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父亲,那可是数条人命啊。数个家庭的生计都维系在他们身上。这些奴仆虽然身份卑贱,但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子女。”

    司徒铭看着跪倒在地上,随时可能被屠戮的奴仆,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恻隐,有些哀求说道。

    见老家主眼神不像刚才那么冷酷,司徒铭继续说道。

    “现在我们现在向城隍告发司徒朗,官府也能治他的罪。”

    “是可以,但是罪不至死。”

    老家主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奴仆,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不忍,但是那一丝不忍很快就被冰冷所取代。

    “打蛇不死必遭其害。”

    “铭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老家主看着满脸不忍之色的司徒铭,有些教诲,又有些唏嘘的说道:

    “不要被这些假仁假义蒙住双眼,真是后悔让你看了太多的儒家典籍。最后才落了个尸首异处的下场。”

    老家主的话,让司徒铭的脸色不由的一僵。想要宣之于口的话也被堵了去。

    “为了最后的结果,有些许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他们这些人是为了司徒家的未来而死的,死得其所!”

    老家主异常冷酷的说道。

    司徒铭眼睛怔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老家主。仿佛他是如此的陌生。

    在他的印象中,老家主一直是一个非常仁慈的父亲,对他是有求必应。但是直到今天,他见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

    狠辣无情,不择手段。

    也许这才是老家主的真实面目,只有在司徒铭面前,他才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父亲。

    在其他面前,哪怕是在司徒朗面前,他都是一位威严的家主。

    没有人胆敢忤逆他,因为忤逆他的人都已经死了,或者是即将死去。

    “只是希望刑儿能够忍耐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老家主看着司徒刑隐身的地方,他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高墙,看穿树木的遮挡,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这个孙儿可要比你强太多。性子类我,如果是三百年前,也必定是称霸一方的人物。”

    “就算是在当朝,只要给他足够的成长空间,未来也一定可以披红挂紫,屹立朝堂。”

    司徒铭的目光也看向司徒刑隐身的方向,他的目光要比老家主复杂的多。

    作为一个父亲,他希望司徒刑是安全的,隐身到最后,等司徒朗犯下滔天大罪之后,再予以出击,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是他内心,又不希望如此,因为那样说明司徒刑的血已经冷却,和外面那些利欲熏心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司徒铭内心出奇纠结挣扎之时,司徒刑好似一头猎豹静静的趴伏在树冠之上。

    他面色凝重的看着院内,眼睛早就收缩成一条直线,手掌更是按在剑柄之上,仿佛是一头准备捕杀的猎豹,随时都可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但是司徒刑的心中却在不停的天人交战。

    法家讲势,讲术,讲法。

    所谓术,指政治权术,皇帝驾驭人时,神出鬼没,这就是“术”。

    势是目的,术是手段,在过去来说,术就是皇帝统治、防备、监督和刺探臣下以及百姓的隐秘的具体的权术和方法。

    “人臣太贵,必易主位。”

    有的帝王乐于此道,为了考察大臣是否廉洁,他自己给他们设置了一些圈套,安排人给大臣们行贿,结果很多人中圈套,就被杀了。

    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钓鱼执法。

    按照当前的情况,不去制止,放任司徒朗去血祭,去触犯大乾律令,等事态不可收拾之时,也就是司徒朗伏法之日。

    和“钓鱼执法”有些类似,虽然有些龌龊,但是这就是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

    作为法家弟子,司徒刑瞬间就做出判断,对他最有利的方法,就是以静制动。他只需要若无其事的看着司徒朗将奴仆杀死血祭。

    等事态一发不可收之时。

    再杀上门去,或者是告之于官,就算再迂腐的人也不会在说什么“仁孝”,更不会说“亲亲相隐”,因为司徒朗为了一己之私,用人进行祭祀。

    有违人伦,已经触犯了大乾和百姓的逆鳞。这种罪行,没有人能够宽恕。

    但是司徒刑的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刺痛。

    因为他的不作为,还有他的权术之道,将会有数个人被斩杀在这里。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出现了两种声音。

    救,他将失去一次将司徒朗至于死地的机会。

    不救,固然可以将司徒朗血祭的事情做成铁案,让他永世不能翻身,但是数个无辜的人将会丧失性命。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

    司徒刑的眼里隐隐有着挣扎之色。放在剑柄上的手,更是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祭祀!”

    看着好似待宰羊羔一般的奴仆,还有急不可耐的鬼神,司徒朗声音冰冷的说道。

    “轰!”

    “轰!”

    “轰!”

    青铜战鼓和苍凉古朴的祭祀声音再度响起,一头头鬼神都伸出獠牙,面目狰狞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奴仆。

    碧藕道人从怀里取出一柄祭祀专用的法刀。

    这柄法刀不是很长恨大,只有手掌大小,但是上面绘制了很多神秘的图案,而且这柄法刀也应该参与过很多祭祀。

    暗红色的血液已经干涸,在法刀的刀身上留下一个个血斑。

    “杀进去!”

    看着即将开始的祭祀,司徒刑眼睛流露出一丝果决。

    身体仿佛猎豹一般陡然窜出。脚在青石地面上借力,身体仿佛是一只灵巧的雌豹,瞬间就窜上墙头。

    “住手!”

    司徒刑的声音很大,而且仿佛具有某种魔力,不仅碧藕道人,就连其他人的动作也不由的一滞。

    “私闯民宅,以盗匪罪论处,给我杀了他!”

    司徒朗看着身穿青衣,好似猎豹一般灵巧的司徒刑,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怒色,大声乎喝道。

    “诺!”

    “诺!”

    十多个穿着铠甲,手持长枪的护卫陡然窜出,甲叶摩擦,发出阵阵声响。

    司徒刑也不畏惧,双手握剑,身体陡然向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