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定然不是圣人西游,按照记载,老冉出关之时,紫气足足有万里之长,浩荡好似长江黄河。

    就算记载有所夸张,那么老冉出关时的紫气也得有千里,百里之长。

    而眼前的这一段紫气只有短短的数里。

    虽然也好似江河,但是却和记载中大相径庭。

    这段紫气的主人定然不是圣人,也不是宗门的天仙大能。

    而且紫气中还夹杂着炽热的龙气,定然是朝廷中人,看其位格,不是郡王就是亲王,甚至还在之上。

    空中的巨龙也仿佛感觉到了司徒刑的窥视,冷漠的龙目陡然俯视。司徒刑心中不由暗暗的一惊,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国家神器,岂容外人窥视。

    以术法窥视神器,必遭龙气反噬。

    司徒刑用望气之法,虽然不是宗门术法,但是已然犯了忌讳。

    嗷!

    司徒刑只听到一声愤怒的龙吟。就感觉心脏好似被大锤敲击一般,说不出的难受,就连周身的气血都有些涣散。

    因为剧烈的疼痛的缘故,他的身体瞬间缩成一团,好似一只被煮熟的大虾。眼睛之中更是有一种火辣辣的炽热。

    “好强的反噬!”

    “龙气的位格还在亲王之上,否则不会如此的炽烈。”

    司徒刑趁着别人不注意,用手指偷偷的揩去眼角鲜血,闭目好打一会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已经微微发红,心中难免有些惊惧。

    这股龙气的反噬实在是太强大了。

    人王!

    只有气吞八荒镇压乾坤,总理山河的人王,才会有如此的霸道猛烈的气运。

    否则司徒刑有功名在身,又有大量的人望。

    窥探龙气纵然会有反噬,但是也不至于此。

    只有人王的气运,才能让他眼睛破裂出血。

    这股龙气异常的炽热刚健,还蕴含着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仿佛整个天下都在他一掌之间,众生的生死予夺不过是他一念之间。

    司徒刑见过成郡王的令牌,也看过气运所化的白蛟。

    但是成郡王令牌上的白蛟之气固然霸道,但是和这道龙气比起来,还是要逊色不少。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只有人王的龙气才会如此的霸道,只有人王的龙气才会有如此的气势。

    人王乃是千金之子,万乘之尊,坐不垂堂,自然不可能轻离中枢。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人册封他为镇国的圣旨到了。

    “快开中门,摆设香案,净水泼地。大家和我出去一同恭迎圣旨。”

    司徒刑脸上顿时流露出大喜之色,大声喊道。

    “圣旨到了。”

    “圣旨到了!”

    “圣旨到哪里了?”

    周围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司徒刑,更有人探出脑袋,试图看到护送圣旨的队伍。但是,显然他们要失望了。

    因为大街上人来注定人往,人头涌动,但是根本没有身穿黄衣的禁军。

    “司徒镇国欢喜的有些过了!”

    没有见到禁军的影子,众人只以为司徒刑出现了幻觉,有人小声说道。

    “快去喊郎中,喜大伤心。”

    “城西的刘秀才就是因为太过高兴,发了癔症。”

    其他的人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司徒刑,生恐喜大伤心,癔症发作伤人。离司徒刑比较近的,都下意识的后退,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司徒刑可顾不得这些,急忙跑下楼梯,让店家送来热水,关上房门开始净身更衣。他虽然不是女子,不需要梳洗打扮,但还是需要注意仪表。毕竟见圣旨如见君,君前失仪可是大罪。

    就在司徒刑梳洗的时候,店家按照他的吩咐开始忙活,净水洒地,摆好香案,更点上清香。

    众人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不无幸灾乐祸的想到。

    司徒镇国因为太过高兴得了失心疯,以后就会恢复神智,清醒过来。定然会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甚至有可能今日之事会成为他一生的耻辱。

    除了几个年长的儒生一脸的唏嘘,其他的儒生嘴角则是升起一丝淡淡的讥讽和兴奋。

    仿佛是压在他们头顶的一座高山轰然倒塌。心中有说不出的轻松。

    “司徒镇国真是高兴大了,竟然得了失心疯!”

    “谁说不是。。。”

    “少年成名,不知收敛。”

    “谁说不是,少年成年可都未必是好事,诗雄王勃的例子近在眼前。”

    “可惜了。。。”

    “天才陨落。”

    “天才陨落!”

    司徒刑在楼上看着楼下的众生相,心中不由暗暗的感叹,这就是人心。

    这就是人性!

    故而荀子认为人性本恶。

    “性者,本始材朴也;伪者,文理隆盛也无性则伪之无所加,无伪则性不能自美。性伪合,然后成圣人之名,一天下之功于是就也。”

    荀子明确把人性限定为人的自然属性:“饥而欲食,寒而欲暖,劳而欲息,好利而恶害,是人之所生而有也,是无待而然者也,是禹、桀之所同也。”

    而把仁义礼智信归结为“伪”,是人的社会属性。

    性,是天赋的、与生俱来的原始质朴的自然属性,是不待后天学习而成的自然本能。与“性”相对的是“伪”。“伪”是人为、后天加工的意思。比如,仁义礼智信就是“伪”,是人为教化的结果。

    法家在荀子人性本恶的基础上提出了“轻罪重罚”,“以刑法束缚人心”的观点,经过商鞅,韩非子,李锂等先辈的探索,才有了今日之法家。

    “真是人生百态。”

    司徒刑看着下面表情各异的人们,心中不无感慨的想道。

    “声名固然能养人望,但是也能招来众人妒忌。”

    “只有才高破诸煞,才能真正的劈开一条道路,打破命运的束缚。”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或者明着或者暗着贬低司徒刑之时,一匹骏马陡然从东方而来。上面跨坐着一个身穿黄衣,体型雄壮的武士。

    只见他边跑边喊:

    “圣旨到!”

    “圣旨到!”

    “众人避,恭迎圣旨!”

    “圣旨到!”

    “众人避,恭迎圣旨!”

    那武士的好似有某种魔力,刚才还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街道瞬间向两旁分开,露出一个供骑士通行的道路。

    等骑士狂奔而去之后,不论男女老少都有序的跪倒在道路两旁,以头触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