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血祭自古以来就存在。

    被称作“大红祭”或者是“用人”。

    人祭起源于原始社会的部落战争。那时生产力水平低下,人的价值不能体现。

    战争中的俘虏,女性可以供人玩弄,儿童可能被收养入族,而成年男子都被杀祭神灵。

    上古人祭之风炽盛,其用人之多,手段之残,不仅有大量卜辞记述,而且有考古遗迹证明。

    人祭的形式有火烧、水溺、活埋、刺喉沥血和砍头,甚至于把人剁成肉,蒸为肉羹。

    中古时代的人祭现象虽不象商代那样触目惊心,残不忍睹,但也并不罕见。

    但是大乾立国之后,认为此举有违人伦,而且太过残忍,对此已经严令禁止。任何人都不得违背。

    否则必定遭受严惩。

    大乾文帝年间,邺河河神荒淫无度,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唆使巫婆神汉,向两岸百姓索要玉帛等祭祀之物。

    到后来更是要求“用人”进行祭祀。

    命令两岸百姓每年必须以年轻貌美的少女祭祀,如有不从,必定会河水泛滥,江河倒流,让两岸的百姓流离失所。

    两岸百姓无不畏惧,就连当地的官府也屈于神灵的淫威之下。

    就因为河神的贪婪,还有索取无度,两岸民怨沸腾。有年轻貌美女儿的,无不奔逃。这也造成十室九空。

    后有人冒着斩杀的风险,敲响县衙门口的通天鼓,向远在神都的人王告状。

    文帝听闻后勃然大怒,派出大臣法家弟子西门豹。

    西门豹十分强大,更有帝国做后盾,就连河神也不是他的对手。只能藏身河底不敢露头。

    他不仅将巫婆,神女等帮凶沉江,更挖开七十二道沟渠,将河神永远镇压在江底,永世不能翻身。

    当地的三老,以及官吏,也都被西门豹重罚。轻则流放,罪过重的更是被满门抄斩。据说当时因为杀人太多,血液都染红了河道。

    两岸百姓无不拍手称快,西门豹也因为这个功绩,死后被人王敕封为“河神”,两岸百姓日夜祭拜,香火很旺。

    也正是这件事之后,文帝下了圣旨“用人生祭者,以杀人论处。”

    司徒朗也不是冷血之人,否则这么多年,他也不会请人偷偷的照顾司徒刑。

    而且用生人祭祀,可是不赦重罪,如果影响恶劣,人王都有可能亲自下旨过问,想到这里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还有一丝被隐藏的很好的恐惧。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碧藕老道见司徒朗眼睛里流露出畏惧退怯之色,不由的冷哼一声,有些讥讽的说道:

    “成大事者,哪个不是满手血腥。就说太宗,如果没有百万将士的尸骨,他可能登上王位么?”

    “难道司徒家主这次又要妇人之仁?只是不知将来,你那好侄子司徒镇国对你这位亲叔叔会不会有恻隐之心?”

    “真是朽木不可雕!”

    司徒朗被碧藕老道羞辱,眼睛不由的一凝,脸上隐隐有了怒气。下意识的想要驳斥,但是正如碧藕老道所说,现在的问题不是触不触犯国法。

    而是司徒刑会不会放过他,毕竟他当年了为了夺取家主之位,不仅弑兄,而且还将幼年的司徒刑发配边疆。

    这个仇不可谓不大。

    常言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只要司徒刑中的举人,获得权势之后,必定会来找他报复。

    到了那时候,就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而且这些鬼神也是狡猾。

    如果自己不拿出令他们感到心动的砝码,他们必定不会支持自己开出司徒刑的族籍。

    “血祭太过残忍,早就被大乾明令禁止,只有淫祀才进行血祭。而且一旦东窗事发,别说是我,就连道长也逃脱不了干系。”

    司徒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祭坛,虽然看不到鬼神,但是他知道,此时祭坛之上必定有无数面色凶恶的鬼神。

    “怎么可能东窗事发?”

    “而且这种事情是永远禁止不了的,只是大家从来不放在明面上罢了。”

    碧藕老道不由的嗤笑一声,看着司徒朗有些讥笑的说道:

    “难道司徒家主害怕了?”

    司徒朗被碧藕老道说中心思,冷冷的亨了一声,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

    他发现自己步入了一个泥潭。

    从碧清老道找上门来,帮助他一起算计司徒刑的时候,他就身陷其中。

    可笑他自诩聪明,竟然一直毫无察觉。

    到了此时,就算他想要抽身而退,已是不可能。不论是司徒刑,还是碧藕老道,都不会放过他。

    “你现在还有退路么?”

    碧藕道人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看着司徒朗面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不说司徒刑,就说祭坛上的这些鬼神,他们可能允许祭祀停止么?”

    “大不了我多供奉一些玉帛。”

    “血祭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司徒朗有些惊惧的看了一眼祭坛,仿佛里面有无数吃人的怪兽。有些于心不忍说道。

    司徒朗看着碧藕道人那古怪的笑容,想到玉清道的势力,以及碧藕道人的狠辣,他的心不由的一突。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的后背更是一凉,仿佛有鬼神正在恶狠狠的盯着他。

    “我同意,那些鬼神可能同意么?”

    碧藕老道看着司徒朗眼中的挣扎,看了一眼祭坛方向,面容古怪的问道。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祭坛上陡然升起一股怪风,吹的灯火不停闪烁。

    众人在灯火的光影中隐隐可见一头头鬼神正在怒吼。

    嗷!

    嗷!

    嗷!

    一头头鬼神被血祭的刺激下,已经变得有些疯狂,眼睛更是变得赤红,他们不停地拍打着祭坛,或者是相互纠缠撕咬。

    “只要你答应鬼神的要求,他们不仅能够去除司徒刑的族籍,更能让他生死两难。”

    “哎!”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司徒朗面色有些苍白,最后长长的叹息一声,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

    碧藕老道的眼睛不由的露出一丝喜色。两旁的家丁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面色陡然变得煞白,更有的不顾其他人,转身就跑。

    站在大树之上的司徒刑眼睛不由一凝,手掌死死的握着剑柄,一根根蓝色的血管凸起,好似蚯蚓一般。一丝丝煞气弥漫,仿佛就连空气也变得凝重不少。

    “自作孽,不可活。司徒朗,你真是该死!”

    感谢:

    niuyutu,咩they的打赏!

    新的一个星期,请大家继续支持,有推荐票,月票的同学不要在藏了。

    我已经看到你们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