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儒家推崇的是尧舜禹汤四位圣君,认为他们在世之时,才是天下大同。”

    “尧,古说他“茅茨不剪,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藜藿之羹,冬日裘,夏日葛衣”,也就是说,他住的是用没有修剪过的茅草芦苇、没有刨光过的椽子盖起来的简陋房子,吃的是粗粮,喝的是野菜汤,冬天披块鹿皮,夏天穿件粗麻衣。

    但他对百姓却很关心,部落里有人挨饿受冻,他说这是他使他们挨饿受冻的,有人犯罪受了处罚,他说这是他平时没有管教好的缘故,自己出来承担责任。

    舜又称有虞氏,出生在姚墟。传说他在接替尧担任部落联合体首领之前接受尧的考察时,曾在历山耕田,在雷泽捕鱼,在河边的陶城制陶,后来尧把他封在虞地,担任部落联合体首领后,又都蒲坂。舜严于律己,而又宽厚待人。

    他曾几次遭到继母和同父异母兄弟的陷害,好在他贤惠的妻子巧设智计,才使他化险为夷。但他被推举为首领后,却不计前仇,宽待他的继母和弟弟,使他的一些仇人都受到感动,一心向善。

    禹他以天下为己任,率领百姓治理水患,发展生产,更是受到高度的赞扬。由于尧、舜、禹治理有方,当时的社会获得很大的发展,呈现一片安宁、祥和的太平景象,“天下大和,百姓无事”

    汤原是东方商族部落的首领。始祖契,曾辅佐大禹治水,封于商地,因以为族号。汤任贤臣伊尹为相,委以国政,以亳为据点,积蓄力量,准备灭夏而代之。先后攻灭邻近的葛国及韦、顾夏的羽翼国,最后终于利用夏的最后一个君主桀荒淫无道,夏内部矛盾激化的时机,攻灭了夏王朝,建立了商王朝。汤在位期间推行善政,减轻征敛,鼓励生产,安抚民众,停止人殉以保护劳动力。这些措施巩固了商的统治,僻处西方的氏羌部落也来归附。”

    司徒刑声音清越的说道,看着眼睛中流露出向往神色的鲍牙,脸上留露出一丝莞尔的笑容。

    “先生懂得真多。”

    “怪不得外面的人都称先生是文曲星下凡。”

    鲍牙发觉司徒刑莞尔的目光,有些讪讪的说道:

    “鲍牙只是一个粗人,只懂得做菜。别人怎么说,我也就怎么说。”

    司徒刑看着讪笑鲍牙,不由的莞尔一笑。

    “人云亦云!”

    “儒家厚古薄今!”

    “儒家极端守旧,害怕变革和创新,厚古薄今,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祖宗之法不可变”、“三代以下,天下何其嚣嚣也。”

    鲍牙顿时如同雷击一般,身体僵住,眼神中也流露出复杂之色。过了许久,他才幽幽叹息一声。

    虽然司徒刑说的话有在旁人看来,也许有些“离经叛道”,但是仔细琢磨,就会发现,儒家的确存在这些问题。

    推崇古制!

    推崇古法!

    贬低新朝!

    贬低新法!

    在儒家看来,只要是活着的,在世的永远比不了故去的。

    也因为这个原因,现今还有很多儒家人以违背祖宗之法来诟病乾帝盘的改革。

    据说,还曾经有人抱着古圣的神位,到神都请愿,希望乾帝盘能够恢复祖宗之法。

    现在想来,可不就是厚古薄今!

    “你可听说过法家?”

    司徒刑见鲍牙有些领会,突然有些无由来的问道。

    “法家先秦时期可是百家之首。法家巨头商鞅,韩非,李斯等人更天骄,掌握律法的力量,纵横捭阖,无人能敌。”

    “可惜,随着先秦的灭亡,法家也走向没落。”

    鲍牙不知司徒刑为何突然提及法家,但是还是如实到。

    就算先秦之后,儒家一直在刻意的淡化法家的存在和影响。

    但是法家的强大,先秦的昌盛,是没有人能够质疑的。

    而且远比儒家提出的“古制”要现实的多。毕竟先秦的强盛是有史可查的,而远古之治,则是存在于虚无缥缈的传说之中。

    “法家和儒家恰前相反,他们厚今薄古,反对保守的复古思想,主张锐意改革他们认为历史是向前发展的,一切的法律和制度都要随历史的发展而发展,既不能复古倒退,也不能因循守旧。商鞅明确地提出了“不法古,不循今”的主张。韩非则更进一步发展了商鞅的主张,提出“时移而治不易者乱”,他把守旧的儒家讽刺为守株待兔的愚蠢之人。”

    司徒刑眼神幽幽,看着空中,声音呢喃的说道。

    鲍牙怔怔的站在那里,好似有所体悟,又好似没有体悟。

    但是,他感觉自己的这位家主和一般的儒生不同,究竟有什么不同?他一时又说不明白。

    司徒刑看着怔怔的鲍牙,不由的洒然一笑。

    “鲍牙,今天晚上为了庆祝你们夫妇到来,我们吃大餐,你可要拿出全部的手艺!”

    鲍牙夫妇的到来,的确给司徒刑省去了很多麻烦。

    重新变成了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大少,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温习功课。

    但是也有不便,那就是在三日后,司徒刑才借着鲍牙和绣娘去集市购买食材衣料的功夫,将埋藏在后花园中的宝物取出。

    司徒刑看着眼前已经被氧化的锈迹斑斑,上着锁的青铜宝盒,眼睛里流露期盼的神色。

    他的眼睛微眯,只见一道青色的宝光直冲云霄,而且他在里面还感受到了龙气的炽烈,律法的威严,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韵味。

    这些无不表明,青铜宝盒里的物品不简单。

    但是,究竟是什么?

    司徒刑一时也猜不出来。

    好在青铜的锁头经过时间的摧残,已经变得腐朽不堪。

    司徒刑没有废什么力气,就将那把做工堪称精湛的青铜大锁掰断。顾不得脱落的锈迹,以及腐朽的味道。

    司徒刑迫不及待的将宝盒打开。

    只见宝盒内部铺着厚厚的黄色绸缎。

    没有了宝盒的束缚,炽热霸道的龙气顿时迸射出来。好似一条巨龙,在空中蜿蜒伸展自己的身躯。

    它那冰冷霸道的龙目陡然垂下,看着好似蝼蚁一般的司徒刑,陡然发出愤怒的龙吟。

    “这个铜匣之中装的竟然是皇家之物。”

    司徒刑脸色陡然变得煞白,眼睛更流露惊恐之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