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牛兄,这个小院虽然有几分败落,但是只要精心收拾一下,还是极好的。”

    “而且这个地方远离闹市,最是幽静。”

    “最主要是此地曾经出过举人,也许我们能够获得一丝文运也说不定。”

    带头的儒生显然已经来过多次,对宅院的格局也是了如指掌,笑着为后面的儒生介绍房屋构造。

    司徒刑的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王婆。

    王婆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有些不满的看着正在讪讪笑着高雅致。

    显然这个高雅致和自己耍了滑头,言语不实。

    “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王婆狠狠的瞪了高雅致一眼,扭着有些臃肿的腰肢,走到几个儒生近前,劈头盖脸的问道。

    “我等是过来租房的。”

    “已经和高先生谈好价钱。”

    领头的儒生被王婆逼问,眼神有些懵,一时没有搞清状况老实的答道。

    “你们是来租房的?”

    王婆见几人只是租住而不是购买,的眼睛不由的一亮,笑着说道。

    “不租了,不租了!”

    王婆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以?”

    “我已经和房主说好了,你怎么可以临时爽约。”

    那个生脸色不由的一变,有些愤怒的说道。

    “高先生,人无信则不立。”

    高雅致面色尴尬的站在那里,最后被挤兑的实在没有话说,就耍起了无赖,倒背着手走到厢房之中。再也不管外面的事情。

    “这个房子已经有了买主。”

    “你们在到别处看看。”

    王婆见高雅致当起了缩头乌龟,知道他已经妥协,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笑着说道。

    “这。。”

    儒生看着四周的优雅的环境,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有一种直觉,这个房子对他很重要,或者是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房子明明是我们先看上的。”

    王婆见儒生不想放弃,脸上的笑容顿时冷淡了不少,诘问道:

    “公子可曾交了定银?可曾和高雅致有什么文?”

    儒生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如实说道:

    “尚未,但是高先生的确答应了小生。”

    “既无定银,也无文,怎么可能算是预定呢?”

    王婆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这。。。”

    那个儒生显然不善于言辞,顿时被王婆挤兑的无话可说,他身后的几个儒生也在不停的拉着他的袖口。希望他不要冲动。

    “王兄,这个宅院既然已经有了主人,我们在换一个地方温习就是。”

    后面的儒生小声劝导。

    那个儒生被说的有些心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院子里有一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如果错过,他会悔恨终生。

    “你口口声声说宅院有了新的主人,可曾交付定金,可曾签订文?”

    儒生突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挺直腰板,直视王婆的眼睛,大声的喝问道。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王婆也没有想到生竟然会用她自己的话来反驳,面色不由的一僵,竟然一时间不知如何答。

    “既然没交定银,也没有签订文,怎么就能说院落已经有主了呢。”

    儒生见王婆哑口无言,好似战胜凯旋的将军,气势轩昂的说道。

    “那你想如何?”

    “买下这座院落?”

    王婆的气势被儒生压制,但是多年的牙行经历让她瞬间扳了来。

    “这个。。。这个晚生没有这么多的银两。”

    儒生的脸色不由的一僵,有些泄气的说道。

    “既然没有这么多的银两,那你还有什么道理阻拦?”

    王婆眼睛圆睁,有些怒声吼道。

    儒生脸色有些难看,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身后带几个儒生。那几个儒生无奈的耸了耸肩,都做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王兄,既然这个院子已经有人盘下,我们何不成人之美。”

    “君子当成人之美!”

    儒生们拉着王生的衣袖,低声劝道。

    “这一个,我等只是在此地赞助,根本没有必要置办房产。”

    被称作王兄的儒生也知道自己几人手头都不富裕,更没有余钱购买宅院。而且他们说的也对,自己只是在北郡参加会试,完全没有必要购买房产。

    但是一想到那种冲动,他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舍。

    最后终究是理性战胜了感性,他强忍着心中的不舍,重重的叹息一声,仿佛有什么了不得的机缘瞬间离他而去,看起来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

    “王兄真是爱杀了这个院落,这才会如此失态。”

    其他儒生见王生放弃了购买的念头,心中不由暗暗的长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的说道。

    “理解!”

    “理解!”

    司徒刑见大局已定,而且王婆做了恶人,也没有必要落井下石,笑着点头说道。

    “我们都是赶考的儒生,如果中举,咱们都是同年,应该多亲近才是。”

    “这是自然!”

    “这是自然!”

    那两个儒生没有想到司徒刑如此的豁达,不仅没有因为王生的无理取闹而生气,而且还非常的通情达理。心中不由的感觉亲近几分,也是一脸微笑的说道。

    王生好似丢了魂魄一般,木然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了平日的谦卑有礼,看到其他儒生心中暗暗的鄙夷。对他的印象也变差不少。

    几人寒暄一阵之后,互相换了名帖。儒生们这才离去。

    看着王生脸上那怅然所失的神色,司徒刑知道,自己这次夺了别人的机缘。但是他心中并没有什么愧疚。

    宝物本无主,唯有德者居之。

    今日自己能见到这个宝物,那就是缘。

    今日自己手头宽裕,能够盘下这个院子,那就是分。

    不论王生因为什么原因,能够感知到宝物的存在,但是最后和宝物失之交臂,只能说他和这件宝物是有缘但是无分。

    既然如此,司徒刑心中为什么要有愧疚呢?

    高雅致听外面没了动静,也腆着脸从屋内走了出来。

    司徒刑也不再绕弯子,直接从怀里掏出银票,当场就将这个院落买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