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身体一侧,躲过刺过来的长枪,手中长剑瞬间上挑前刺。

    嘭!

    剑尖刺在甲兵的胸口。那个甲兵只感觉气息一滞,全身力气陡然离去,身体软绵绵的好似没了筋骨一般。

    “杀!”

    一只长枪好似毒龙一般刺向司徒刑的腰腹。

    司徒刑手中的长剑向下一按,身体顺势向前一窜。

    嘭!

    他的拳头重重的捶打在甲兵的脸颊上。

    。。。

    司徒朗眼睛看看司徒刑好似猿猴一般跳跃,一个个甲兵不是被兵刃所伤,就是被他以拳头剑柄击昏。

    眼睛里不由流露出一丝惊色,还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意。

    司徒刑的心不由的一沉,因为他发现四周的劫气没有因为他阻止祭祀而减弱,反而变得越发的浓郁。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抽身而退。

    但是,,司徒朗和碧藕老道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虽然知道司徒刑擅长搏击之术,但是没有想到司徒刑的剑术如此之高。他也早有准备,特地聘请了数个身体强壮的甲兵,但是没有想到,这些甲兵竟然不能近身。

    “这可如何是好?”

    司徒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碧藕,眼神中透露着惊疑。

    碧藕老道冷晒一声,撇了撇嘴巴身形瞬间向前。

    “束缚术!”

    只见一道青色的能量仿佛龙蛇一般瞬间缠绕。

    “斩!”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收缩,顾不得倒地的甲兵,精气神凝聚,手里长剑泛着白光,好似山岳一般竖劈。

    嘭!

    长剑劈断绳索。

    但是司徒刑的身体在碧藕老道诧异的目光不进反退。

    “大沼泽术!”

    碧清老道身上青光一闪,司徒刑脚底的泥土陡然松动变得泥泞起来,好似沼泽一般。

    司徒刑废了好大力气才挣脱开来。他眼睛中带着惊惧,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碧清老道。

    “这里是北郡,边疆重镇,龙气最是旺盛,法术不兴。你不过是一个阴神境,怎么可能不被龙气所影响?”

    碧藕老道看着司徒刑难以置信的眼睛,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

    “成郡王的令牌!”

    “你怎么可能有成郡王的令牌?”

    司徒刑看着碧藕老道腰间挂着的令牌,一头白色的蛟龙在不停的盘旋,法不上贵人,也就是因为令牌的缘故,碧藕老道才不受龙气法书包网.bookbao2所影响。但是成郡王的令牌怎么会出现在碧藕老道身上?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难以置信的说道。

    “呵呵。。。”

    碧藕老道看着司徒刑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轻蔑和不屑。

    “宗门的力量要远比你想象的强大。也只有你这种寒门出身,初出茅庐之辈才敢冒犯宗门的威严。”

    “现在一切都要应该结束了。我定然要用最狠辣的手段炮制你。”

    碧藕老道的表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就连眼睛中也闪烁着凶光。

    “藤蔓术!”

    在司徒刑两旁的植物陡然生出长藤,好似两条长蛇缠绕向司徒刑的脚踝。

    “斩!”

    “斩!”

    司徒刑长剑上浮出淡淡的白芒,瞬间直刺而出,点在两条长藤的七寸之上。两条长藤瞬间颤抖起来,好似是被打断了筋骨的长蛇,瘫软的趴在地上,再也没有刚才的凶横。

    “闪光术!”

    碧藕老道眼底也流露出一丝惊诧,司徒刑在剑道上的造诣也非常高,对力度和精度的把握都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怪不得碧清老道在那么多剑士刀客的保护下还折在他手上。

    如果不是敌对,碧藕老道真想将他引入宗门。

    这样的人物,只要稍加培养,定然能够惊才艳艳。如果再有一定的机缘,说不得能够成就地仙,或者是成为天仙强者。

    镇压宗门数百年。

    “司徒刑,只要你归顺宗门,老道可以向你保证。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而且还保你个前程。”

    碧藕老道看着左突右进,试图摆脱甲兵的司徒刑,声音充满蛊惑的说道。

    “休想!”

    “尔等宗门,都是披着羊皮的狼,看似和善,但却将黎民视为羊群草芥,任凭尔等予夺。”

    “可惜了!”

    碧藕老道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眼睛里流露出惋惜之色。

    司徒刑身体陡然一紧,身上汗毛根根倒立。

    危险!

    司徒刑顾不得四周的甲兵,用长剑格挡住长枪,身体瞬间倒射而出。

    “想走!”

    “可惜晚了!”

    碧藕老道的眼睛不由的一凝。嘴角升起一丝冷酷的笑容。

    “爆!”

    “爆!”

    “爆!”

    司徒刑脚下的地面陡然震动起来。

    感受着爆裂的力量,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后面跃起翻滚。

    轰!

    轰!

    轰!

    地面陡然爆炸,巨大的气浪仿佛重型卡车一般,将司徒刑的身体撞飞在空中转了几圈才落在地上。

    噗!

    司徒刑吐了一口鲜血,有些惊惧的看着炸开的地面。

    司徒朗竟然在宅院中提前埋好了火药,上面用道法做了掩饰,所以司徒刑才一时没有发现。

    而且火药用道法引爆,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看着被炸死的甲兵,还有因为受伤而在痛苦翻滚的甲兵,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朗还有碧藕道人。

    为了用火药炸死自己,他们竟然故意驱使甲兵和自己进行缠斗。完全不顾甲兵的生死,真是视人命如草芥。

    司徒刑又吐了一口鲜血,用手捂着胸口,挣扎着站起身形。声音肃穆威严的吼道:

    “尔等故意做局,驱使甲兵缠斗,丝毫不怜惜生命,如此视人命如草芥,可想过国法威严?”

    司徒朗看着满脸肃穆,一脸正气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突,想到大乾律法的威严,他心中不由的有了几分畏惧。

    碧藕老道面色不屑的看了一眼司徒朗,身体向前踏出一步,有些鄙夷的说道:

    “司徒刑,休要多言。成王败寇,老道知道你剑术高明,一般人难以匹敌,但是你终究是肉身。”

    “你们是故意引我前来?”

    司徒刑双手拄着长剑,眼神收缩,看着碧藕老道大声反问道。

    “没有错!”

    “我等在宅院内提前埋好火药,设好禁制,就等你主动送上门来。好在,你没有让我们失望。”

    碧藕老道看着全身鲜血淋淋的司徒刑,一脸得意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