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190司徒镇国

    不过他们的心神也从幻境中摆脱,眼神重新恢复了清明。

    “好一个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遍长安花。”

    “短短几个字,道尽高中后的喜悦!”

    不知何时,一个面目隐藏在青雾当中的人站立在空中,有些感慨的说道。

    众人眼睛看着空中,眼睛不由的收缩。

    只见那人周身三六十五个诀窍,窍窍打通,每个诀窍中更有光芒射出,凝聚成道德文章,凝聚成一个个文字,化作一篇篇文章,高空中更有法螺吹响,法鼓捶响。

    这是天地给他的礼遇和赞叹,仿佛他就是天地的宠儿,纪元的主角。在这一刻,就连文院那亘古长存的光芒都被他所遮盖。

    “亚圣!”

    “他身上射出的豪光,都是他对文章经义的理解,只要在前进一步,他就能凝聚圣位。”

    “与天地不朽,万古长存!”

    浩然,广阔无垠,光明正大,好似山峦一般的气势压下,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其他人都忍不住跪倒在地。

    亚圣!

    虽然不是圣人,但是也有了圣人之威。

    众人低着头,有些嫉妒的看着司徒刑,诗作能够被一个亚圣称赞。

    这是多么大的殊荣。

    今天的这件事必定会被永记史册,司徒刑的名字也会随着这首诗万世永存。

    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这个人为什么不是我。

    众人看着一脸淡然的司徒刑,心中不停的呐喊,恨不得以身相替。

    仿佛为了印证众人的猜测,司徒刑那诗筏上已经停止不动的文气再次发生井喷!

    六寸!

    文气突破六寸,颜色已经从纯白变成了金黄,一道光柱直冲云霄,就连天空都好似被捅了一个窟窿。

    一丝丝好似涟漪,又好似波纹的金光以光柱为圆心向四周扩散。

    文庙钟的文钟一个接着一个敲响,整个北郡都被钟声所笼罩,但是这远远还没有结束。波纹传播的距离越来越远,钟声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出郡诗!

    出州诗!

    两州诗!

    三洲诗!

    四州诗!

    。。。

    九州诗!

    十州诗!

    大乾九十九个州,亿兆生灵,国土整整有前世华夏十个大小,司徒刑的诗词竟然影响到了其中的十个!

    接近十分之一,这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

    就连站立在上空的亚圣眼睛不由的一凝,有些惊讶的瞟了司徒刑一眼。

    他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的登科后竟然能够突破五寸的关卡,成为六寸镇国诗。

    虽然现在只有十个州文钟响起,但是随着文以载道的刊发。已经其中蕴含的故事,定然能瞬时风靡国内。

    镇国,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从这以后,大家就要称呼司徒刑为司徒镇国了!

    朝廷也会颁发圣喻,对他进行嘉奖。镇国之名,虽然不是官职,但是却能给他带来大量的人望。

    而且有了这个镇国之名,只要不是谋反忤逆重罪,都会从轻处理。

    “司徒镇国!”

    “司徒镇国!”

    “司徒镇国!”

    也不知是谁先开始,众人整齐的大声高喊司徒镇国之名。司徒刑头顶的气运也好似水煎油烹一般,又好似正在生长的芝麻,瞬间的节节拔高。

    气运中的锦鲤,更是欢快的不停跳跃着,头顶竟然隐隐有一个独角。

    看起来十分的神异。

    “好诗!”

    立在空中的亚圣目光落在司徒刑身前的诗筏上,因为文气倒灌的关系,普通纸张的诗筏已经好似玉石一般晶莹透亮。

    一个个文字好像活了一般在诗筏上游走,最后凝聚成一个个图案和人物。

    里面有一个和司徒刑有几分相似的青年状元,身披红袍,头戴冠帽,正在宫前折桂,跨马游街。

    仿佛是感受到了亚圣的目光,那个身着红袍的状元竟然从纸张中站立而起,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好似吹气球一般越来越大。

    最后竟然好似真人一般,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太过轻薄虚幻,众人恐怕会真的是以为是司徒刑当面。

    那个形似司徒刑,身着红袍的状元郎,对着空中的亚圣行了一礼,又对着司徒刑行了一礼。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竟然从诗筏中牵出一匹披红挂彩的高头大马,骑在马上,手掌轻轻的拍打马屁股,在锣鼓唢呐声中。骑着高头大马,喜气洋洋的状元郎竟然凌空飞起。

    就在众人不知所以然的时候,空中陡然出现一个门户。

    门户的后面出现一个完全由籍组成的世界。

    界!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收缩,他想到了心魔给他讲述的故事。

    界竟然真的存在。

    司徒刑眼睛大睁,想要看的清楚一些。

    在界之中,有一座用籍堆砌,开廓广大的城池,在城池的正中央不是王宫,也不是衙门,而是一座用籍堆砌的学堂。

    在学堂正门悬挂着一个古朴的牌匾,上四个大字:大义院!

    一个穿着青衣,面貌和常人迥异的耄耋老人正站在讲堂之上,捧着戒尺,大声的朗诵一篇篇先贤的著作。

    巨大的声音好似雷鸣一般,一个个文字凝聚成一篇篇道德文章。

    “大义经王!”

    “这个老者定然是孔圣人晚年所著的大义经王。”

    司徒刑虽然没有见过孔圣,但是在古籍中曾经看到过关于他相貌的记载。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

    用白话文解释就是,他的前额像尧,他的脖子像皋陶,他的肩部像子产,不过自腰部以下和大禹差三寸。

    司徒刑也没有见过尧帝,也没有见过皋陶,更没有见过子产和大禹。

    但是从这些描述中,不难看出,孔子生来和常人不同。外貌有着很大的区别,而这个老人的外形也是如此。

    又居住在界的核心位置。

    定然是孔子晚年所著大义经王。

    大义经王也好似发现了众人的窥视,低垂着的头颅抬起,众人也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眼睛。里面仿佛有着无数的文字在翻滚,又好似有着无穷的智慧。

    当他看到骑着骏马,身穿红袍的状元郎的时候,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真挚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