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竟然敢挑拨天家人伦之情,真是不知道死活!”

    “来人,将他给孤王拿下!”

    成郡王面色铁青,眼睛中的怒火更是炽热,好似要将司徒刑烧成灰炭一般。

    “诺!”

    “诺!”

    两旁的甲兵得到命令,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甲叶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

    司徒刑脸色不变,任凭披甲之士将他擒拿捆绑,仿佛马上要被扭送拿下的人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司徒刑,你还有何话说?”

    看着双手倒背,被绳索捆绑,好似即将流放的囚徒一般的司徒刑,成郡王面色铁青,眼神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怒声的问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司徒刑的头颅高昂,后背挺得笔直,好似扎根荒山之上的青松,竟然说不出的挺拔和器宇轩昂。

    “带走!”

    成郡王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恼怒,心中的愤怒让他恨不得见司徒刑一拳锤死。

    但是心中的理智让他放弃了这个看似简单,却非常愚蠢危险的举动。

    司徒刑可不是常人,他不仅是有功名在身的童生,更是人王乾帝盘敕封的镇国。更是刚刚写出“圣文”的小圣人,虽然还没有得到儒家文坛的承认,但是这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他不是犯下十恶不赦的重罪,就算乾帝盘也不能贸然处置。

    毕竟他在儒家的地位之高,还在大儒,鸿儒之上,仅在圣山的圣人,亚圣之下。

    这样的人,岂是他一个郡王有权处置?

    故而,成郡王不敢,也不能一拳将司徒刑打杀,否则必定会将儒家的势力推向太子那一方,并且会引来儒家最冷酷的报复。

    “带走,关入大牢!”

    “诺!”

    这些甲兵都是成郡王的私兵,甚至可以说只知有成郡王不知有天子。

    得到成郡王的命令,自然不会顾及司徒刑的身份,扭转他的臂膀,押解着他就要向大牢方向走去。

    “这。。。。”

    看着被士卒扭转臂膀,好似囚徒一般的司徒刑,周围的生发出的声音瞬间一滞,好似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

    但是过了须臾,他们好似被激怒的狮子,又好似被扔下巨石的深潭,一股众人难以想象的力量陡然迸发出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真是有辱斯文!”

    “司徒刑是人王敕封的镇国,更是儒家的小圣人,身份最是尊贵,岂能如同罪人一般扭转捆绑?”

    “斯文扫地!”

    “斯文扫地!”

    “成郡王打算和我儒家为敌乎?”

    一个个儒生好似被触怒的狮子,在也不负刚才的唯唯诺诺,阻挡住成郡王的去路,面色愤慨的口诛笔伐道。

    “殿下的依仗,尔等也敢冲击,尔等打算造反不成?”

    护卫的甲兵还有校尉见儒生围拢过来,眼底不由的闪过一丝担忧,晃着手中的刀兵,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急忙上前斥责道。

    “你们!”

    看着抽出刀兵的甲士,儒生们气势不由的一滞。

    “岂有此理,赶紧放开司徒镇国。”

    “尔等如此对待读人,不怕圣人震怒么?”

    一个带着文巾的读人上前一步用手指着带头身穿校尉军服的营正,有些愤怒的吼道。

    “哼!”

    带队的营正看着那生瘦弱的身躯,不由的冷哼一声,眼睛里更是流露出不屑的神色。

    “休要在此呱噪,否则连尔等也要下狱!”

    “你!”

    “我等乃是天子门生,圣人苗裔。尔等岂敢如此放肆?”

    那个生被营正的态度所激,面色激动的吼道。

    “真是呱噪!”

    “前进!”

    营正用眼睛横了那生一眼,上前轻轻的将他推搡到一边,带领队伍就要穿过。说来也巧,那个读人的腿正好碰到路边的石头,站立不稳竟然摔倒。

    “甲士打人了,甲士殴打读人了!”

    看着摔倒的秀才,后面的儒生本能的认为是营正殴打所致。刚才就有些同仇敌忾的儒生,瞬间变得沸腾起来。

    更有的人身上已经有文气升腾,更有一篇篇战诗被扣在手中。

    “胆敢越雷池一步者,斩杀!”

    “胆敢冲击郡王依仗者,斩杀!”

    成郡王端坐在銮驾之上,目光冰冷的看着眼前黑压压,隐隐有着文气波动,阻挡他离去的儒生。他不仅没有担忧,反而心底隐隐升起一丝不屑。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治理天下靠的是读人,但是打天下,靠的还是手中的刀兵。

    别看儒生们闹的动静大,但是都是软骨头,只要被刀兵一逼,必定会退让。

    “诺!”

    “诺!”

    “诺!”

    得到了成郡王令谕的校尉都抽出随身的兵刃,全身气血翻滚。眼睛中是有杀气升腾。只要这些儒生胆敢冒犯成郡王的虎威,士卒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用长刀斩落他们的头颅。

    “疯了!”

    “成郡王,你真是疯了!”

    “这些可都是读种子,更是天子门生,汝竟然敢真的将他们斩杀!”

    大儒陈九璋看着拔出兵刃,煞气腾腾的士卒,他瞬间出现在儒生的正前方。

    看着事态即将失控,不论是大儒陈九璋,还是武道圣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成郡王竟然敢真的命令士卒斩杀生。

    这简直是大乾立国三百载从来没有的事情。

    如果真的斩杀,绝对是捅破了天。甚至是圣山的亚圣都会亲临。

    “孤王乃是大乾的郡王,这些儒生胆敢冲击銮驾,就是形同造反,孤王有什么不敢?”

    成郡王的脸色也是铁青,好似根本没有看到大儒陈九璋眼睛里的暗示,声音冷冽强势的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皆是王臣。”

    “这些生虽然得圣人教诲,但是终究都是大乾子民,自当要遵守大乾律令!”

    “胆敢冲击銮驾者,斩杀!”

    “胆敢越雷池一步者,斩杀!”

    身穿校尉服的队正,营正面色赤红,眼睛中煞气陡然升腾,一柄柄长刀更是出鞘。露出一抹抹寒芒,

    儒生们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更感觉自己的后背顿时一紧,就连身体上的汗毛都炸立起来。

    设定的是晚上一点更新,因为起点书包网.bookbao2站出了问题,只能早晨起床手动更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