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护卫统领怔怔的看着北郡总督霍斐然,仿佛有些不认识他一般。

    霍斐然也不以为意。

    就在这时,霍斐然突然流露出倾听之色,过了半晌,他的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喜色,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张开不了少。

    “乾帝盘下了中旨,申饬了成郡王,并且剥夺了他两个府的兵权,让老夫代为掌管。真是出乎我的老夫的意料之外。”

    没了军权的成郡王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而且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意义,那就是将成郡王彻底的踢出王位之争。

    太子登上大宝,已经是板上钉钉。

    怪不得太子命人第一时间给自己传递消息。

    老夫沉寂时间太久了,以至于世人都忘记了老夫的铁血。

    想到这里,霍斐然的眼睛里陡然射出一道厉色。

    “准备轿子,带上王旗铁牌,我们去也去司徒府。”

    “诺!”

    下人们虽然不知道总督霍斐然因为什么脸色大悦,但是却不敢不听从吩咐。

    不大一会,依仗准备妥当。

    青色四人抬着的轿子,已经象征王权的王旗铁牌被高高的举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霍斐然双手交叉,端坐在四人抬着的青色官轿之中,身体随着轿子上下晃动。

    想到神都太子处传来的消息,他的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古怪的笑容。

    乾帝盘不愧是一代雄主。做事总是那么出人意料,他的心思不是众人能够揣摩,谁又能想到,他竟然下中旨申饬成郡王,并且夺了他的兵权。

    没了兵权的成郡王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也意味着他彻底的丧失了皇位的争夺权。

    也怪不得太子殿下欣喜若狂,命令道人第一时间就告诉自己。

    这才有了前面的那一幕,司徒刑眼睛微眯,只见一头全身赤红,披着鳞甲的麒麟有些疯狂的撕咬着白色蛟龙。

    身受重创的白色蛟龙自然不是对手。

    全身的气运竟然被撕咬掉不少,还有很多气运溃散开来。

    司徒刑头顶的锦鲤好像是抓住力量某种时机,快速的跳出,竟然在溃散的气运当中咬一片龙气。

    司徒刑脸色古怪的看着头顶。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条锦鲤竟然如此的灵动。发动攻击的时候,恰如其分。白色的蛟龙也发现了锦鲤的作为,愤怒的咆哮着。恨不得将锦鲤撕成碎片。

    但是他被苍老的麒麟所钳制,根本没有力量镇压锦鲤。

    锦鲤也发现了白蛟的窘态,故而频频出击,不时从白蛟的气运中撕下一块。

    那头麒麟也发现了司徒刑的锦鲤,但是他的眼睛里竟然闪过一丝善意,不仅没有镇压锦鲤,反而刻意的给他造成机会。

    不过是茶盏时间,司徒刑头顶的锦鲤竟然撕扯吞噬了不少气运。

    这些气运对成郡王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对司徒刑来说却是了不得的收获。更何况,成郡王是天潢贵胄,气运当中还蕴含纯正的龙气。

    司徒刑的气运锦鲤吞噬了龙气,对他自己的成长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司徒刑已经在气运锦鲤的头部隐隐看到两个小小的凸起,好似犄角一般。

    只要获得足够的气运,未尝不可以鲤鱼化龙。

    。。。。

    “殿下,大事不好了。”

    就在司徒刑想要多斩获一丝气运的时候,一个身穿青衣的老道突然非常诡异的出现在成郡王身旁。

    不知为何,司徒刑竟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他头顶的锦鲤也收敛不少,不敢在趁机掠夺成郡王的气运。

    “道长,你怎么来了?”

    成郡王看着身穿青衣,面容清癯的老道,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这个老道是成郡王的军师,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不仅善于谋略,而且还占卜天机。但是因为担心被天机反噬,王府内部饲养了很多替劫的灵龟,老道更是轻易不会离开王府半步。

    今日竟然离开王府,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他感到惊讶。

    护卫成郡王的甲士显然都认识这个老道,没有丝毫的阻拦。

    “殿下,朝廷局势有巨变!”

    成郡王的面色豁然大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道。

    “究竟何事,让你如此慌张?”

    “殿下,神都传来消息。。。。”

    老道也不啰嗦,几句话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个明白。成郡王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好似能够滴出水一般。

    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在他的眼睛深处发现一丝恐惧,不甘和无助。

    削藩!

    朝廷终于削藩了,而且第一个削的竟然是自己的藩。

    他心中充满了不甘,但是他也知道,但是他也无可奈何。乾帝盘不是一位软弱之主。而是一位雄才伟略的霸主。手腕之一强硬,直追太宗,故而有人将乾帝盘称为“小太宗”,如果有人胆敢作乱,必定会被天兵平定。

    而且,不仅是他会被处死,就连他的母妃,都要受到连累。

    所以,只要乾帝盘在位一天,他就不敢造反,不光是他,就连其他藩王,功勋也不敢造反。

    “道长,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成郡王的声音有些沙哑,看着青衣老道,眼睛里流露期盼之色。

    “此事看似是因为儒生而起,但却是乾帝盘借题发挥。乾帝削藩之心早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是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也没有机会。”

    “这次殿下镇压儒生,给了乾帝口实。”

    “故而才有今日的削藩之举。”

    “太子性格温和,并非开疆扩土之主,恐难节制那些骄兵悍将,日久必生祸端。故而。。。”

    成郡王眼睛收缩,他知道青衣道士说的有道理,不说别人,如果乾帝盘退位或者是御龙归天,太子登基。

    自己定然是听调不听宣,如果实力准备充足,极有可能举起反旗。

    其他藩王想来也会是如此。

    所以乾帝盘才念念不忘削藩,这是为太子登基做准备,也是为了避免朝堂糜烂,反王四起。

    司徒刑站在那里,在儒生的保护之下,虽然没有听到全部,但是也隐约听到一些。

    乾帝盘终于下定决心裁撤藩王,收拢军权。

    在他看来,中央集权是封建王朝的必然,如果藩王权势太大,中枢势力不足,必定会形成东周末年,群雄并起的局面。

    对国家和对百姓都是非常不利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