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府

    司徒朗面色冷峻的坐在厅堂之中,他的脚下是一个被摔碎的茶杯。不论是下人还是侍女都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大气不敢出一声。

    司徒朗的对面坐着一位穿着道袍,面容清癯的老道。

    他的眼神出奇的深邃,好似大海一般,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碧藕老道看着地上的瓷器碎片,有些幽幽的说道:

    “司徒家主的心不静了。道藏上说,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冷静,冷静,他已经获得了朝廷的敕封,位列镇国。你让我怎么冷静?”

    司徒朗眼睛陡然变得赤红,情绪十分激动的说道。

    “就算他中了状元,他也是司徒家族的子孙。你的侄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碧藕老道没有因为司徒朗的无礼而生气,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又如何,司徒刑岂是顾念乡情的迂腐之辈?他的手段狠辣着呢,恐怕麻五就是死在他的手里。”

    “那一把火据说整整烧了一天。”

    “我可不想哪天也被烧死在宅院里面。”

    司徒刑将自己的衣领打开,露出因为情绪激动而有些微微发红的脖子,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碧藕老道听司徒朗提及麻五的名字,眼睛不由的一滞。仿佛木雕泥塑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怒气,所有的恩怨都是因为麻五而起,本来以为只是一个蚂蚁,随手就能捏死。

    但是谁曾想,蚂蚁最后变成了老虎,宗门接连损失好手,就连碧清老道也折在了知北县。

    知北县分坛更是被从根拔起。数百年的经营化为乌有。

    这是玉清道自创立以来,数百年间遭受的最大损失。

    碧藕道人听司徒朗提到麻五的名字,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真是该死!”

    司徒朗看着脸上隐隐有怒气勃发的碧藕老道,眼睛深处流露出一丝隐晦的得意。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司徒刑大势已成,又刚得圣眷,不能用术法,否则必定会遭受龙气反噬。”

    老道看着地上的瓷器,眼神幽幽的说道。

    “这个我早就知道。只能用武士以刀兵,堂堂正正的击杀,否则必定恶了龙气,反噬之下,别说是我,就连司徒家也要遭受大难。”

    司徒朗闷声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错!”

    “司徒刑得了皇封,有圣旨在身,万法不侵。只能堂堂正正的以人道之法击杀。”

    碧藕道士认同的点了点头。

    “司徒刑所依仗者,不过是气运雄厚,龙气眷顾。”

    “只要我们坏了他的气运,让他失去眷顾。司徒刑不足为虑。”

    司徒朗的眼睛不由的一亮,有些急促的问道:

    “我们需要这么做,才能坏了他的气运?”

    “一粒种子需要土地,阳光的照射,雨露的滋润才能够成长。”

    “而人的气运也是如此,祖上的福德,家族的庇护就是生长的土地。”

    “没有家族庇护的人,就好像那无根无萍。”

    碧藕老道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狠辣,有些得意的说道:

    “只要将司徒刑的名讳从族谱上抹除,并且上告祖灵,就能斩断他的根须,重创他的气运。”

    “没有气运眷顾,还不是任我们拿捏?”

    “釜底抽薪!”

    “司徒刑是家族里的嫡子嫡孙,又有大气运在身。福地中的祖灵是不会同意将他革除族籍的。”

    司徒朗的眼睛也是一亮,但是随即又暗淡下来,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有何难?你是司徒家的当代家主。只要你和族老联合做出决定,就算福地中的祖灵有心反对,也没有办法,太祖可是有明喻,阴不得干阳。。”

    “就算他们心有芥蒂,那又如何?”

    “司徒家主,你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上位的吧?就算没有这件事,家族福地中的祖灵就和你同心同德了?”

    碧藕道人见司徒朗畏手畏脚,不由嗤笑一声,嘲笑的说道。

    “司徒家历代家主都是嫡子嫡孙,你当年用手段暗害了你的大兄司徒铭,又联合族老将年幼的司徒刑赶出北郡。”

    “你以为做的缜密,天衣无缝,但是不要忘记,举头三尺有神灵,福地的各位祖灵真的会一无所知?别天真了!”

    碧藕道人的话仿佛是旗千钧重锤,狠狠的敲打在司徒朗的心头,他的脸色陡然变得煞白,语言苍白的辩解道。

    “我当年也是为了家族。”

    “司徒刑不过是一个幼子,而且是一个根本没有办法感知文气的废物。”

    “在群狼环视中,把家族交到他的手中,家族数百年的基业必定被外人吞噬。”

    道人看着一脸悲愤的司徒朗,不由的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司徒家主,这话别说福地的祖灵,就是你自己相信么?”

    “如果正如你所说的那般,你可以学那周公旦,辅佐幼主,等他成年之后,在把家族大权交到他手中。”

    “但是你没有学周公,你反而学了王莽,趁着家主年幼,纠集族老,篡权上位。”

    碧藕道人的话很轻,但是却很有分量,司徒朗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好似被重锤敲打一般,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被道士几句话撕开,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你进入福地,恐怕第一个找你算账的,不是被你害死的大哥。而是你已故的父亲。”

    道人看着神情发呆,眼神空洞的司徒朗,脸上不由流露出残忍的笑容,声音冷冽的说道。

    “我不服!”

    “论能力,论才华,我都远在大哥那个废物之上。为什么他是家主?”

    司徒朗好似魔怔一般站起身,面色狰狞的说道。

    “我不服!”

    “所以你就杀了他。”

    道人面色冷峻,不带任何表情的说道。

    “他不死,我怎么可能上位?”

    “都是他们逼我的。”

    司徒朗见道人已经知道真相,索性撕掉最后一丝伪装。眼睛中流露着凶光,恶狠狠的说道。

    “你还是心软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当年因为你的心软,让司徒刑捡了一条性命。才有今天的劫难。”

    碧藕道人看着司徒朗,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