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到空中的龙气,还有冰冷的龙目,司徒刑的心不由的一突。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北郡这等偏远之地,竟然埋藏有皇家之物遗留。

    而且看龙气的炽热霸道,定然是今朝之物。

    如果前朝龙气,必定会因为龙庭被毁,新朝鼎立,革旧鼎新之下,会变得异常虚弱老迈。就算是传国玉玺之中蕴含的龙气。

    恐怕都比不得今朝一个县尊大印。

    空中的龙气蜿蜒曲折,直冲天际,化作一条赤色鳞爪分明,马头蛇身鱼鳞鸡爪,外型刚猛的神龙。

    神龙离开铜匣那个密闭狭小的空间,有些欢喜的舒展自己的身躯。并不时发出阵阵龙吟。

    成郡王府上空也陡然出现一道龙气,化作一条白蛟,但是白蛟只有四爪,而且体型要显得纤细不少,和空中的赤龙比起来,好似幼龙。

    嗷!

    看着空中蜿蜒曲折的白蛟,赤色龙气兴奋的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

    好似长辈见到晚辈,神态中有着说不出的亲昵。

    嗷!

    那条白蛟也是如此,欢快的嘶吼着。

    两道龙气在空中盘旋缠绕,说不出的亲昵。

    司徒刑脸色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空中缠绕的两条龙气,眼中流露出一丝丝诧异之色,也有着一丝了然。

    铜匣中的宝物定然是本朝之物。

    如果是前朝龙气,见到白蛟,只会厮杀,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哪里会如此的亲昵。

    两道龙气在空中盘旋缠绕,突然间赤色龙气陡然低头,巨大的眼睛注视着司徒刑,冰冷中有着难以想象的怒气。

    嗷!

    他突然听到一声高亢的龙吟,内心不由的一惊,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神物有灵,不容他人窥视。

    司徒刑心中不由的苦笑,这道龙气最是炽烈,刚不可守。乾帝盘已经是天下少有的雄主,霸主。

    但是这道龙气竟然比乾帝盘的还霸道还刚猛。

    纵观大乾三百载,十三帝。

    能够拥有这样霸道龙气的人,不过一掌之数。

    按照司徒刑的推测,太宗和太祖的可能性居多。

    因为有上次龙气反噬的教训,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惊,下意识的就要闭眼睛。

    嗷!

    就在赤色龙气那粗壮的尾巴即将落下的时候,供奉在司徒刑正堂的圣旨中陡然射出一道龙气,化作一条刚猛蜿蜒的巨龙环绕在司徒刑身侧,成保护之状。

    嗷!

    空中的龙气俯视下方,仿佛自己的威严遭到了挑衅,顿时怒气勃发,鳞甲张开,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

    成郡王府上空的白蛟,有些恐惧的低下头颅,

    嘭!

    圣旨上的龙气迟疑一下,但是也发出了自己的吼声。其威势,竟然丝毫不亚于空中的龙气。

    嗷!

    嗷!

    两条龙气在空中纠缠争斗起来,巨大尖锐的爪子好似匕首,轻易的撕碎对方的鳞甲,露出鲜红的肌肉。

    一滴滴玄黄色的龙血滴落,但是还没有落在地上就瞬间变成一道道赤色的龙气。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看着空中缠斗的两条巨龙,还有不停滴落的龙血。司徒刑不由的想到易经中关于龙的描写。

    看着两条绞杀在一起的神龙,司徒刑的心不由的一颤,实在是太强大了。

    怪不得帝王自古被称作天子,万乘之君,总理山河之臣。

    他们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紧紧是一道圣旨,就有这样的伟力。

    如果是他本人,又会如何?

    帝王一怒,血流漂橹。

    司徒刑以前只是在古籍中见到,但是今天他才真正的了解到。

    什么叫做帝王一怒!

    就在他感慨的时候,空中的战斗已经分出胜负,铜匣中的龙气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力量已经大不如以前。

    而乾帝盘现在正在位,正是气势如虹之时。

    时间越久,两者的差距越大,铜匣中的龙气周身一丝丝鳞甲脱落,龙角折断,说不出的惨烈。

    而圣旨中的龙气也是被龙爪刺瞎了一目,神情痛苦的怒吼。

    “嗷!”

    铜匣中的龙气因为重伤,已经接近崩溃,但是他看着空中蜿蜒的赤龙,眼睛里没有一丝退缩之意,反而有着一种难以想象的决绝。

    嗷!

    铜匣中龙气陡然怒吼,好似愤怒红眼的公牛,对着瞎了一只眼的圣旨龙气直愣愣撞了过去。

    圣旨龙气也不畏惧,同样怒吼一声、两股龙气相撞,发出一声巨响,瞬间化作漫天紫气,一道道紫气好似流矢,又好似流星一般划破天际,四散开来。

    “真是刚烈!”

    “自古成就伟业者,不成功就成仁。”

    看着满天的紫气滑落,司徒刑眼睛怔怔,有些感慨的说道。

    龙气缠斗到最后,竟然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收场。出乎司徒刑的意料之外,但是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人王乃是天下共主。

    哪一个不是唯我独尊?

    他们是不会接受自己的失败的。

    从而龙气也是如此。

    在司徒刑诧异目光中,平淡无奇的青铜宝盒仿佛是一张饕餮大嘴,又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漫天的赤色龙气瞬间被他一扫而光。

    成郡王龙气所化的白色的蛟龙有些茫然的盘旋在空中。显然按照他的智慧,有些理解不了眼前的状况。

    帝王和郡王位格虽然相差不大。

    但是进退一步却是云泥之别。帝王的龙气是唯我独尊,气吞八荒。

    而郡王的龙气不论是霸气,还是格局都要差上不少。

    大约了过了半晌,白色的蛟龙再也没有见到龙气溢出,这才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司徒刑看着眼前的铜匣,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千。

    黄色锦缎因为氧化的关系,已经只有薄薄的一层,而且和纸张一般脆弱。司徒刑感觉只要自己稍微用一下力气。

    这块黄色锦缎就会变成漫天的碎屑。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就算他加了小心,但还是有几块锦缎碎因为碰触到外界的氧气,陡然变成飞灰。

    司徒刑的眼睛里流露一丝可惜的神色。

    但是他顾不得整理桌面上的碎屑,打开的宝盒仿佛有着神秘的魔力,仿佛磁铁一般,紧紧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但是和他想象的不同,宝盒中放着的不是玉玺,也不是官印,更不是圣旨之类皇家之物。

    而是一块长满铜锈,充满历史沧桑感,浮雕有一个个文字的铜板。

    司徒刑不顾铜板上的铜锈还有泥垢,有些激动的将铜板举过头顶,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个熟悉的文字,组成一篇篇律令!

    因为太过激动,他手臂上的血管一根根的凸起,看起来好似一条条蓝色小蛇在蜿蜒曲折。司徒刑的眼中更好似有一团火焰在汹涌的燃烧:

    “没有想到竟然是它。。。。”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