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儒生们看着寒冷的刀兵,还有结成阵势的甲士,被煞气寒气一扑,本能的感到畏惧。眼睛中也有了退却之意。只是碍于颜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正如成郡王所想的那样,这些儒生虽然拥有文胆,掌握着唇枪舌剑,但是都是生于安乐,长于妇人之手,毫无血性。

    如何能够和全身充满杀戮的甲兵相比?

    看到生眼里的畏惧退却,成郡王的眼底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

    就算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又如何?没有一颗强者的心,永远都是弱者!

    “前进!”

    身穿校尉服饰的甲兵得到成郡王的授意,声音冷酷的说道。

    “诺!”

    “诺!”

    “诺!”

    甲叶摩擦,一个个甲兵结成方阵,好似浪头一般向前压去。儒生胆气早就被刀兵所摄,哪里还敢阻拦。

    都下意识的向两旁退让,生恐被刀兵所伤,偶尔有几个硬骨头的儒生,但是他们实在是势单力孤,又没有战斗的经验,还没等他们朗诵完战诗,就被严阵以待的甲士用刀柄击晕。

    成郡王不看着好似木桩一般倒地的儒生不由暗暗的摇头,虽然勇气可嘉,但是做法太蠢。

    如果是在战场之上。敌人岂能给你念诵战诗的时间?

    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磨砺的。

    真正有经验的儒生会躲在远处,或者在同僚的保护下读诵战诗。

    绝对不会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内。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暴露在对方弓弩手弓箭之下,是非常不明智的。也是非常容易丧命的。

    后面的儒生见前面的儒生倒地,面色不由的大变,随即眼中射出怒光,大声呼喝道:

    “甲士竟然真的胆敢击杀儒生。”

    “成郡王,你如此胡作非为,必定会圣上申饬。”

    “我等必定要敲响登闻鼓,告你的御状,请陛下圣裁。”

    再远处的几个儒生看到前面有人倒地,听到儒生的呼喊,面色不由的大变,顾不得其他人,急忙转身向城内跑去。

    “哼!”

    成郡王看着头上流着鲜血,倒地的儒生,眼睛也是微微一跳,但是当他听到儒生们的威胁之语之后,面色不由的大变。冷哼一声,在甲兵的护卫下快速向前。

    陈九璋看着倒地的儒生,还有面色铁青已经怒极的成郡王,他的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一时间竟然怔怔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司徒刑被人倒背双手,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局势变化,当他看到儒生被甲兵用刀柄击伤击昏之后,眼睛不由的收缩。心里琢磨了半晌,这才声音清越的说道: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各位年兄请吧,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儒生们看着双手被倒背绑缚,但是身体却好似标枪一般笔直,全身上下洋溢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正气浩然。心中不由暗暗的佩服。

    这才是真豪杰,大丈夫。孟子曾云: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移。

    儒家最讲究气节。司徒刑腰板挺直,面色威严,好似皓月当空,其他人和他相比都有一种黯然失色之感。

    就连身为大儒的陈九璋因为犹豫,也成了背景。

    很多儒生看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少了些尊重,多了一些玩味。

    “司徒镇国,吾等不能见汝被屠戮,而不发出声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吾等乃是圣人苗裔,天子门生,就算成郡王是帝王之子,也不能随意刀斧加身。”

    “就是!”

    “吾等誓死要保卫先生!”

    一个个儒生心中的气血被激发,眼睛里的畏惧之色大减。主动的站在一起,目光直视手持刀兵的士卒。

    端坐在车撵上的成郡王脸上微微变色。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事情要脱离他的掌控。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司徒刑看着满脸义愤的儒生,幽幽的长叹一声,眼睛中流露出感动的泪水,声音哽咽的一字一句的念道。

    一寸寸文气陡然升腾!

    贡院内的文钟再度敲响,又是一首鸣州诗。

    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位位儒家先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面对刀兵泰然不惧。

    舍生而取义!

    为了大义,前仆后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

    刀兵能够摧毁他们的肉身,但是却没有办法消灭他们的精神。

    他们的精神就好似黑暗中的烛光,又好似寒冷中的篝火,照亮了黑暗,温暖了人心。

    他们更看到一个宏大的历史篇章,这些儒家先贤的名字一个个都被篆刻在史家神器“汗青”之上。

    青史留名,万古流芳。

    但是,却没有人去关注那些异象。因为他们的内心仿佛被雷霆击中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和感动。

    特别是最后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是将儒生的气节阐述的淋漓尽致。

    好一个不怕死的儒生!

    好一个留情担心照汗青!

    众多儒生心神被刺激,一个个都面色赤红,看着身体被五花大绑的司徒刑,竟然恨不得以身相替。

    “放开先生,你们这些刽子手!”

    “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敢将黑手伸向读人。吾等是读种子,蒙圣人教诲,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岂能被尔等刀兵所逼退?”

    “来杀吾,大好头颅拿去!”

    “今日你杀死一个儒生,来日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儒生站起来。”

    一个个儒生好似打了鸡血一般,面色赤红,对着眼前出鞘的刀兵怡然不惧,面色坚毅的吼道。

    成郡王看着好似疯癫的儒生,悍不畏死,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忧色。看向神态怡然,好似踏青郊游的司徒刑,他的眼睛里陡然冒出炽烈的火光,心中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憋屈。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表现出了文人的气节和骨气。如果不是涉及自己。成郡王绝对会为司徒刑的诗词拍手叫绝。

    但是孤王什么时候说过斩杀于你?

    就算真的说过,也不过是一时气话!

    怎么可能当真?

    缉拿不过是威慑,结果被司徒刑的一首诗,成郡王竟然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这脸上的不是麻子,简直就是是坑!

    “殿下。。。”

    穿着校尉服的营正有些迟疑的看着成郡王。

    如此多的儒生,真的发生冲突,造成伤亡,恐怕朝廷都要震动。这个责任,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营正能够承担的。

    成郡王坐在车撵之上,没有立即答,眼睛里也有着一丝为难之色。

    他自然知道营正担忧什么,这也是他最担忧的。

    如果真的冲突造成儒生死伤,绝对会惊动中枢,儒家也会像是一个被捅了的马蜂窝。就算他是郡王之尊,也要被蛰的的焦头烂额。

    但是如果满足儒生们的请愿,释放司徒刑,对他的威信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看着眼泪湿润眼睛,声音有些哽咽,但是身体却好似标枪一般挺拔。脸庞之上更有不屈之色的司徒刑。

    成郡王不由的一阵头疼。

    他也想到了乾帝盘对他的叮嘱。在地方上,可以欺辱权贵,可以打压将领,但轻易不要得罪读人。

    读人虽然怯懦,也没有什么实权。但是他们的笔杆子最是厉害。

    甲士杀人用刀,文人杀人用笔。

    而且比刀兵杀人更狠,因为他们是诛心!

    总督府

    一身红袍,胸前绣着麒麟的北郡总督霍斐然有些苍老的身体佝偻着,他的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画作。

    层层峦峦叠嶂的群山,在绵延不绝的瀑布流水滋润下,显得格外的青翠。

    在瀑布旁坐着一位正在抚琴的老者。

    画作非常的精美,就连老者脸上的沟壑都能看到清清楚楚。

    “高山流水遇知音!”

    “真是让人羡慕的生活!”

    总督霍斐然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艳羡,有些感慨的说道。

    嗡!

    嗡!

    嗡!

    嗡!

    嗡!

    空中陡然传来五声钟响,霍斐然抬起头,眼睛中流露出倾听的神色。

    五声钟响!

    又是一首出郡诗!

    如果是以前,也许他会面露激动。但是自从出了一个司徒镇国!

    鸣州诗更是做了数首,大家对此反而有些见怪不怪。

    这个司徒刑真是天人之姿,日月之表。

    弱冠之年就有如此大的成就,真是让人艳羡。

    不像是自己,已经垂垂老矣。只等致仕。

    希望北郡风平浪静,也希望那位郡王能够消停些,免得自己为难。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亲卫服饰的甲兵陡然冲进大厅,跪倒在地上,面色有些苍白的喊道:

    “大人,大事不好。成郡王和儒生发生了冲突,听说已经有了伤亡。现在整个北郡的儒生都暴动了!”

    “越来越多的儒生聚集在府衙前面,他们要敲响登闻鼓,向神都告御状,更要敲响惊圣钟,请圣山的半圣亲临!”

    “什么!”

    “北郡的儒生暴动!”

    “他们要敲响惊圣钟和登闻鼓!”

    身穿朝服的霍斐然眼睛瞬间收缩,脸色更是大变。手中的画笔落下,落在洁白的画纸上,留下很大的一个墨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