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虽然不是马丁路德金,但是他也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想要这个国度再也没有阶级,不论是豪门贵族,还是寒门奴仆都能在法律的笼罩下,自由平等的生活。

    他有一个梦想,不论是豪族还是奴仆的儿子,都可以并肩坐在一起,畅谈兄弟友谊。

    他有一个梦想,人的生命再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肯努力,不论是豪门,还是寒门都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他有一个梦想,终有一日,自由平等的法律精神将会照耀这片土地。

    他有一个梦想,在阶级迫害如此严重的大陆上,也会升起一片属于自由平等的绿洲。

    虽然这个梦想非常的遥远,也非常的困难,但是司徒刑坚信,这一天总会到来,因为没有人能够阻碍历史的车轮。

    想要实现这个梦想,司徒刑就必须拥有更强大的权势。

    司徒刑的眼睛变得越来越明亮,好似天上的星斗。能够指黑夜中的人前行,更有着振奋人心的力量。

    司徒朗看着满脸肃穆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突,这种目光他曾经在司徒铭身上见到过。这是信念的力量!

    不知道为何,他竟然心中升起一丝敬畏。

    他面对司徒刑,好似面对自己被刺杀的大哥。

    他以前从来没有正视过他,因为在司徒朗的心中司徒铭就是一个废物。

    如果不是有着良好的出身,根本成不了司徒家的家主。

    当年被杀时,他也是如此。

    那时候自己笑他迂腐,今日看来,是有一种力量,是有一种信念在支撑着他。

    但是司徒朗虽然敬佩这种精神,但是并不认可。

    而且心中还有着一种难言的恐惧。

    “大逆不道!”

    “迂腐!”

    “荒谬!”

    “吾等是豪门子弟,吾父祖位居高位,执掌权柄,吾等生来就应该高高在。更何况吾等还有功名在身,乃是圣人苗裔,吾等性命岂能和这等猪狗之人同价?”

    “不过是几条贱命。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值得的?我看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读读傻了。”

    司徒刑看着一脸不屑,眼睛中隐隐有着恐惧的司徒朗,没有再说什么。这是时代的局限性,大乾是一个阶级等级森严的社会。

    最尊贵的以乾帝盘为代表的皇族,他们生来就是龙子龙孙,气运雄厚,命格带紫,非常人能比。

    其次为宗门中人,朝廷重臣,他们或者是圣人苗裔,或者是执掌权柄,统领千军。生杀予夺,一言之间。

    再次为地方豪族,他们数量最大,或者是富贵人家,或者是世代为官,他们是大乾统治的基石。

    而最底层的就是平民,他们的地位最是卑贱,性命如同弄草芥,经常被人以猪狗称之。

    奴仆最没有地位,是家主的私有财产,找个由头就可以随意打杀奴仆。

    在这么严密的阶级体系面前,司徒刑的话是有些逾制,也有些大逆不道。

    故而在司徒朗看来是没有办法理解的,也是不能被原谅的。

    “迂腐!”

    “不可理喻!”

    老家主看着受伤的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有些恨恨的骂道。

    “本以为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没想到被籍荼毒的更深。尽信不如无,没有阶级,我们这些读人吃什么喝什么?谁来供养?”

    司徒铭的眼睛里则是流露出担心和欣慰之色。

    “迂腐!”

    “大逆不道!”

    碧藕老道面色大变,怒声吼道。

    “吾等性命岂是那些贱民能够相提并论的?吾等乃是圣人苗裔,就算一百条贱民性命也比不得门内一个真传!”

    “迂腐!”

    “大逆不道!”

    就连最底层的奴仆,士卒也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司徒刑,仿佛他就是一个疯子。

    “怪不得陈涉要在大泽乡起义,并且喊出“王侯将相岂有种乎?”的口号!”

    司徒刑看着众人眼中的不屑,他仿佛看到了一座大山,这座大山是用阶级之力组成,镇压在百姓的头上,也镇压百姓的心上,以至于有些麻木。

    仿佛这天下本应如此,本来就应该有阶级之分的。

    很多被豪族欺压的寒门。或者通过科举,或者通过功勋,摇身一变成为新的豪族之后,他们不仅没有体恤寒门的辛苦,反而反过来欺压寒门。

    大乾就是依靠这种手段来维持着一种平衡。每天都有腐朽的豪门陨落,每天都有新的寒门变成豪门。

    就司徒氏而言,三百年前,一代始祖司徒焕未曾出仕之前,他也只是一个寒门子弟。

    通过科举,获得功名之后,官拜司寇,又经过数十年的经营,才有今日的司徒豪门。

    现在司徒家因为没有人出仕,已经有些日薄西山。但是资源也不是平常寒门能够比拟的。

    在司徒刑看来,百姓就像是从小被铁链拴缚的大象。就算已经长大,可以轻易挣脱锁链,但是他也不敢挣脱。

    “终有一天,吾要将这个罪恶的制度推翻,让自由平等的阳光破开乌云,照射下来!”

    司徒刑的手掌紧紧抓着宝剑,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杀了这个狂妄之徒!”

    “杀了他,赏金一百!”

    碧藕老道看着身体被火药炸伤,全身被血液浸透的司徒刑,将手中象征成郡王威严的令牌高高的举起,白色的蛟龙发出一阵怒吼,这才声音冷酷的说道。

    “诺!”

    刚才满脸畏惧后退的甲兵,被王命所驱,又听说赏金一百,顿时眼睛变得赤红,好似打了鸡血一般不要命的向司徒刑扑了过去。

    看的司徒刑暗暗的神伤。

    “草菅人命者,当诛杀!”

    “尔等为虎作伥,乃取死之道!

    司徒刑面色严肃的站在那里,大声的宣判道。气运中的铜板陡然升起,一个个文字好似多米诺骨牌,一个连着一个,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

    太祖和乡老约定:杀人者,处死!

    一道代表法律威严的青铜色的锁链飞出,司徒朗,碧藕道人,以及手持刀兵的甲兵心头不由的一颤。

    仿佛有一双充满威严的眼睛正在冷冷的盯着他们,心头不由的惴惴。

    受到这个影响,手脚不由的慢了几分。

    而司徒刑和他们恰恰相反,他感觉一股巨力从天而降,全身的力气竟然恢复不少。宝剑上更隐隐有着一丝铁血流动。

    “杀!”

    “杀!”

    到了此时,已经是以命相搏,司徒刑再也不敢手下留情。

    哧!

    司徒刑一直未曾出鞘的宝剑露出了本身的光芒。锋利的剑刃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刺目,几个甲兵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杀!”

    司徒刑强压下胸口的疼痛,用手法简单的止血,看也不看刺来的长枪,好似猛虎一般冲出。

    “狭路相逢,勇者胜!

    噗!

    司徒刑的剑法抛却一切花哨,只讲究实用,他的长剑如同毒蛇一般频频刺出。

    一个甲兵躲避不及,被长剑刺破喉咙倒地。赤红色的鲜血染红了大地,甲兵的眼睛也慢慢的失去了光泽。

    这是司徒刑在司徒府杀的第一个甲兵。

    其他的甲兵看了一眼倒地的同伴,虽然对司徒刑的剑术感到恐惧,但是在赏金的刺激下,好似发疯一般将长枪刺出。

    司徒刑虽然剑术高超,但是面对数杆同时刺出的长枪,也有些力所不逮。

    噗!

    尖锐的枪头划破司徒刑的衣服,在的胸腹留下一道巴掌长的伤口,要不是司徒刑及时的收起腰腹,恐怕就要落个开膛破腹的下场。

    看着司徒刑受伤,那几个甲兵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但是他们显然高兴的有点太早了。

    被逼上绝路的司徒刑,仿佛是一头困兽,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杀伤力。

    “杀!”

    “杀!”

    司徒刑索性放开,以伤换伤,避开要害部位,手中长剑如同毒蛇一般,不是刺在甲兵的印堂,就在割破了甲兵的喉咙。

    要么就是从甲叶缝隙中刺入,直接击碎甲兵的心脏。

    一击必杀!

    绝不拖泥带水!

    司徒刑仿佛是从地狱来的死亡使者,不停的收割着甲兵的性命。

    不过半晌,围攻司徒刑的甲兵就有大半永远躺在了地上。

    司徒朗站在众人背后,面色中带着恐惧。他年轻时候也喜欢练武。而且已经打通诀窍,成为武师强者。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而且还有家族事物的牵绊,司徒朗的境界才退到了武徒。

    但是这不代表,司徒朗的眼光也退步了。

    司徒刑的剑法十分的简单,直刺,横劈,上挑,但是在司徒刑的手中却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

    一个个武徒境界,全身甲胄,武装到牙齿的甲兵,竟然没有一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司徒刑的长剑非常的轻巧,仿佛是一条毒蛇,总能从意想不到的地方伤敌。

    噗!

    司徒刑见手中长剑转,以众人想象不到的招式,剑尖擦着着他的腰腹肌肤向背后刺去。

    站在司徒刑背后,试图用双臂禁锢他的甲兵,顿时感觉心口一疼。等他低下头时,只看到了抽出的一节剑尖。

    碧藕老道面色阴沉站在那里,几十个甲兵已经伤亡大半,司徒刑还没有被制伏。

    这个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