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八斗!”

    “原来他就是司徒八斗!”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气度果然非凡。”

    众人大惊,更有人当场朗读司徒刑的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脍炙人口!”

    “脍炙人口!”

    “真是脍炙人口。”

    听着抑扬顿挫的朗读声,众人感觉自己的内心都变得透亮起来。

    “此文必定千古流芳,司徒先生也必定名垂千古。”

    杨有才身上的儒服已经浆洗的有些发白,但是他一脸真挚的看着司徒刑,由衷的赞。

    “过奖了!”

    “各位实在是过奖了!”

    司徒刑满脸堆笑,拱手向四周表示感谢。

    “司徒先生必定榜上有名,这是我北郡的幸事。各位年兄,我们共同敬司徒兄一杯水酒,我辈当旗开得胜,跨马游街。”

    一个口才比较好的儒生陡然站起,举着酒樽,大声喝道。

    “好!”

    “好!”

    “好一个旗开得胜,跨马游街!”

    “为了此句,当痛饮!”

    其他儒生脸色陡然变得潮红,一脸激动的大声吼道。

    “干!”

    “干!”

    司徒刑看众人兴头正浓,也不愿意做那恶人,端起酒杯笑着说道。

    “干!”

    众人觥筹交错,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都是读种子,自然有共同话题。

    不时有人拿着自己的诗作请司徒刑指正。或者是公开朗诵。

    现场不时有文气升腾,但是可惜大多是三寸,少有四寸文气的,更别说五寸鸣州诗。

    “可惜!”

    “如果此次聚会有五寸鸣州诗。文以载道,我等必定被载入县志。”

    “这是何等荣幸!”

    一个秀才看着满天的文气,眼神幽幽,有些遗憾的说道。其他人也心有戚戚然,谁不想名垂青史?

    哪怕是地方志记载也行啊。

    某年某月某日,秀才某某和某某等人在某地聚会,诗兴大发,隧作鸣州。

    “呜呼!”

    “呜呼!”

    “呜呼!”

    其他的儒生也都是一脸的遗憾,有些灰心的摇着头。

    呜呼就是可惜的意思。

    “司徒先生大才,可否为今日之事赋诗一首。我等洗耳恭听!”

    司徒刑刚喝完酒樽中的水酒,就听有人朗声说道。

    “来一首!”

    “来一首!”

    “司徒先生厚积薄发,定然能一鸣惊人!”

    其他人这才意识到,至始至终司徒刑都没有吟诗,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众人,或者是低头自酌自饮。青衫飘飘,说不出的清爽飘逸,没有一丝人世的污浊,好似出世之人。

    “对!”

    “司徒先生来一首!”

    司徒刑见众情难却,沉吟半晌,旁边的小二非常有眼力劲的将他酒樽中的美酒添满。细长的狼毫笔被沾满墨水,洁白的纸张平摊在桌面之上,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司徒刑也不怯场,将手中的酒樽一饮而尽,说不出的洒脱,接过小二手中的狼毫笔,顿时笔走龙蛇。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一丝丝文气升腾起来,一寸,两寸,三寸!

    每一儒生都睁大眼睛,生恐错过一丝一毫。有人更是激动的死死握着自己的拳头,不停的大声加油。

    “加油!”

    “加油!”

    他们恨不得以身相替,不停的挥舞着拳头。

    “半阙就已经有三寸文气,后半阙岂不是要突破六寸?”

    众人看着仿佛烙印在纸面上,横平竖直,法度森严的字体,眼中都流露出震惊欣喜之色。

    司徒刑写完半阙之后,轻轻的起身,眼神幽幽,好似在沉吟,又好似在欣赏。

    几个来自知北县的儒生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司徒刑有一个恶趣,那就是写诗只写半阙。

    因此在知北县,还有一个司徒半阙的雅号。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会只写半阙诗词吧?”

    这几个生心中暗暗的打鼓,有些难以置信的想到。

    好在这一次司徒刑并没有只写半阙,而是沉吟之后,继续俯身写到: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轰!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诗筏上顿时涌出一股滔天文气。文气的高度也从三寸被推到了四寸,直到五寸才堪堪停住。

    但是众人知道,只需要有人诵读,司徒刑的科举后突破六寸只是时间问题。

    轰!

    轰!

    轰!

    悬挂在贡院之中的文钟陡然自响了五声。正在聊天,觥筹交错的人陡然停住,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和难掩的喜色。

    就连正在睡觉的人也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披着衣服涌上街头,一脸的兴奋和喜色。

    贡院中被祭祀的孔子圣象,还有七十二贤人的圣象陡然射出白光,空中的文气聚集,遮天蔽日,看起来好似一朵朵洁白的云彩,又好似一大片软软的棉花糖。本来有些昏沉的天空陡然被照射的好似白日一般。

    几只家犬有些诧异迷糊的看着空中,他们不知道刚才还是黑夜,怎么突然间就天明了。

    北郡的公鸡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空中,不知道是否应该打鸣。

    一个个足有斗大的文字悬挂在空中,正是司徒刑刚才乘兴所的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遍长安花。

    空中仿佛有一个异常宏大的声音在不停的读诵这首诗词,不论是北郡,还是北郡下属的县,都能耳闻。

    而且还有股股春风,让两岸的柳枝变得更加的翠绿,让花草变得更加的鲜艳。

    众人仿佛看到自己身穿红袍,头戴状元帽,跨在高头大马之上在长安街上游行,铜锣开道,鞭炮齐鸣。

    好不威风!

    “中状元了!”

    “儿子终于高中了。”

    “十年寒窗苦。。。只为今朝!”

    司徒刑眼神幽幽,仿佛沉浸在幻境之中,其他人更是不堪。有几个白发苍苍的童生更是留下浊泪,一脸激动的跪倒在地,不停的叩首,告慰已经故去的先人。

    。。。

    “哎!”

    空中陡然传来一声叹息,众人的心不由的一突,好似被人紧紧的攥住,说不出的疼痛难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