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胡光宇和李光洙被乾帝盘身上的气势所慑,好似被狮子盯上的羚羊,一脸恐惧的跪倒在地上。脸色发白,心头发颤,就连平素自诩聪明的脑袋也变得迟钝起来。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乾帝盘坐在那里的时候就是一座大山,说不出的安静雄伟,一旦他发怒,那就是火山喷涌,大地开裂,任何生灵,哪怕是山川河流都承受不住他的怒火。

    两人跪倒在地上,快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恐惧和退却。还有着一丝迷惑!

    好大的狗胆!

    这是说成郡王目无王法,攻击儒生,和宗门勾连。还是说吾等上弹劾成郡王,这位乾帝盘年幼的爱子,是好大的狗胆?

    跪倒在地上的大臣,一时间不知乾帝盘的心思。

    乾帝盘就像是一座隐藏在薄雾后面的大山,时隐时现,根本没有办法揣摩。

    这也是乾帝盘的御下之道。

    上位者的心思,岂能被人轻易揣摩出来?

    乾帝盘高坐在龙椅之上,看着跪在下方,脑袋低垂,屁股高高撅起,好似鸵鸟把脑袋埋在沙子里一般列位臣公。他的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得意和不屑。

    但是他这种情绪隐藏的很好,也没有人胆敢直视他的眼睛。

    李光洙和胡光宇不敢抬头,他们的头都低垂,眼睛直视龙案之下那一抹明黄。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们的腰腿酸麻之时,那一丝明黄竟然消失不见。

    他们的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迷惑。

    就在这时,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那个奸细的声音响起。

    “各位大人请起,陛下已经宫!”

    胡光宇和李光洙这才抬头,一直端坐在龙案之后的乾帝盘不知何时已经离开,龙案之上的奏折更是被如数带走。

    两人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是不由来的也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面对乾坤独断,威严日重的乾帝盘,对他们来说,就好似一种煎熬。

    “几位大人请起!”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一脸堆笑的说道。

    几位臣公见乾帝盘已经离去,这才敢站立起来,有几位年事已高,气血衰败的老臣,因为跪着的时间太久,压迫了气血,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站立起来。

    腿脚的酸麻,让他们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好像难受,有好像舒服,还有好似被羽毛挠着脚底板的酸爽。

    不过,他们心中更多的还是狐疑不定。

    “好大的狗胆!”

    这句话字面意思不难理解。

    但是究竟是说谁好大的狗胆?

    是目无王法的成郡王,还是自己这等冒犯龙颜的直臣?

    众人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迷惑。

    每个人对这一句话理解都有所不同。

    有人认为这是乾帝盘在申饬成郡王,认为他在北郡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有些放肆。

    有人认为这是乾帝盘在警告他们,大乾是家天下,乾帝盘对成郡王的宠爱天下皆知,自己等人贸贸然的弹劾成郡王已经触怒了龙颜。

    还有人认为,这是对成郡王,还有自己的共同敲打。

    总而言之,乾帝盘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在胡光宇和李光洙,还有列位臣公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如果不是在皇宫大内,几位大人恨不得立即就聚在一起,各抒己见。或者是高谈阔论。

    “陛下龙体困乏,已经宫歇息。几位大人如果还有事情,不妨每日早朝再来面圣!”

    就在他们心思百转的时候,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尖细的声音再度响起。

    “诺!”

    “诺!”

    “诺!”

    胡光宇和李光洙交换了一个眼神,知道今日注定没有结果。正如李德福所说,如果还想要启奏,只能等明日寅时的早朝。

    其实在古代当官也是蛮辛苦的,早朝寅时开始,也就是咱们现在的早晨5点左右,而且大臣还要洗刷,打扮,算上在路上的时间。

    基本三点就要起床。

    大臣如此,皇帝也是如此,故而才有“龙觉”一说!

    早朝结束之后,皇帝要转内廷,因为困乏,多会在床榻之上补觉,故而得名龙觉。

    “诺!”

    其他臣公交换了一个眼神,有些无奈的将手中的玉笏高举,齐声说道:

    “臣等告退!”

    也不知道身在后庭的乾帝盘听到没有。几人神态拘谨的低头告退,走出大殿之后这才恢复常态。

    “胡大人!”

    “陛下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身穿青色官袍,头插双翅,品阶明显要比胡光宇低的中年人眉头紧锁,有些担忧的问道。

    “是啊!”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其他臣公见有人询问,也都急忙说道。

    胡光宇和李光洙的脚步不由的一滞,眼睛里都闪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苦笑。

    “陛下乃是天生的雄主,好比天上的日月,他的心思岂是我等凡夫能够揣摩?”

    “列位臣公,休要揣摩圣意,这可是大忌!”

    胡光宇将脸庞一板,声音严肃的说道。

    其他臣公脸色不由的微变,虽然知道,这是胡光宇的推脱之词,但是也明白,胡光宇的话不无道理。

    虽然每位朝臣都在揣摩圣意,但是却很少有人胆敢宣之于口。

    他们聚在一起,揣摩乾帝盘的心思,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犯了忌讳。如果再被御使参上一本,恶了乾帝,恐怕仕途之路要凭空多出不少挫折。

    “胡大人告诫的是!”

    “是我等鲁莽了!”

    “陛下乃是圣人降生,他的心思我等怎么敢揣摩。”

    “陛下眼如日月高悬,又有什么能够瞒得过他的眼睛?”

    其他几位臣公想明白这些,有些悻悻的说着官话套话。

    胡光宇和李光洙见众人都在说没有营养的废话,也不以为意,加快脚步就要走出皇宫。

    为了表示对乾帝的尊重,也是为了体现出阶级的分明。

    皇宫御道之上不允许骑马,不允许坐轿。只有一个年老的亲王,还有柱国被赐予御道骑马,坐轿的特权。

    故而,不论是胡光宇还是李光洙,或者是其他年迈的老臣,都必须步行走出皇宫大内。

    “各位大人!”

    “胡某先行一步!”

    看着隐隐可见的宫门,胡光宇双手抱拳,有些笑着的说道。

    “胡大人请!”

    “胡大人请!”

    众人见隐隐可见的宫门,脸上也都流露出如释重负之感,御道足足有几千米长,对不修炼肉身,气血衰败,筋骨腐朽的儒家老臣来说,的确是一种不小的考验。

    只要出了宫门,他们自家的奴仆就会抬着轿子迎上来,轿子里面不仅有软塌,还有香薰暖手,更有一些充饥的酒食。

    毕竟大多数臣公并不在皇宫附近居住,他们需要寅时一刻起床,梳洗打扮,穿着朝服,根本没有时间进食。故而在轿子中多少都会准备一些吃食,以备不时之需。

    “诸位大人请留步!”

    “诸位大人请留步!”

    “诸位大人请留步!”

    就在胡光宇等人即将踏出宫门之时,他们背后的御道之上陡然传来一声奸细的声音。

    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身上绣着蟒纹的太监高声喊道。

    众人下意识的转身,那个太监显然是有武功在身,而且境界还是不低。故而他的速度出奇的快,就在众人转身的功夫,他已经到了近前。

    “这位公公,不知何事然给我等留步?”

    胡光宇和李光洙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茫然,但还是跨步上前,笑着问道。

    “陛下让奴才将这份圣旨交给列位臣公!”

    那位太监也不倨傲,笑着从怀里恭敬的取出一份圣旨。

    胡光宇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惊色,当他看到圣旨的时候,眼睛里的惊讶之色越发的浓郁。

    玉轴,上好天蚕丝织成,在圣旨的两旁隐隐有着银龙腾空,更有点点祥云点缀。

    不过,他的眼睛还是落在圣旨的颜色上,这个圣旨虽然主色还是明黄,但是却点缀了很多其他色彩。

    看起来灿烂好似云霞。

    玉轴,多色!

    这是最高等级的圣旨,按照规格,只有敕封申饬朝廷一品以上的官员才会使用这种材质的圣旨。

    究竟是褒奖哪位重臣?

    李光洙等人的眼睛也是不由自主的收缩,玉轴的圣旨,就算大乾,每年也没有多少。

    不知今日这封圣旨,究竟是给哪位亲王重臣的?

    胡光宇虽然心中惴惴,但是却不敢怠慢,恭敬的将圣旨取了过来,也没有避太监,小心的验证,确定圣旨笔迹还有硕大的玉玺都没有问题之后,这才重重的点头。

    “李大人,你也来看一看?”

    李光洙见胡光宇的脸色阴沉,眼睛里更是布满凝重,心中不由的泛起一丝惊讶。他也没有客气,伸手恭敬的将圣旨请过。

    当他的眼睛落在圣旨之上时,眼睛不由的收缩起来。

    圣旨的材质,还有笔迹,大印都没有问题。

    但是里面的内容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李光洙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胡光宇一眼,胡光宇也正在看他。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惊讶,难以置信,当然还有一丝窃喜。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