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玉清道宗门之中。

    高居在宝座之上,好似神灵一般凌驾在众生之上的玉清道人面色陡然一变。他古井不波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震惊的神色。

    因为他情绪的强烈波动,福地中的高山摇晃,河水倒流,就连灵田中的象牙米都倒伏了不少。成熟的好似象牙一般的灵米,一落到土壤中竟然瞬间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吓得看守的道人急忙用道术禁锢。

    这一刻,不论是道人还是百姓都诧异的看着巍峨的山巅,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地仙强者愤怒,而且其中还有一丝不容易被察觉的恐惧。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让我如此的恐惧?”

    “难道是有蛟龙获得天命,天下又要迎来一场新的变革?”

    玉清道人也在如此叩问自己的心灵,但是任凭他如此推算,天机都是一片空白。越是如此,玉清道人心中越是不安。最后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从宝座上站起身形,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吩咐道:

    “启动北郡所有的力量,一定要查清此事。”

    “诺!”

    负责外门的长老走出,跪倒在地上,大声说道。

    其他宗门的强者,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没有玉清道这么兴师动众。

    但是也都出现了心悸的感觉,但是任凭他们如何推算,都没有在命运长河中找到一丝痕迹。

    一个个宗门启动了自己的力量,在北郡布下了天罗地书包网.bookbao2。势必要将这个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

    就连远在神都的钦天监也有所察觉。

    钦天监是人王设立的特殊机构,由阴阳家主持。

    每日都会在观星台上观察满天星斗,从而向人王发出预警。

    今日星官和往常一样站在观星台上,一颗颗星斗好似宝石一般悬挂黑色的天幕之上。

    紫色的帝星位于中央,天相,武曲,文曲,七杀,破军,贪狼等星斗都拱卫在在帝星周围。

    但是星官脸上并没有一丝喜色,反而有着淡淡的忧愁。

    紫薇帝星看似昌盛,但是四周有十数个贼星窥视,并且有隐隐合围的架势。

    早在数十年前,钦天监就曾经向人王发出过警告。

    这种星象叫做“群虎弑龙”,只有天下即将混乱,反王四起时才会出现这种星象。

    而且按照星象推算,不出十年,天下必定大乱。

    现在的鼎盛只是一种假象。

    人王乾帝盘将这件事列为本朝最大秘密,知道的宫女太监都被灭口。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消息还是被人传了出去、

    大乾国祚将近之言更是被人宣之于口,据说有的宗门已经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投资蛟龙,准备在群雄逐鹿中占得先手。

    就在星官失神之时,一颗斗大的流星从北方而来瞬间划破天际,这颗流星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拱卫在帝星周围的天相,武曲等竟然四散,而代表帝王气运的紫微星受此流星影响,亮度瞬间变得暗淡不少。

    贼星!

    竟然有贼星犯边!

    星官眼睛里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星官记载:乾帝盘三十二年春,有贼星穿过紫薇桓,帝气受伤,不吉。

    星官急急忙忙的跑向禁宫,侍卫们都知道他的身份不敢阻拦。

    绕过几堵高墙,穿过几重大门,星官这才来到一个紫气盎然,飘着紫雾的宫殿。

    一个龙形虎踞,头生日月,身穿龙袍,有着无上威严的中年人端坐在龙椅之上,手持红色的朱笔正在批阅奏折。

    “陛下!”

    “刚才有流星划过紫薇桓,帝星飘摇,并非吉兆。故而微臣前来启奏!”

    正在批阅奏折的朱笔不由的一停,一滴红色的墨汁滴落在雪白的奏折上。但是那个中年好似未觉,过了半晌,他才抬起头幽幽的说道:

    “贼星来自何方?”

    “应在何人?”

    星官看到乾帝盘的眼睛,瞳孔不由的收缩,因为他在里面竟然看到了江山社稷,日月升降,仿佛乾帝盘就是天地的主宰,就连日月都要听从他的旨意。

    星官心中大为惊惧,不敢再看,低垂着头,有些肃穆的说道:

    “根据微臣观察,贼星来自北郡。但是究竟应在何人,天机一片混乱。微臣动用了上古神器“观星台”也只能看到一点点痕迹。”

    “那人年岁不大,是一位年轻人。是带刀之人!”

    乾帝盘没有立即说话,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着三法司彻查北郡。年轻,带刀气运旺盛之人,凡有类似,尽数诛杀!”

    “陛下,此人定然身份尊贵。”

    星官好似又想到了什么,有些补充的说道:

    “随意诛杀,恐引不吉!”

    “朕说的是如数诛杀!”

    乾帝盘的目光下垂,落在星光的脸上。星官只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座巨山压住,全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就在他即将承受不住的时候,乾帝盘才冷冷的说道。

    “诺!”

    一个黑影陡然出现在宫禁之中,跪倒在地上,以头触地之后瞬间消失于无形。

    星官看着凭空消失的黑影,眼睛里流露出惊惧的神色,能够预见,北郡必将迎来一阵血雨腥风,不知道多少人头因为乾帝盘的一句话而落地。

    嗷!

    盘踞在总督府上空象征着王道威严的龙气,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龙眼圆睁,陡然发出一声怒吼。尾巴对着司徒刑所在的方向重重拍了下来。

    啪!

    司徒刑陡然感到一股好似山岳的压力垂下,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佝偻了起来。他面色恐惧的看着空中,一条巨大的尾巴好似高山一般重重砸落。

    他现在总算体会到碧清老道当时的心情了。

    龙气实在是太过霸道,也实在是太过强悍了。

    这股力量虽然不是真实的高山,但是在司徒刑看来,有过之而不及。

    而且针对的还是头顶虚无缥缈的气运,让人防不胜防。

    就在龙尾即将甩落的时候,司徒刑头顶的铜板陡然升起,一丝丝象征着秩序之力的锁链腾空,交织成一道道书包网.bookbao2络。

    龙尾虽然霸道,但是被一个个书包网.bookbao2络卸掉大多力气。

    “这是阶级之力的反扑!”

    司徒刑突然吐了一口鲜血,面色怔怔的站在那里,如果不是青铜铜板镇压气运,刚才他差点被龙气击碎命格。

    “真是可怕!”

    “自己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平等自由,就被强大的阶级之力反扑,如果不是铜板的镇压,更是差点被诛杀。”

    “这方世界的阶级之力,真是强大到让人绝望。”

    但是司徒刑心中没有任何的畏惧,反而有一种更强大的信念再支撑着他。

    就如同马丁路德金当年一样。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