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远在神都杜不晦有些晦气的看着暗淡的镜子,重重的啐了一口。

    “你的主子都已经倒霉了,脾气还是这么冲!”

    “等圣旨传到北郡,我看他一个失了权势的郡王,又能有什么作为?”

    就在他嘟囔抱怨的时候,他手中的镜子再度亮起,青衣道人那个阴冷的脸庞再次出现镜面之上。

    挺着大肚子的杜不悔顿时大惊,急忙收起脸上的不屑之色,恭敬好似走狗一般站在那里。

    “继续说!”

    “刚才是老道失态了。”

    青衣老道好似没有发现杜不悔眼睛里的不屑,面色阴沉,眼神阴郁的盯着空中,手指更在不停的敲打,好似正在谋划什么。

    “乾帝盘对此大为震怒,故而下了中旨进行申斥,并且夺了成郡王两府兵马。现在神都都在说殿下失了圣宠。”

    身穿官服的杜不悔看着面色阴沉的道人眼神有些畏惧又有些躲闪。。

    “这件事为什么没有早早汇报,你是不是也有了别的想法?”

    青衣道人的眼睛不由的一凝,嘴角升起一丝不屑,一脸冷笑的问道。

    “道爷,下官怎么敢?”

    中年官员好似被青衣道人说中心思,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有些抱屈的说道:

    “殿下和朝中诸公向来亲厚,我们的人在神都四处活动,希望能够阻止。只要中省和门下省不行印,这件事就有转的余地,但是,儒家这次上下出奇的团结。就连素来和我们亲厚的几位大人,也都是躲闪,不是养病就是不在,根本见不到人。就算是见到,也是支支吾吾。”

    “我等真是尽力了!”

    红衣官员看了一眼青衣道士,有些担忧也有些开脱的说道。

    青衣道人眼睛收缩,一脸的惊容,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只是愣愣的看着前方,眼神中更有明了冷笑不屑之色。

    道人在朝廷中的地位十分的尴尬,就算朝廷单独成立的道法司,最高的官职也不过四品。而且还没有参政的权利。

    法家自从李斯被斩杀之后,经过数百年,早已经不复当年的声势,现在能够威胁到儒家统治的只有道门。

    故而儒家向来视道门为心腹之患。

    就算外辱,内贼,在他们看来都不过皮癣之患。

    儒家现任宗主亚鱼玄机曾经上天子,道门虽然能通阴阳,晓鬼神之术,对百姓看似有小益,但是对朝廷实则大害。

    圣人曾云:敬鬼神而远之。

    道人装神弄鬼,蛊惑民心,终究必为祸端。

    鱼玄机的奏章很长,但是总结出来,就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禁道!

    这可是要斩断道门的根基,宗门岂能愿意?

    为了此事,有道门第一人之称太上教掌教梦神机和鱼玄机曾经在九天之上大战一场。

    最后的结果没有人知道。

    但是自从此事以后,儒家当代宗主鱼玄机就在也没有提过禁道之事。

    乾帝盘也好似刻意的忘记。

    如果不是众人都亲身经历过,恐怕都会因为只是南柯一梦。

    也正因为此事,梦神机的威望再涨,已经隐隐有了天下第一人的美誉。

    “儒家欺人太甚!”

    老道面色阴冷的看着杜不悔,杜不悔只感觉自己被洪荒巨兽盯上,全身不由自主的战栗。在他眼睛躲闪,背后潮湿的时候,老道这才冷冷的说道。

    “如果有新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诺!”

    杜不悔低头称诺。

    青衣老道冷冷,蕴含警告意味的看了杜不悔一眼,这才关上连接。

    “乾帝盘下旨申饬成郡王,并且剥夺了他两个府的兵马,这才导致气运大跌,蛟龙之资更是退为虬龙。”

    “这可是大事,必须第一时间告诉郡王,让他有所准备。”

    。。。

    成郡王一脸苦闷的看着司徒刑,心中竟然隐隐有着几分不安。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有一种直觉。

    那就是此事和司徒刑,和眼前的儒生有着直接的关系。

    空中陡然出现一团赤气,赤气当中还有一头披着赤色鳞甲,牛蹄之上有着火焰燃烧,眼睛中更有金光射出的麒麟瑞兽。

    这头瑞兽看起来有几分苍老,也有几分颓势。

    如果是以前,成郡王头顶的蛟龙定然能够将他压制。

    但是成郡王的气运折损严重,白蛟更是丧失了独角,从蛟龙变为更低一阶的虬龙。

    此消彼长之下。

    白色的虬龙竟然对赤色的麒麟充满了畏惧,

    “麒麟气运!”

    “北郡总督到了!”

    司徒刑的嘴角陡然升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成郡王看着司徒刑得意的笑容,心里不由的一愣。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司徒刑注视的方向,他坐在车撵之上,视线比常人要开阔不少。

    故而隐隐看到很多身穿铠甲的亲卫,还有手持迎风飘扬,乾帝盘亲赐,象征正统地位的王旗铁牌。

    “北郡总督霍斐然到了!”

    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微微眯起,心中浮起惊讶之色。因为他的霸道,霍斐然虽然是北郡总督,但是却一直屈居郡王之下。

    而且因为年龄的关系,霍斐然权力欲望并不是很重。

    不论政事还是军队,都很少插手。甚至在有的地方更是主动退让,这也让成郡王越发的肆无忌惮,根本不将总督放在眼里。

    流水的总督,铁打的成郡王!

    这可不是说说的。

    但是今日,成郡王不知为何,心中对这位总督,竟然心中升起一丝说不出清楚的畏惧。

    “究竟是怎么事?”

    “这个总督不过是一个垂垂老朽,有什么可畏惧的。”

    “他向来对本王敬而远之,只要本王出现的地方,他都会退避三舍。今日这是怎么了,竟然主动来此。”

    成郡王眼睛收缩,看着越来越近的王命铁骑,他心中本能的感到不妙。眼睛中更浮现出狐疑之色。

    “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本王不知晓的事情,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变数。”

    “总督大人来了!”

    “高举的是他的王旗铁牌!”

    “太好了!”

    “总督大人必定不会坐视不理。”

    “总督向来孱弱,被成郡王压制已久,就算他来了,又能如何?”

    儒生们也发现了总督的王旗铁牌,顿时小声议论道。

    和儒生们的狐疑不同,司徒刑的眼睛却是陡然一亮,嘴巴上的笑容更是越来越大。

    因为他发现,那头苍老但是威武的麒麟已经着身负重伤的白蛟战在一起。

    显然这位总督虽然年老,而且也想要致仕,但是对成郡王的压制羞辱,并不是没有丝毫怨言。现在成郡王失势,岂有不乘机报复的道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