拜见大人!”

    “晚生拜见大人!”

    “老大人辛苦了!”

    儒生们见到总督霍斐然急忙上前拜见。总督霍斐然是儒家出身,而且已经证得大儒,儒生就算再是清高倨傲,也不敢在这位面前摆谱。故而一个个都低头上前拜见。

    总督霍斐然虽然脸上的阴沉之色不减,但还是点头,算是礼。

    司徒刑也跟着众人上前,霍斐然看着司徒刑身上的血迹,眼睛不由的一凝,但是他伤口已经结痂,而且他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并没有脱力的症状,心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司徒刑好似青松一般站在那里,就算面对北郡总督霍斐然的气势,也是怡然不惧,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浩然。

    正应了儒家的那句圣训: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好一个浩然生!”

    “好一个刚烈之辈!”

    总督霍斐然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赞许,心中更是满意。

    “不愧是朝廷敕封的司徒镇国,也不愧是摸索到圣道的人。这等人物,如果不夭折,百年之后,儒家必定又会再出一位圣人。”

    “陈九璋见过大人!”

    见霍斐然到来,而且他的眼睛里对司徒刑多是赞许之色。陈九璋眼里闪过一丝无奈,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行礼。

    他虽然也是大儒,但是比霍斐然差了不少。而且霍斐然还是朝廷的北郡总督,位高权重,最善于养气,不论是格局还是气度,都不是陈九璋能够比拟的。

    所以,就算他心中再是不愿,也不得不上前见礼。

    霍斐然见到大儒陈九璋,他的眼睛不由的一凝,他没有立即说话,只是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九璋的眼睛。陈九璋被霍斐然盯得的发毛,下意识的将眼睛挪开。

    看着眼睛躲闪的陈九璋,霍斐然的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失望。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直直的绕过陈九璋,好似根本未见一般。

    陈九璋的身体微躬,看着直直走过的霍斐然,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被羞辱之色。就连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发怒,也不敢发怒。

    众多儒生有些好笑讥讽的看着陈九璋的脸色陡然变得赤红,又变的发青,整个人好似变色龙一般。

    成郡王有些倨傲的看着总督霍斐然,虽然中都下了圣旨,对他进行申饬,但是终究没有革了他的王位。

    他现在还是郡王之尊。

    所以,他面对总督霍斐然也是怡然不惧。

    总督霍斐然看着一脸倨傲的成郡王,自然明白他的依仗,但是他的眼底还是不由的闪过一丝不屑。

    被裁撤两府兵马。

    这位郡王手头的势力大减,从蛟龙之资降为虬龙。等太子登基之后,必定会被清洗。都已经到了这等田地,还有什么可倨傲的?

    总督霍斐然理解不了成郡王的倨傲。

    成郡王也在讥笑霍斐然的天真,终究只是一个读人,不懂的兵事。

    军权岂是一道圣旨能够剥夺的?

    府兵从上到下都是自己的人,就算霍斐然有圣旨,也没有办法驱使?

    “老大人身体向来不好,不在府中安养,到此地的做甚?”

    成郡王看着穿着朱色官袍,皓首银发,全身有着一种说不出气势的霍斐然嗤笑一声,有些讥讽的说道。

    霍斐然的眼睛不由的一凝,但是他好似没有听懂成郡王的讽刺。

    “本都近日偶感风寒,但是已无大碍。北郡出了如此大事,本都作为地方长官,替陛下主政一方,岂有不来之理?”

    “好一个忠君爱国,勤政爱民的北郡总督!”

    看着一脸刚正的霍斐然,成郡王眼睛里的讥讽之色更浓。

    司徒刑静静的看着北郡总督和成郡王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虽然因为圣旨的缘故,成郡王的气运被重创,霍斐然的逆袭。

    但是成郡王积威已久,而且圣旨并未正式下达,就算霍斐然想要趁机发难,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借口。

    青衣老道看着霍斐然,眼底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微不可见的讥讽。成郡王是被剥夺了军权,势力大减。

    但是在北郡经营日久,影响力可不是他一个调任总督能够相比的。

    而且,成郡王虽然从蛟龙之资变成了虬龙之身,但是终究还是龙神,而且他的体内流淌的也是乾帝盘的血液。

    只要用心谋划,未尝没有翻盘的可能。

    在他看来,总督霍斐然有些短视了。

    “成郡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神都已经下了旨意,剥夺了你两府的兵马。”

    总督霍斐然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不仅成郡王四周的亲兵听的清清楚楚,就连外面的边军也能听到。

    “陛下让本官暂时节制,不知成郡王何时和本官交接?”

    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一变,其他甲士的脸色也都是大变。

    这也是霍斐然故意为之,故意扰乱甲士的军心。看着眼神闪烁,人心浮动的士卒,成郡王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

    “休要胡说!”

    “你可有圣旨?”

    霍斐然没有接话,只是用好笑的眼神看着成郡王。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郡王何必明知故问,圣旨已经在路上,不过数日就可抵达北郡。”

    “本都替天子主政一方,统领军政。自然有权过问兵事。”

    “陈平!”

    一身甲胄的亲卫队长豁然走出,恭敬的行礼之后,大声诺道。

    “本都命你手持本都的王旗铁牌入扎军营,但有异动,先斩后奏!”

    霍斐然在成郡王逼视下,神态自若的,毫不畏惧,大声说道:

    “这王旗铁牌乃是陛下亲赐,见王旗铁牌如同见君,如果胆敢有人冒犯,就是忤逆造反!”

    成郡王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

    夺权!

    这是赤裸裸的夺权!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