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神都太子府

    太子府位于皇宫的东方不远处,又因为是太子居所,故而被人称为东宫或者是潜邸。

    太子府虽然也是宫殿,但是不论是规模,还是气势都要比皇宫差上不少。

    太子承泰穿着明黄色的四爪蟠龙袍,和往常一样端坐在太师椅之上,他的眼睛微眯,但是脸上却有着难抑的喜色。

    坐在他的对面的是一位身穿儒服,面色清癯,留着三缕长髯的谋士。

    东宫谋士魏无忌抬头望天,眼神幽幽,陛下下令削藩,固然是为太子承泰继位扫清障碍,但是心中对太子承泰定然也是有些失望。

    毕竟这个天下,好比一根布满荆棘的藤条。

    乾帝盘希望太子承泰能够自己握起来,但是太子承泰却畏惧上面扎手的荆棘。

    乾帝盘没有办法,这才下令削藩。

    他要把藤条上突出扎手的荆棘削掉,只有这样,太子承泰才能拿起这个天下。

    要说陛下心中没有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好在太子承泰温良敦厚,朝中诸公素来对殿下支持,殿下又生了一个好儿子,深得陛下欢心。日夜都被养在宫闱之中。

    陛下更有将弘立为皇太孙的想法。

    也正因为这些原因,陛下才没有更弦易辙。

    “父皇下令削藩,而且第一个被夺军权的就是我那位幼弟成郡王。”

    “真是大快人心,真是大快人心!”

    太子有些欢喜的说道。

    “这位成郡王跋扈日久,就连孤王都不放在眼里。今日被父皇申饬,并且夺了兵权,那就是头没了爪牙的猛虎。再也不足为虑。”

    “恭喜殿下!”

    “贺喜殿下!”

    谋士魏无忌站起身,对着高居在上的太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有些讨喜的说道。

    “魏先生,喜从何来?”

    太子承泰虽然面带喜色。但是表情还是一滞,有些好奇的问道。

    “恭喜殿下储君之位日稳,恭喜殿下日后必定登上大宝。”

    魏无忌一脸严肃的,又带着欢喜的说道。

    “先生何出此言?”

    太子承泰脸上的欢喜之色越发的浓重,但是仍然好奇的问道。

    “殿下,陛下下令削藩,就为了殿下登基扫清障碍,削掉成郡王的兵权,一则是杀鸡儆猴,告诫一些老臣子。另外一个就是向外界释放信号,大宝之位非殿下不可。”

    谋士魏无忌总结了一下语言,笑着说道:

    就在两人谈论之时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从今日之后,整个朝堂局势将会发生大变。”

    “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做,还请先生教我。”

    太子承泰的脸上也流露出振奋之色,起身给谋士魏无忌行了一礼,恭敬的问道。

    “殿下需要立即进宫,向人王为成郡王求情。”

    谋士魏无忌用手掌轻轻的捋着三缕长髯,眼睛里流露出智慧的光芒,一脸认真的说道。

    “什么!”

    太子承泰的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眼睛更是变得游离起来,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谋士竟然让他去宫内为成郡王求情。

    “殿下想的是不是联络羽翼,趁机给成郡王在神都的势力进行重挫?”

    谋士魏无忌也不吃惊,有些智珠在握的说道。

    “这是自然。”

    “成郡王这些年仗着往来贸易之利,以为陛下贺寿为名,勾结朝中官员,培植自己的势力。就连孤王有时也多有顾忌。”

    “何不趁着这个时候,将他的势力连根拔起。”

    太子承泰有些迷茫的说道。

    “还请先生教我!”

    “这个事情,陛下可以做。两宫太后可以做,甚至是其他的朝中诸公都可以做,唯独殿下不能做。”

    谋士魏无忌摸着自己的胡须,语气肯定的说道。

    “这是为何?”

    太子承泰一脸的迷茫。有些喏喏的问道。

    “孤王现在恨不得将他在神都的势力连根拔起。”

    “殿下素来亲厚,陛下时常夸赞。成郡王虽然失势,,但是毕竟是陛下幼子,殿下的胞弟,如果殿下落井下石,难免被旁人诟病,失了圣宠。如果殿下去和陛下求情,一则,能够显示出殿下的宽宏,陛下对兄弟人伦之情也多看重。”

    谋士魏无忌看着面露迷茫之色的太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失望。太子虽然仁厚,但是在谋略能力方向,的确差上不少。

    如果如果成郡王类乾帝盘,更有太宗之风,那么太子就是废太子建成。

    甚至比废太子还不如,建成毕竟经历过战争的洗礼。

    不过好在,现在并不是天下初定之时,现在大乾三百载,百姓思定。不在需要英武开拓之主。

    太子仁厚守成,倒也是天下人的福气。

    “陛下见殿下仁孝,兄友弟恭,定然龙颜大悦。”

    “此消彼长之下,成郡王就会失分更重。”

    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一亮,有些激动的说道。

    “先生说的是,孤王这就进宫。”

    “从善如流!”

    “太子也不是一无是处,但是从善如流何尝不是没有主意,耳根太软。朝中诸公一力推举太子,想来不乏这个原因。”

    谋士魏无忌看着起身站立,在侍女服侍下整理服装,准备出行的太子,魏无忌眼中升起一丝满意之色,但是眼底更深处还隐藏着一丝无奈。

    太子并非明主。

    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只是他的良木又在哪里?不侍奉太子,又有何人能够投靠?

    不提东宫准备车撵,太子进宫。

    北郡立于总督府外的登闻鼓陡然敲响。

    霍斐然面色铁青的看着,登闻鼓是一件特殊的法器。

    青铜制成,蒙上夔牛的牛皮,不仅声传百里,而且又分为子母双鼓。

    只要子鼓被敲响,母鼓必定发生共振,从而发出震天的响声。

    立在北郡总督府的这面巨鼓就是子鼓,而母鼓则耸立在皇宫之中,北郡的登闻鼓被敲响,皇宫中的人王必定第一时间知晓。

    儒生们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无风自动的登闻鼓。

    “这是怎么事?”

    “谁敲响了登闻鼓!”

    “登闻鼓为什么会自己敲响?”

    “定然儒生的冤屈感到天地,登闻鼓这才自己敲响。”

    霍斐然面色铁青,眼睛中隐隐有着凶光,他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但是眼底深处更有着一丝淡淡的不安。

    登闻鼓响!

    乾帝盘必定知晓北郡之事。

    他身为北郡总督,北郡儒生暴动,于公于私,他都责无旁贷。

    一想到可能面对的诘问以及弹劾,霍斐然不由的感到一阵头大。

    “登闻鼓已经敲响,本都这就给人王上。各位都是赶考的儒生,未来的栋梁之才。都去休息,温习功课,应付即将到来的科举。”

    “人王但有复,本都定然第一时间告知。”

    霍斐然摆了摆手,有些萧索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们不去。”

    “我等要等在这里。”

    “司徒先生不被释放,我等就不离开。”

    “就是!”

    “我等要这里坐等人王御批。”

    一个个儒生看着已经停止震动的登闻鼓,有些期盼的说道。

    “现在已经接近午时,太阳最是毒辣。尔等又不是打熬力气的武夫,还是去客栈休息,人王复之后,本都定然第一时间告知。”

    见有一个体质弱的儒生在阳光的暴晒下,眼神已经有几分空洞迷离,霍斐然的眼底不由的出现一丝隐忧。

    如果因为炎热的关系,有几个儒生中暑,或者是出现更严重的事情,那么对北郡的事态来说,将会不亚于火上浇油。

    不仅儒生们会将事情越闹越大,就连朝中诸公也会上弹劾。甚至有可能惊动儒家圣地。

    这种责任是他承担不起的。

    故而,霍斐然这才放下身段,苦口婆心的说道。

    “尔等寒窗苦读十载,为的就是金榜题名,一举成名。”

    “现在机会就放在你们面前,如果因为身体的原因而影响到春闱,那就太为可惜,也辜负了家中父老期盼。”

    “毕竟春闱三年才有一次。”

    “老夫早年家境贫寒,甲子年的双榜进士,故而老夫知道身为学子的苦楚。去吧,有消息,老夫定然让衙役第一时间通知。”

    霍斐然仿佛想到了年轻时代,眼睛中流露忆之色,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几个年老体弱的生,看着头顶炽热的火球,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意动。其他的儒生,眼睛里也有了几分退却之意。

    正如总督霍斐然所说,科举对儒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亚于鲤鱼跃龙门。

    正如总督霍斐然所说,他们不仅代表了自己,还有家中父老的期盼。

    考中举人,得了进士,不仅自己能够获得官身,而且还能光耀门楣。就连家人也可以跟着鸡犬升天。

    故而,他们身上承载了太多的东西。

    霍斐然的话,仿佛锤头一般狠狠的砸在他们的心头,就连一直高昂的士气也变得一低。霍斐然看着心生退意的儒生,眼底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得意。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攻心为上!

    霍斐然的话就是直指要害,儒生最在意的就是功名。

    就在儒生们想要退却之时,一个满身带有风尘,衣服被汗水浸湿的儒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一把推开想要搀扶的儒生,声音激动的大声喊道: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霍斐然的眼睛不由的一缩,心头不由的一紧,就连手背上的青筋都一个个的突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