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陛下儿孙满堂,老奴十岁净身入宫,细细算来,已经有一百有二,虽然有很多猴崽子陪着,但是终究不是自己的血脉。”

    “每当夜深之时,老奴孤单的很。”

    司礼监大太监眼神幽幽,仿佛陷入了忆,看着乾帝盘有些艳羡的说道。

    “朕宁可没有!”

    乾帝盘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缅怀,仿佛想到了难得的天伦时光,但是很快就变得冷酷。

    “别以为朕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恨不得朕早早的驾崩,这样他们就能够登上王位。”

    “但是朕不会让他们如愿的。因为朕有一个好圣孙。弘那个孩子,朕很喜欢,聪明好学,而且从小在宫中长大,是朕一手调教出来的。”

    “但是,他毕竟还是年幼。朕要把他扶上马在送一程。这个恶人只能朕来当。”

    司礼监太监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好似泥塑木雕一般站在那里。

    乾帝盘眼睛里流露坚定的神色,仿佛是做出了某种决定,声音冷冽的说道:

    “传朕旨意,成郡王行事鲁莽,不通教化,有违朕心,削掉他两府兵马,由总督霍斐然暂未接管。钦此!”

    脸皮有些下垂,显得格外苍老的司礼监太监有些诧异的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乾帝盘。

    成郡王奉旨辖制三府兵马,整个北域的甲士都要受到他的节制,也正是这个原因,朝中诸位臣公都认为他圣眷不衰。

    更有很多投机之辈投在郡王门下。

    现在乾帝盘乾坤独断,将三府兵马消减至一府,这对成郡王来说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甚至会改变朝堂上的局势。

    只要没有惊天逆转,成郡王将会彻底的丧失角逐大宝的资格。

    乾帝盘虽然有些年事已高,但是手腕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没有任何人胆敢违背他的意志,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可以。

    “陛下这是要削番?”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流露出惊骇之色。

    皇子成年之后就会开府建衙,或者是被赏赐属地,建立自己的番邦。有功之臣,也有自己的食邑,一县之地就能封为侯国。

    而且在自己的侯国内,允许他们豢养军队,训练死侍。

    一直以来番邦,侯国都是乾帝盘头疼的存在,数次想要下旨削番,但是都因为时机不成熟而放弃。

    现在他竟然为了圣孙能够顺利继位,而下旨削番。并且削的第一个就是自己最宠爱的幼子成郡王。

    只是唯恐天下藩王不服。闹出更大的事端。

    “陛下,藩王之祸由来已久,现在削番,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有些担忧的问道。

    “愣愣的看着朕干什么?”

    “朕还活着,朕看哪个敢不服气?”

    “朕自登基以来,向来以铁腕冷血著称。不论是藩王还是侯国在朕面前都不敢有丝毫放肆逾越。但是这些藩王都是骄兵悍将,弘恐怕难以制伏。朕虽然年迈,但是朕的刀还能杀人!”

    “如果有藩王胆敢作乱,朕必定要夷灭他的九族!”

    乾帝盘眼睛微眯,眼珠中射出一道厉色。脸色冰冷声音冷酷的说道。

    “黑石给朕启动,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上报!”

    “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恭声称诺,他的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厉色,他身上更有一种惊人的煞气在萦绕。

    谁又能想到,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太监,竟然是天下最神秘莫测,黑暗基石的统领。

    也只有乾帝盘才能命令他。将他变为杀戮的机器。

    “拟旨,下放中省,让他们再斟酌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让他们行印!”

    “诺!”

    李德福陡然惊醒,知道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从案取出一个玉轴,以上等天蚕丝织成,表面颜色灿烂好似云霞,在立轴的两旁更有银龙图案的圣旨。

    这个圣旨,和司徒刑家里供奉的那个相比,不论做工还是用料,都要更加的考究。

    这也和圣旨的规制有关系。

    圣旨是古代帝王权力的展示和象征,其轴柄质地按官员品级不同,严格区别:一品为玉轴,二品为黑犀牛角轴,三品为贴金轴,四品和五品为黑牛角轴。

    圣旨的材料十分考究,均为上好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图案多为祥云瑞鹤,富丽堂皇。圣旨两端则有翻飞的银色巨龙作为防伪标志。

    作为历代帝王下达的文命令及封赠有功官员或赐给爵位名号颁发的诰命或敕命,圣旨颜色越丰富,说明接受封赠的官员官衔越高。

    成郡王虽然不是秦王,但是身份贵重,自然要用玉轴,而且圣旨上除了祥云,银色巨龙之外,还有很多五彩斑斓的色彩。

    颜色层次感非常的强。

    在龙案之上摊开圣旨,司礼监太监手持狼毫笔。蘸了墨汁在黄缎子刺有龙纹的圣旨上笔走龙蛇。

    再三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这才从龙案之上的宝盒中取出一方美誉雕成,晶莹剔透的玉玺。因为玉玺的缘故,本来就浓郁的赤气好似云雾一般缭绕,隐隐之中还能见到一条条游龙。

    “行印!”

    乾帝盘也仔细的阅读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瑕疵,这才满意的点头。

    “诺!”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恭敬的应诺之声,双手抱着玉玺重重的印下。

    只听到一声龙吟传出,被上等徽墨写的圣旨顿时仿佛有了某种说不出的威严。

    “送到门下省,让他们行印。如果没有问题,立即下发!”

    乾帝盘端坐在龙椅之上,眼帘慢慢的垂下,声音好似雷霆一般。

    “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小心翼翼的将圣旨上的墨迹吹干,这才轻轻的将圣旨卷起。这份圣旨只有盖上中枢省的大印之后,才是一份完整的圣旨。

    否则是非法的,臣子可以有权拒绝。

    也就是说,圣旨真正的决定权是在中省,皇帝的任务是签字盖章,而门下省如果觉得这道圣旨不行,那他有权将它直接驳,哪怕皇帝已经盖好章同意了也没用。只有经过以上程序,并且有中省、门下省、皇帝三方共同盖章的圣旨才是有效的圣旨,否则就是非法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