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辆青布马车穿梭在北郡的大街小巷,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外面。试图找一丝熟悉的感觉。

    但是物是人非,十多年的时间,很多人,很多事情都改变。

    偶尔看到几栋熟悉的老房子,但是他再也找不当年的感觉了。

    “镇国,牙行到了!”

    小厮看着牙行的招牌,善意的提醒道。

    “恩!”

    司徒刑眼睛重新恢复清明,王婆早就看到了司徒刑的马车,已经满脸堆笑的站在牙行门口,说不出的恭敬。

    “司徒镇国!”

    “我说今天怎么喜鹊叫喳喳,原来是镇国大人到了。”

    司徒刑看了一眼王婆,礼节性的点头,这才在小厮的陪同下走进了牙行。

    因为知道司徒刑会来牙行,王婆早就将地契,图纸等准备妥当。

    地契,图纸,整整一大摞。有的地方还被做了简单的标注,看的司徒刑暗暗点头,官牙就是水准高,不是私牙能够相提并论的。

    “镇国大人,您是要看红契还是白契?”

    王婆满脸堆笑,有些试探的问道。

    “自然是红契!”

    司徒刑横了王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红契,白契是一种行话。

    红契就是有官府大印,在官府公正下进行的买卖,受到法律保护,但是却要给官府交税。而白契则是私下交易,寻找几个中间人做个公正。

    交易费用要比红契低,但是却不受律法保护。

    司徒刑本身就是法家,自然不会做那种知法犯法之事,而且这一点费用对他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好嘞!”

    “妇人也老糊涂了,司徒镇国大人怎么会要白契呢!”

    听说司徒刑要红契,王婆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真挚,有些自嘲的笑笑,有些自来熟的随手将手里的瓜子等小零食塞给司徒刑。

    司徒刑也不以为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子上的图纸。

    那王婆也识趣,没有在司徒刑耳边呱噪。

    司徒刑眼神幽幽,脑子不停的思索。

    不得不说,官牙的效率还是很高。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就替司徒刑找了不少合适的地方。

    司徒刑轻轻的翻着图纸,时不时停下流露出思索的模样。

    大约过了半刻钟,司徒刑的手才停下,他的目光留在一张有些发黄,显然有些年头的地契上。

    城东宽厚里甲子号两进宅院,宅主高某某。

    “这个院子。。。”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镇国,您真是好眼光,这个两进院子,以前的主人也是一个读人,考上举人以后到他方做官,现在是他的后人在打理,最是吉利,有好几个儒生盯着呢!”

    王婆指着其中一个两进院子的图纸,笑着说道。

    “那好,一会就去看看这个房子。”

    司徒刑见王婆说话之时,眼神有些躲闪,就知道她没有全讲实话,但是牙行贸易多是如此,七分真,三分假,真真假假。

    司徒刑也不去苛求,只要整体符合自己的要求就好。

    “好咧!”

    王婆兴奋的喊道,主动招呼小厮牵过马车,虚引司徒刑上车之后。马蹄踏在青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车轱辘不停的旋转,车轴和车毂之间摩擦,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这种声音虽然嘈杂,但是并不让人感到烦躁。

    司徒刑闭着眼睛,听着车轮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在他有几分昏昏欲睡的时候。马车慢慢的停住。

    一座青瓦的小院呈现在他的眼前,也许是因为岁月的侵蚀,也许是因为修缮不利,这座小院看起来有几分落败。

    就连两扇大门都有些掉漆爆皮,露出里面原木的纹路,看起来好似得了白斑病一般,说不出的难看。

    要知道门面可是大事,因为大门可是一个家庭的脸面。

    但凡有点经济条件的家庭,都不会让自己的大门如此。

    不过在大门之上,挂着一个匾额,进士及第!

    说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中过举人的读人居住。

    王婆看着杂草丛生,还有掉了油漆的大门,有些讪讪的笑着,显然她以前是来过此地的,前面和司徒刑介绍的时候,添加了不少的水分。

    司徒刑嗤然一笑,没有讲什么,示意王婆上前叫门。

    过了不大一会,只见大门从里面被打来,一个浑身衣服挂着补丁,脸上带着病痨之色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见王婆和司徒刑,他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喜色。

    “高雅致,这位是司徒镇国,休要放肆!”

    见司徒刑进入宅院,中年人就要跟上,王婆急忙在后面小声警告道。

    “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收起你的鬼心眼,这位老爷你可招惹不起。”

    高雅致的脸色不由的一僵,有些尴尬的笑着。

    司徒刑没有管后面两人的小动作,眼睛打量着整个院落。青石堆砌,房顶用的是青瓦,还有几株绿竹,显得格外的清幽。

    但是显然已经荒芜多时,院子里随处可见一人高的杂草,还有一些破烂物品到处堆放。

    司徒刑仔细观察之后,也不得不承认。

    院子虽然有些荒芜,很多地方都长了野草,而且屋顶的青瓦也缺了不少。

    但是整体建筑还是保存比较完整,房屋里面的木梁风化的也不是很严重。只要简单修缮打扫,再添置一些家具。就能马上入住。

    突然,他的眼睛不由的一凝,因为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竟然发现了一丝璀璨的宝光。

    这个毫不起眼的宅院地基里竟然埋藏的有宝物!

    司徒刑的脸色顿时变得鲜活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声张,又装模作样的观察了半晌,并且指出宅院的好几处问题。

    甚至有的问题根本不符合常理,在常人看来甚至会认为有些挑剔和苛刻。

    高雅致有些不忿的扭着头,如果不是手头紧,急要出售这个宅院,他真想将司徒刑轰出去。

    但是王婆眼睛微眯,一脸笑容的跟着司徒刑,不时上前搭话,没有因为司徒刑的挑剔露出一点不耐烦。

    反而时不时发出附和之声。

    好似,司徒刑的所有责问都是合情合理的。她的眼睛微眯,一脸的喜色,根据她的经验,司徒刑一定会购买这座宅院。

    现在的挑剔只是为了一会交割的时候,压一下价格。

    就在两人即将谈论价格的档口,小院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几个穿着青衫,头戴儒生帽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司徒刑和王婆的脸上都流露惊讶之色,看似老实人的高雅致的眼睛中却流露一丝和他性格不符合的狡黠。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