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就在眼前的大门,奴仆们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狂喜,只要逃到外面。

    不论是司徒朗还是碧藕道人都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将他们斩杀祭神。

    但是他们实在是太小看碧藕道人,也太小看了宗门的手段。

    “束缚!”

    碧藕道人轻声说道。只见一道道青色,好似绳索似的能量陡然从天而降。

    面露恐惧,试图逃跑的家丁只感觉自己身上陡然多了一条无形的绳索。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让绳索松动,反而因为剧烈的挣扎,全身的骨头肌肉都被绳索勒的生疼。

    “家主,不要啊!”

    “家主,不要啊!”

    “家主,我不想死啊!”

    被束缚住,摔倒在地的家丁顿时面如死灰,恐惧的嘶吼,不停的哀求,希望司徒朗收成命。

    司徒朗看着被束缚跪倒在地上的奴仆,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忍,嘴唇颤动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他就是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碧藕老道看着浑身颤抖,因为太过用力,指甲已经插入手掌的司徒朗,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嘲讽。

    “惑心!”

    碧藕老道的声音仿佛有某种魔力,正在挣扎嘶吼的奴仆竟然诡异的变得安静起莱,他们眼睛空洞呆滞,好似木头人一般跪坐在那里。

    又好似一群待宰的羔羊。

    啾!

    啾!

    啾!

    聚拢在祭台上的鬼神都发出兴奋的尖叫声,更有的忍不住露出尖锐的獠牙,眼睛中流露出野兽一般的光芒。

    血祭!

    血祭!

    只要血祭,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

    司徒家的先祖们被血祭所刺激,看着司徒朗的眼中射出一道道血红的目光。

    只要司徒朗血祭他们,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司徒朗的要求,彻底的切断司徒刑和司徒家的联系。

    让司徒刑变成一个没有家族庇佑的无根浮萍。

    司徒朗仿佛感觉到了鬼神的心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狂喜。

    盘旋在高空的鬼神也都流露出嗜血的神色,但是高空的法书包网.bookbao2看似薄弱,但是却出奇的坚韧。

    有几个鬼神实在忍受不了诱惑,想要冲刺下来。结果瞬间被法书包网.bookbao2兜住,赤色的龙气对鬼神来说好似烧红的烙铁。

    落在他们身上,瞬间就有黑气升腾。

    啾!

    因为剧烈的疼痛,那个鬼神全身颤抖,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不过很快,他的疼痛就结束了,因为他在法书包网.bookbao2中没有坚持几息,就被化为飞灰。

    但是这并不能阻挡鬼神们的步伐,不时有鬼神抵挡不住血祭的诱惑从空中撞了下来,最终被炽烈的法书包网.bookbao2所点燃。

    一丝丝飞灰从空中滑落,一头头鬼神陨落。

    整个北郡都被惊醒,身穿儒服的大儒站在高塔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空中,他实在想象不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鬼神不畏惧死亡。飞蛾扑火一般向北郡撞过来,好似流星,瞬间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光和热,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美丽的划痕。

    “这是怎么了?”

    不仅大儒被惊动,一个个士卒面色刚毅的走在街头。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是有嫌疑的人就会被捕。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军队已经走上街头。”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搜查到这里。”

    碧藕道人眼神幽幽,歪头看了一眼司徒朗,肃声说道。

    “开始祭祀!”

    司徒朗的眼睛中再也没有犹豫,声音冷冽的说道。

    古朴的鼓声再度响起,一个个苍凉的声音吟唱着古老的歌谣,外面的鬼神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发疯似的撞向法书包网.bookbao2。

    “疯了,都疯了!”

    司徒铭看着面露疯狂和嗜血的鬼神,眼睛中流露难以置信的神色,有些喃喃的说道。

    “岂能把人当做牛羊一般宰杀。”

    “血祭固然能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是也会被龙气所忌,终究不是正途。”

    老家主面色冷峻,眼神幽幽的看着好似疯癫一般的鬼神,有些叹息唏嘘的说道:

    “不是每一个鬼神,都能得到朝廷的敕封赐额。”

    “没有龙气庇护,也没有宗门为他们谋取神位。他们的神智会越来越弱,最后变成只会依靠本能行事,好似野兽一般的怪物。”

    司徒铭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思索的神色,半晌之后,他也幽幽的叹息一声。

    如果不是司徒刑获得武师身份,朝廷赐额,将他从淫祀变为正祀。

    恐怕自己此时也会如同这些鬼神一般。

    “血祭一般是以野兽,或者牛羊进行祭祀。”

    “再高一级乃是用活人祭祀。”

    “如果用武者,或者道人祭祀,鬼神响应程度会更赤烈。”

    “很少有鬼神能够抵抗的了血祭的诱惑,大乾人道昌盛,血祭少有发生,如果在外域或者是蛮荒,血祭是非常常见的。”

    “现在高空必定聚集大量的鬼神,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祭品。”

    老家主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一个个形态各异的鬼神,有些贪婪的看着下方,如果不是被法书包网.bookbao2所阻隔,他们定然会扑下掠食。

    “那些鬼神为什么会如此的躁动,宁可被法书包网.bookbao2点燃,也要扑向地面。究竟有什么吸引着他们?”

    “就凭这几个奴仆?”

    司徒铭的眼睛也看着空中,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怪异?”

    老家主看着空中,眼神中流露出疑惑之色。按照司徒朗的祭祀规模,根本不可能吸引如此多的鬼神聚集。

    但是他思索再三,也没有找出任何端倪。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放弃。

    “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就放任这些仆役被司徒朗屠戮祭祀不成?”

    司徒铭看着已经好似羔羊一般跪倒在地上,眼神空洞,随时会被像猪狗一般屠戮的奴役,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忍,喏喏的说道。

    “为什么不呢?”

    老家主看着全身被道法束缚,跪倒在地,好似猪狗一般的奴仆,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忍,但是很快就被冰冷所取代。

    “只要司徒朗和那个道人胆敢真的屠戮血祭,就触犯朝廷的大忌,只要我等将今日之事说出去,司徒朗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司徒铭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用难以置信和陌生的目光看着老家主,仿佛直到今日,他才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

    真是狠辣!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