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圣人!

    亚圣!

    肯定是圣人的声音!

    只有圣人的声音才能如此的威严。

    众人不由的大惊,隐晦的交流了一个眼神。他们彼此都能感受来自心灵的震撼。

    他们仿佛看到了一点点土被堆积起来,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座巍峨的高山。

    一滴滴水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深邃的湖泊,一头蛟龙在里面跳跃飞腾,溅起一片片波浪。

    一个劣马在不停的低头向前,它的速度虽然很慢,但是却不停的坚持,终于抵达了千里之外。

    他们看到了一只全身没有骨骼,更没有爪牙的蚯蚓,深入九幽之下。

    一股通天的光柱升腾,宏伟的声音在天空中荡。

    众人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懒惰。

    当司徒刑在学习诸子文章的时候,他们在和友人游玩。或者是觥筹交错。

    当司徒刑在练习法的时候,他们在嬉笑游乐,或者丝竹悦耳。

    。。。

    太震撼了!

    他们仿佛看到司徒刑在晨曦中读的身影,日月轮,季节交替,司徒刑十数年如一日的刻苦攻读,才有今日的陋室铭,登科后,正气歌等脍炙人口的诗词。

    他们仿佛看到了司徒刑凿壁偷光。在微弱的烛光中认真的写,写干了一缸缸墨汁,一支支笔因位写变得光秃秃之后,司徒刑的字体才有了今日的法度森严,俊秀飘逸。

    他们仿佛看到了司徒刑头悬梁,锥刺股。正是因为这种常人难以达到的刻苦,司徒刑才有了今日的博学。

    他有今日的成就,靠的不是天资聪慧,也是破开宿慧,而是持之以恒的态度。

    正如司徒刑这篇文章所说。

    积土成山,积水成渊!

    驽马十驾,志在不舍!

    持之以恒!

    正是持之以恒,才让他的学业有如此大的进步。

    想到刚才的无故指责,言语的犀利,还有心中的鄙夷,众人只感觉自己的心不由的一颤,本心让他们向司徒刑道歉。

    “司徒先生,是我等错了!”

    “司徒先生,偏听则暗,是我等错了!”

    “司徒先生,真的对不起!”

    一个个生架不住良心的谴责,从人堆中走了出来,对司徒刑行礼之后,诚心的说道。

    也有人碍于颜面,不想和司徒刑道歉。但是他们的文胆上竟然出现一丝丝微小的裂痕,而且有越来越的趋势。

    不论是宗门,还是儒家修行,都讲究念头通达。他们强行违背本心,指鹿为马,心灵自然会出现裂痕,从而影响到文胆。

    “这!”

    感受到文胆上的裂痕,刚才脸上还有几分倨傲的儒生,脸色赤红急忙上前,给司徒刑行礼道歉之后,见裂痕没有再扩大。

    心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再看向司徒刑的眼神中已经隐隐的多了几分恐惧。

    中年儒生瞳孔不停的收缩,脸色发白,手指上的指甲更是刺入手掌,一滴滴鲜血滴落。

    他文海中的文胆受到反噬的影响,已经变得极其脆弱,仿佛只要轻轻的一碰,就会变成碎片。

    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和其他儒生一样低头道歉。

    “我的文胆用大儒文宝温养过,硬若金石。轻易不会损伤!”

    中年儒生眼底闪过一丝得意。这是他最大的底牌,这也是他一直没有道歉的信心所在。

    “我没有错!”

    “我没有错!”

    中年儒生不停的小声说道,到最后他的声音更是盖过了众人的声音。就是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说服自己的本心。

    但是,本心岂是那么好欺瞒的,否则也不会有自欺欺人。

    咔!

    中年儒生听到文海中传来一声脆响,仿佛玉石破碎一般。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不由的收缩,就连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闭上眼睛。

    只见悬浮在文海上空,象征他儒生等级好似水晶文胆仿佛被巨力冲击,不停的发出噼啪的破碎声。

    那个大儒的墨宝在这股力量面前,好似纸张一般脆弱,瞬间就被撕碎。

    一丝丝裂痕布满了整个文胆。

    看起来好似破碎的水晶!

    “文胆破碎!”

    中年儒生瞳孔收缩,眼白中更是浮现出一根根好似蚯蚓的血丝。一脸难以置信的吼道:

    “我的文胆可是经过诸多诗词淬炼,更用大儒文宝温养过,最是坚固。”

    “怎么可能文胆破碎?”

    “我的文胆怎么可能破碎?”

    “司徒刑诗词中的蕴含的力量竟然超过大儒级别?这怎么可能!”

    中年儒生更好似被抽干了精气神,眼睛空洞呆滞,一脸委顿的瘫坐在那里。一丝丝白色的文气从他的身体穴窍中冒出,他的文海更好似被扎破了气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就连他的皮肤也开始松弛,乌黑的头发瞬间变得花白。

    噗!

    感受着力量以及生命的流矢,中年儒生再也承受不住,陡然吐出一口炽热的鲜血。

    “这是怎么事?”

    成郡王看着全身委顿,好似没了精气神的中年儒生,一脸诧异的问道。

    其他儒生一个个也都面色大变,好似见了鬼一般,脸上说不出的精彩。

    “文胆破碎,文海被破!”

    “这怎么可能?”

    陈九璋一脸震惊的看着全身委顿,胸口带着鲜血,全身有白色文气不停冒出的中年儒生,直愣愣的看着司徒刑,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司徒刑,你竟然碎了他的文胆,坏了他的文海。”

    “如果只是单纯的文胆被碎,还可以借助磨砺文胆的诗词,或者凭借天才地宝进行恢复。但是文胆和文海同时被破坏,除非能逆转乾坤的圣人亲自出手,否则终身都没有恢复的可能。”

    “究竟是何种仇怨,竟然让你对同宗之人下如此重手,实在是太过狠毒。”

    司徒刑没有理会陈九璋的诘问,直勾勾的看着全身瘫软,眼神空洞,好似被打断脊背的中年儒生。

    “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怨恨我,并且处心积虑的想要废掉我的文胆。否则诗词反噬的力量不会如此强大。而且你对自己的实力有些盲目自信了,宁可遭受本心的反噬之力,也不和我低头。”

    “既然如此,那你也不要怨恨我废掉你的文胆,刺破你的文海。”

    司徒刑的面色陡然变得冷峻,声音中更是带有着一丝难言的肃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