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府祭坛

    随着表文被焚毁,一道被流光包裹的手札好似流星一般射向阴间福地。

    老家主和司徒铭面色凝重的看着手札。

    “这个畜生,竟然真的想要剥夺刑儿的族籍。这是釜底抽薪,让刑儿没有了家族气运的庇护,从而变成无根浮萍。”

    身穿官衣,全身有白光的司徒铭一把将表文夺过,看了一眼,顿时大怒,愤恨的咒骂道。

    老家主的脸色也陡然变得阴沉,司徒铭看着全身神光不停颤动的老家主,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司徒朗是畜生,那么老家主和他又是什么?

    “这个孽障!王。。。。”

    老家主怒吼一声,但是想到司徒朗和他的关系,后面的话被他理智的吞了去。

    “父亲,我们应当怎么做,可不能被这个贼子得逞,他这是要毁了刑儿的前程。”

    司徒铭看着外面有些骚动的鬼神,有些焦急的问道。

    “现在始祖正在沉睡。”

    “因为刑儿获得朝廷赐额,你我的力量虽然是最强大的。但是也压不住如此多的鬼神。”

    老家主看着围绕在祭坛四周,一脸贪婪的鬼神,有些焦虑的说道。

    “他们应该不会做出如此不智之举吧?”

    “毕竟刑儿将来有所成就,光耀门楣,对他们也是有益处的。”

    司徒铭有些不确信的说道。

    “你就是心太善,把人性想的太过美好,否则也不会被司徒朗那个孽障算计。”

    老家主横了一眼司徒铭,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就算做了枉死之鬼,心智还是如此的单纯。”

    司徒铭被老家主训斥,有些唯唯诺诺的低下头,不敢和对视。

    老家主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由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个儿子素来纯孝,忠厚,但是却太过善良。

    否则也不会被司徒朗算计,死于非命。

    好在,他给自己生了一个好孙儿。

    司徒刑不论性格还是手段,都非常合他的胃口。

    杀伐果断,毫不留情,

    “这么好的孙儿,可不能让你这个畜生给毁了!”

    老家主的眼睛陡然变得幽幽,毫不犹豫的将司徒朗的手札给撕成碎片。

    “否!”

    正在祭祀的司徒朗还有众位家老心中陡然出现一个异常冷冽的声音。

    否!

    这是祖灵否定了司徒朗开除司徒刑族籍。

    几个族老偷偷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想到祖灵不会同意,但是没有想到祖灵会如此的直接,如此的决绝。

    司徒朗面色更是古怪,他怔怔的看着祠堂。

    象征着老家主还有司徒铭的神位已经亮起,供奉在神案上的灯烛彻底的变成了蓝色,说不出的诡异。

    而且老家主的神位更是在不停的颤动,仿佛已经怒极。

    “老家主发怒了!”

    “老家主不同意开除司徒刑的族籍。”

    “想想也是,司徒刑可是司徒家的嫡子嫡孙,如果按照血统,还在现任家主之上,祖灵怎么可能同意将他开除族籍?”

    “听说当年的家主不是司徒朗,而是司徒刑的父亲司徒铭。”

    “但是司徒铭诡异的死在外地,按照祖宗之法,应该是司徒刑继承家主之位。。。但是司徒朗联合族老,以庶子的身份继承了家主之位。”

    “得位不正!”

    几个下人看着不停颤动的神牌,还有幽蓝的火光,交换了一个眼神,偷摸小声议论道。

    “噤声!”

    “被家主听到,必定会被杖毙!”

    司徒朗面色怪异的站在那里,脸上流露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神色。他眼睛里的神光更是复杂,最后都化作幽幽一叹:

    “十年前,你选择了大哥。十年后,你又选择了大哥的儿子,嫡子的名分真的那么重要么?”

    “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儿子么?”

    “我身上流淌的就不是你的血液么?”

    身处阴间福地的老家主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难得温情。更有着忆之色。

    司徒朗从小就是要强。

    为了获得自己的一声夸奖,他努力的学习典籍,拼命的练习武艺,自己交给他所有的事情都给处理的异常圆满。

    但是,自己却很少给他笑脸。自己将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在长子司徒铭身上。

    看着表情古怪,眼睛有着委屈神色的司徒朗,老家主突然感觉,也许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今日的萧墙之祸,责任不在司徒朗,也不在司徒铭,而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没有教育好。

    子不孝,父之过!

    “如果,如果你不是庶出,那该多好。”

    老家主眼中神光闪烁,过了半晌,幽幽的叹息道。

    “父亲!”

    司徒铭看着神色苦闷的老家主,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没有事情。”

    “刑儿是我们司徒家的玉树,千里驹。”

    “司徒朗因为一己之私,就要毁掉刑儿的前程,我岂能容他!”

    老家主佝偻的身体陡然站的笔直,眼睛中再也没有一丝温情,声音冷酷的说道。

    “司徒朗得位不正,司徒刑更是司徒家的嫡子嫡孙,身份贵重。任何鬼神,都不得接受司徒朗的祭祀。”

    “诺!”

    “诺!”

    “诺!”

    随着老家主的话音落地,不少鬼神都低头称诺,但是仍然有几个鬼神一脸贪婪的看着祭坛,显然是不想放弃到手的肥肉。

    老家主的眼睛不由的一凝,身后的神光勃发,那几个迟疑的鬼神突然感觉周身一寒冷。

    有些恐惧的看着发怒的老家主,但是他们也不想要放弃即将到手的祭品。

    双方一时谁也压不过谁,竟然僵持起来。

    “祭品还是不够!”

    一身道袍的碧藕悄悄的走到司徒朗身旁,小声说道:

    “这些鬼神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你想要他们开拔司徒刑的族籍,就要拿出更大的诚意。”

    “玉帛之物还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难道还要让我血祭不成?”

    司徒朗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正在和老家主对峙的几个鬼神眼睛不由的一亮,鲜红的舌头不停的舔食着嘴唇,显然是对血祭大为意动。

    “为了大业,总是要有牺牲的。”

    碧藕道眼睛幽幽的说道。

    司徒朗的面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流露出迟疑之色。

    血祭在远古蛮荒比较多见,但是大乾早就明令禁止,任何人和家族,都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血祭。否则必定遭到严惩。

    如果有人敢进血祭,天下舆论必定沸腾。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