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石崇坚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急忙从怀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通体由紫金铸成,隐隐有漫天星斗图案的金斗。

    只见金斗里面有一颗颗发着白光的星斗,好似按照某种规律在绕着中央的紫微星不停的旋转。

    一丝丝白痕在虚空中交织,形成了一个个复杂深奥的轨迹。

    就在他注目的瞬间,一颗白色的星斗陡然脱离预定的运行轨迹,化作一道流星冲破重重阻碍,消失在无尽的虚空当中。

    “文曲星!”

    “文曲星也脱离了紫微星的束缚,提前出世了。”

    石崇坚看着消失在虚空的星斗,一脸的震惊。下意识的用紫微斗数进行推算,但是任凭他怎么推算,最后的结果都是未知。

    仿佛这个人是天生地养,或者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天机反噬!”

    “定然是天机反噬!”

    “否则怎么可能有如此怪异的感觉。”

    “自从贪狼逃逸之后,紫薇金斗文曲星再次逃逸。究竟是怎么事?”

    石崇坚面色古怪,眼睛中有着狐疑之色。

    “加快速度!”

    “今日天黑之前,一定要抵达知北县。”

    石崇坚思虑了一会,突然高声喊道。

    “先生,此地离知北县尚有百里。而且山高林密,道路难行。。。”

    一身黑甲,身材魁梧,脸上带着风尘之色的队正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有些为难的说道。

    “今夜必须抵达知北县,否则定然会误了公子的大事。”

    石崇坚瞄了一眼因为长期跋涉,全身挂满尘土,脸上更是挂满疲惫之色的甲士,心中不由的一揪,但是想到逃逸的天星,还有即将迎来的大变,他的心顿时变得冷酷起来。

    “加速!”

    “加速!”

    “其疾如风!”

    队正得到命令,脸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将手中长枪高举,声音洪亮的喊道。一道肉眼可见的光膜笼罩在士卒的身上,他们本来有些疲惫的身躯,竟然感觉有一种新的力量陡然涌入。他们的脚下更是有一种脚底生风的感觉,行军的速度瞬间提升不少。

    看的石崇坚不由暗暗的点头,黑石军不愧是军中精锐,以一敌十的强军,就连区区一个队正都能运用兵家的力量。

    怪不得北郡军中有传言,黑石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是第三日,王婆早早的就把房契还有买卖契约给司徒刑送了过来。

    司徒刑对她也满意,赏了二两银子,乐的王婆嘴巴都咧到了耳根后,不停的感谢。

    “府邸显得破旧,杂乱,你再找人给我打扫修缮出来。还有添置一些家具,银子少不了你的。”

    司徒刑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

    “镇国敬请放心,一切都包在老妇身上。”

    王婆听说还有银子可拿,眼睛不由的一亮,满脸带着谄媚的笑容,就连脸上的皱纹都变得舒展了不少。

    司徒刑一个人端坐在雅座之上,点了几样小菜,要了一壶美酒,一个人自酌自饮说不出的自在。

    雕花的木窗户洞开,一丝丝柳梢好似绿色的丝绦,在微风不停的摇摆,几只黄鹂站在柳枝之上,不停的鸣叫。

    司徒刑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由的诗兴大发,有些呢喃的吟道: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一道文气陡然腾空而起。

    一寸!

    两寸!

    三寸!

    在酒楼上的人眼睛不由的收缩,嘴巴大张,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半阙已经有了三寸文气。

    他还能再写出一首镇国诗不成?

    就算不是镇国,想来也能鸣州吧?

    “司徒镇国!”

    “司徒镇国!”

    “司徒镇国!”

    儒生们紧紧的攥着拳头,脸色陡然变得赤红,更有甚者已经高声呼喊起来。

    “此诗上半阙写的是外面的景色。不知下半阙会有如何的转折?”

    “上半阙是写实,下半阙定然是点睛之笔。”

    几个文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仿佛生恐发出声响,惊扰到司徒刑创作一般。

    其他人也是伸长了脖子,望眼欲穿的看着司徒刑,希望他尽快做出下半阙。

    不过司徒刑一点也没有这种自觉,眼睛迷离,有些慵懒的坐在窗户边,享受着微风袭来,一脸的惬意。

    丝毫没有继续吟诗的打算。

    “这!”

    “戛然而止!”

    众人的心不由的一颤,脸上表情更是诡异,看起来好似便秘一般。心中更好似有猫爪再不停的挠,说不出的难受。

    百爪挠心!

    七上八下!

    魂不守舍!

    悲喜交加!

    在场的众人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着实体验了一把古人造词的精准。

    “司徒镇国,下半阙啊!”

    一个年老的儒生见司徒刑根本没有继续吟唱的意思,硬着头皮上前问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吾还没有想到下半阙,以后有机缘再补之。”

    司徒刑看着脸色怪异的众人,饮了一口水酒,有些敷衍的说道。

    众人只感觉心中一突,无由来的升起一丝无名之火。

    司徒刑的言语没有任何问题,主要是他的表情实在是太气人了。

    就算瞎子也能看出来,他心中已经有了腹稿,只是不愿意宣之于口罢了。

    什么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统统都是借口。

    老儒生被气的胡须哆嗦,眼睛泛白,如果不是后面的人及时发现,还真有可能昏死过去。

    “果然。。。”

    司徒半阙还是司徒半阙。

    以前知北县人对司徒刑又爱又恨,但是从今日起,整个北郡的人都会对他又爱又恨。

    突然司徒刑的眼睛陡然收缩,因为一道紫气好似江河一般宽广,足足有数里长,浩浩荡荡的从东方而来,就连天空被染成了紫色,紫气之中更有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说不出的威严雄武。

    “紫气东来!”

    司徒刑下意识的站起身,将头颅探出窗户,眼睛迷离的看着远方。

    在先秦时代,道家圣人李耳西出函谷关,当时的把守的关令尹喜是个善观天象的人,他看见一团紫气从东方飘来,认为必有圣人来到,赶忙迎接。

    只见一位老人骑着青牛徐徐走来,这就是道家圣人老冉。

    “究竟是何人?”

    “难道是成郡王?”

    司徒刑看着绵延数里,贵不可言的紫气,眼睛中顿时流露震惊狐疑之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