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七步成诗!”

    “怎么可能?”

    那几个儒生看着文气不停升腾的诗稿,眼睛中流露出震惊之色,嘴巴更是大张。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才思敏捷,七步成诗的奇人?”

    “难道在古籍中记载的七步成诗,都是真实的?并不是后人杜撰?”

    众人心中思绪翻滚,念头各千,但是却没有人再敢怀疑司徒刑的实力。

    虽然只是半阙,但是众人心中无不佩服。就连那几个本来心中不服气,想要借助此事打击司徒刑声望的人,也只能悻悻的闭上嘴巴。

    陈九璋面色阴沉,他感觉每一个人看向他的眼光都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好似有人正在用手掌击打着他的脸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辱。

    只是半阙,还有机会的!

    按照司徒刑的位格,定然没有办法驾驭如此气势磅礴,名垂千古的名篇。

    定然会狗尾续貂!

    想到这里,陈九璋的脸色慢慢的恢复平淡,并用戏虐的目光打量着司徒刑。

    成郡王眼睛更是不由的一亮,司徒刑的诗词虽然没有完结,但是他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气势磅礴。

    浩然之气更是被压抑已久的泉水,只需要轻轻的一凿,就能呼之欲出!

    “好一个气势磅礴的正气歌!”

    就连空中的武道圣人细细琢磨之后,再看向司徒刑眼睛里也流露出震惊之色。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闭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存,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读,古道照颜色。”

    司徒刑轻声吟唱着,但是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宏大,整个天地都荡着他朗朗的读声。

    一丝丝文气不停的升腾!

    四寸!

    五寸!

    六寸!

    文气轻易的就冲破了六寸的高度,贡院中的文钟再次敲响。

    陈九璋一脸呆滞的看着空中,一束文气直冲云霄,贡院中的文钟更是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六寸!

    诗成镇国!

    又是一首镇国诗!

    而且这一首诗和以往的风花雪月不同,里面蕴含着异常强烈的浩然之气。

    成郡王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司徒刑。

    好像是被挖开的水井,白色的浩然正气好似喷泉一般瞬间喷涌而出。

    “浩然正气!”

    “而且是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浩然正气!”

    已经飞出陈九璋浩然正气笼罩范围的鬼神一脸恐惧的看着后方。只见一股更加强大粗壮的气柱陡燃贯穿天地。

    白色的浩然正气好似波浪,又好似江河决堤,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四周快速的扩散。

    “快!”

    “快!”

    鬼神只感觉后背顿时发凉,不停的扇动着翅膀,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逃窜。

    但是他们快,浩然正气扩散的速度也不慢。

    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鬼神们眼睛里都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但是更加令他们感到绝望的事情还在后面。

    司徒刑所写的诗筏中文气浓郁到了实质,仿佛了打破了某种瓶颈。

    本来已经有六寸高的文气,陡然又拔高一节。

    七寸!

    本来已经白色有些发黄的文气瞬间变成金黄色。

    嘭!

    好似原子弹被引爆,本来就迅猛炽烈的文气更加的汹涌。好似钱塘江的潮水,又好似黄河的波涛。

    众多鬼神头只看到一丝白线,带着万马奔腾的气势奔涌而来。

    浩然正气对他们这些纯阴之体来说不亚于硫酸,毒药。

    只有度过雷劫,身体渐渐由阴转阳的鬼神才能不畏惧。

    但是这样的鬼神实在是少之又少。

    他们脸上的惊容还没有完全消退,就被浩然正气席卷吞噬,好似风中的浮萍,又好似没有线的风筝,瞬间就被撕成了碎片。

    但是还有很多鬼神,顾不得创伤,燃烧了自己的神魂,发出炽热的光芒,尾翼好似加上了推动器,又好似流星一般向前方直射。

    嘭!

    嘭!

    嘭!

    但是能够逃脱的只是极少数,一个接着一个的鬼神被正气所伤,或者化为焦炭,或者是直接变成飞灰。

    嘭!

    又是一个鬼神好似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栽倒地上,还没他到达地面就被正气燃烧成黑灰。

    。。。

    神都观星台

    星官站在观星台之上,看着星辰分野,星罗棋布。

    北郡所在的星域隐隐有着红光,这是灾难的象征。

    星官站在高台之上,瞭望八荒。突然,代表北郡的星辰竟然隐隐透着血色。

    他的脸色不由的微变。

    但是,他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大乾九十九个州郡,疆域广阔,更有亿兆生灵,每日每时都会有地方发生灾难。

    只要当地官府做好安置工作,就不会出现大的乱子。

    而且北郡地处边疆,和外域经常发生冲突,所以星辰变成血色并不是一次两次。

    所以星官和往常一样记录。

    突然,一大颗一大颗的流星,形成一阵密集的流星雨,瞬间划破天际,在空中留下一个个摇曳的身姿。

    “妖星!”

    “妖星乱世!”

    “天降妖星!”

    星官面色陡然变得苍白,连滚带爬的跑下观星台,不顾头上掉落的冠带,有些疯癫的向皇宫跑去。

    “大事不好,妖星降世了。”

    宗门某个不知名的山头。

    一扇布满厚厚的灰尘,紧闭了不知道多少年石门被从里面陡然打开,一个面容清癯,全身枯瘦,皮肤下垂,好似随时可能毙命的老者面色癫狂的看着空中,一脸激动的大声喊道。

    “三百年了,老夫终于等到了,大争之世即将开启。”

    仿佛是触动了某根神经,又好似心有默契,宗门无数紧闭布满灰尘的洞窟被打开。

    一个个老迈,但是辈分高的吓人的老怪物结束了他们百年的闭关,重新莅临凡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