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宽厚里甲子号

    司徒刑看着焕然一新的房舍,还有被重新剪裁的花草,茂林修竹,苍松翠柳,整个院落经过简单收拾,竟然有一种古朴的韵味在里面,看的司徒刑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

    当年,设计这个宅院的人必定是高雅之士。

    王婆满脸堆笑的跟在司徒刑身后,眼睛直接眯成了一条直线,说不出的谄媚。

    “镇国大人!”

    “全部都是按照您的吩咐,你看看是否还有不满意的地方?我让他们继续修剪。”

    “不错!不错!”

    司徒刑笑着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棵碎银子随手给了王婆。

    那王婆见银子足足有三两多重,而且还是成色很新的官银,在市面上足足有着九分购买力,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镇国大人,您这府上缺不缺下人。如果需要人伺候,您尽管开口,定然为您寻得一个称心如意的。”

    “这个。。。”

    看着诺大的宅院,空荡荡的房舍。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动。就在这时门房那赤铜铸造,镂空的门环被人敲响。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抬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迷茫。他在北郡没有亲眷,也没有朋友,究竟是谁前来拜访。

    王婆见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诧异之色,非常有眼力劲的主动上前,将那两扇沉重的木门打开。

    只见一个粗壮,全身散发着油烟味的汉子,还有一个苗条看起来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站在那里,时不时有眼睛打量院子。

    “两位想要找谁?”

    王婆看这两人眼生,不是附近的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请问司徒镇国是否在这里居住?”

    粗壮的汉子直接上前,有些期盼的问道。

    “这是司徒镇国的府邸,请问你们是?”

    王婆听说两人是来找司徒刑的,有些好奇的问道。

    “某家是鲍牙,是司徒镇国的家仆。这是我的浑家,您叫她绣娘就行。”

    身体粗壮,皮肤黝黑的鲍牙眼睛不由的一亮,高兴的说道。

    “请,里面请,司徒先生正在宅院。”

    王婆听说两人是司徒刑的家奴,瞬间不再阻拦,笑着伸手将两人虚引进宅院。

    司徒刑也发现了二人,和前几个月相比,鲍牙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壮硕,而且脸上的忧愁之色尽去。绣娘还是原先的模样,不过举止之间多了几分端庄,少了几分妖娆。

    “鲍牙绣娘见过家主!”

    鲍牙绣娘见到身穿青衫,脚踏木屐,博服高冠,有着魏晋名士风采的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低头跪倒,恭声说道。

    “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司徒刑没有想到来的是鲍牙夫妇,更没有想到两人能够行此大礼,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惊色。但他还是急忙上前搀扶。

    但是没有想到鲍牙的膝盖好似长在地上一般,任凭他如何使劲,都没有撼动半分。

    司徒刑的瞳孔不由的微微收缩,突破武师境界后,他双臂的力量何止千斤,没有想到平日憨厚老实,受人欺辱的厨子鲍牙,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武道境界最少是武师!

    而且有可能是先天高手。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直屈居人下,而且主动卖身为奴?

    司徒刑的心中顿时变得狐疑起来。

    “鲍牙祖上本是御厨,更悟得“大音若希,大羹不调”之理,以厨入道,证得圣位,家族内部自然有着隐秘的传承。”

    “可惜后人子孙不肖,任凭鲍牙如何努力,都未曾领悟到厨艺的最高境界,更别提“以厨入道”。”

    鲍牙见司徒刑露出迟疑之色,急忙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解释道。

    绣娘和王婆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但是任凭他们如何张大耳朵,都听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对话。

    “当日你写的契约已经被我撕毁,你现在是自由之身,不需要如此,不需要如此!”

    司徒刑看着跪在地上,好似奴仆忠犬一般的鲍牙,一脸唏嘘的说道。

    “当日之事,休要再提,只要你们过的幸福就好。”

    绣娘跪倒在地上,现在她见司徒刑多少还有些尴尬和羞愧。见司徒刑不愿意让他们为奴为仆,心中甚至感动,但还是急忙说道:

    “司徒先生大恩大德,绣娘永生不敢忘。但是,鲍家子孙最重誓言,还请先生收下我们夫妇。”

    “鲍牙能够烧菜,我能够料理家务,定然不会让先生为难。”

    鲍牙跪在地上,更是不停的以头触地,声音悲拗。

    “鲍牙此生就算做牛做马,也难报先生大恩。如果先生不愿意收留,鲍牙只有一死了之!”

    “还请先生收留!”

    绣娘见鲍牙流露出死志,心中不由的大悲,以头触地,悲伤的哭道。

    “罢了,罢了!你们就留在我的府上吧,鲍牙负责烧菜,绣娘负责内务。”

    司徒刑见鲍牙心诚,心中不由的也有几分感动,眼神也变得柔和不少。

    知恩图报!

    像鲍牙这样的忠贞之士世上少见。

    “王婆,家奴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了。”

    司徒刑安顿好两人之后,这才笑着转身说道。

    “司徒先生真是好福气。”

    看着自动送上门为奴为婢的两人,王婆的脸色有些僵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司徒刑知道是因为两人的贸然上门,搅了王婆的生意,因为佣金变少,她表情才会如此的古怪。

    不过司徒刑也是不是开善堂的。

    自然不会主动弥补她的损失。

    王婆站在院落中和司徒刑寒暄了好大一会,见鲍牙和浑家绣娘换上粗布衣衫,拿着抹布里里外外的忙活,这才死心的扭着有些臃肿的腰臀离开。

    想到王婆临走前的悻悻,以及眼睛深处隐藏的不满,司徒刑不由无奈的笑笑。

    人心易变!

    古语有云:一斗米的恩人,一旦米的仇人。

    给予的太多,未必是好的事情。

    鲍牙站在司徒刑背后,看着王婆那有几分臃肿的背影,眼神顿时变得有几分冷冽。

    “真是人心不古。”

    司徒刑有些不屑的嗤笑一声:

    “在尧舜时代,人心就是淳朴好似婴儿么?”

    “谁又曾真的见过,不过是传说罢了!”

    “这?”

    鲍牙被司徒刑反问的哑口无言,眼神怔怔,一时竟然不知如何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