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诺!”

    “诺!”

    “诺!”

    众人看着那块象征郡王威严的令牌,无不低头。

    “成郡王府在此议事,尔等还不退下。”

    看着以往高高在上的儒生,在权利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胡管事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脸上更是挂上了一丝得色。

    “这。。”

    每一个儒生的脸上都流露出难看之色,胡管事的意思非常明确,让儒生们都离开大厅。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看着颐气指使的胡管事,不少儒生的眼睛里流露出愤怒迟疑之色。

    “哼!”

    胡管事也看出了众人眼睛里的迟疑,冷哼一声,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尔等难道还想抗令不成?”

    “你。。。”

    众人看着胡管事手中的令牌,眼睛里都流露出迟疑害怕之色。有胆小的,已经开始后移,生恐招惹麻烦。

    司徒刑眼神迷离,只见盘踞在令牌上的白色蛟龙睁开紧闭的双眼,怒声的吼道。众人的头顶的气运,仿佛被狠狠的砸了一拳,被陡然压低。

    就连司徒刑头顶的锦鲤的头也重重的低下,时不时发出哀鸣之音。

    头顶气运被镇压,儒生们只感觉心头一沉。那胡管事手中的令牌仿佛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再也不敢和胡管事对峙,

    “如果有不退者,以窥探王府隐秘论处!”

    胡管事看着面有恐惧之色,游离之色的儒生,面色冰冷,声音肃杀的说道。

    “诺!”

    “诺!”

    “诺!”

    身体粗壮,满脸横肉的奴仆摩拳擦掌,眼睛里充满了戏虐。

    “真是岂有此理!”

    “斯文扫地!”

    “斯文扫地!”

    几个身穿华服,一看就是大家族出身的儒生豁然站起,面色赤红,情绪激动的指着胡管事骂道。

    “尔不过是一介奴仆,安敢如此欺吾?”

    “不过是一老狗,竟然敢欺辱我等天子门生。”

    胡管事也不生气,面色如常,但是眼睛里的寒色却愈重。

    “把这几位天子门生请出去!”

    “诺!”

    几个强壮的奴仆一拥而上,不顾儒生的挣扎,强行将他拖离,头上的文士冠被打落,头发蓬松,说不出的狼狈。

    “还有谁?”

    胡管事手持令牌,一只脚踏在凳子上,一脸倨傲,眼睛如刀的看着四周。见众多儒生眼睛都不敢和他对视,心中不由的得意。

    那几个体型肥胖的商人看着儒生畏惧的样子,不由的嗤笑,脸上升起淡淡的不屑。

    剩下的儒生眼睛中都流露出兔死狐悲,但是更多的却是畏惧之色。

    司徒刑头顶气运被压制,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躬身,但是他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屈辱。

    法家的神通被龙气束缚,根本没有办法施展。

    就连文胆中的文气,也是被压缩成了一团。

    这就是龙气的霸道!

    也就是因为司徒刑等人不是儒家就法家,和龙气关系紧密。

    如果是面对的是宗门之人,胡管事只要获得一封令谕,单单凭借这枚令牌上的龙气,就能破开宗门的阴世福地,绝了道人的根基。

    这也是宗门之人对大乾又惊又怕的原因。

    已经离开客栈的老道士,面色恐惧古怪的看着连升客栈。

    “师叔,怎么了?”

    一个小道童有些好奇的问道。

    “龙气炽烈,白蛟萦绕,客栈之中有贵人驾临!”

    老道士没有管道童的疑惑,看着空中隐隐出现的白色四爪蛟龙,有些喃喃的说道。

    突然,那蛟龙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窥视,冰冷的龙目陡然怒睁。

    老道士只感觉心头被重锤敲击一般,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炽热的鲜血再也压抑不住喷射出来。

    “师叔,你怎么了?”

    看着突然吐血的老道士,小道童面露恐惧之色。

    “龙气反噬!”

    “龙气反噬,国家神器,岂容窥探。老道不小心犯了忌讳,活该被反噬!”

    老道士面色苦涩的笑了笑,擦干嘴巴上的血渍,再也不敢窥探神器,不过心中却在翻滚。象征成郡王气运的白蛟已经凝聚四爪,鳞角俱全,而且最惊人的是,蛟龙的爪子下方竟然有一团青云。

    古人常说,青云直上!

    就是这个意思!

    成郡王已经位高权重,如果再提升一步,那就是真龙。

    “大势已成,怪不得宗门要辅佐成郡王。”

    “有这等从龙之功,宗门必定得到敕封。凭借龙气的垂青,祖师必定能够再进一步,由地仙转为天仙。”

    老道士眼神幽幽,将这些关系梳理清楚之后,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放松的神色。

    司徒刑也在窥探神器。并且也遭受了气运的反噬,好在他是法家弟子,和龙气关系紧闭,这种反噬来的小的多。

    司徒刑闷哼一声,急忙闭上眼睛。

    可就是这样,他的眼睛也感觉有火辣辣的疼痛。

    “真是霸道炽烈!”

    “帝王行的就是王霸之道,故而也最是霸道。”

    法家和儒家都是入世修行,法儒之争,其实也是王霸之争。

    儒家讲仁义,认为天子应该内圣外王,教化天下,福泽苍生。

    法家讲法术势,认为天子已经行霸道,以严刑峻法威慑天下。

    故而,帝王之道,又被人称为王霸之道。

    “刑不上大夫!”

    “刑不上大夫!”

    “刑不上大夫!”

    这句话好似一句魔咒,不停的萦绕在司徒刑的心田。

    斩仙飞刀仿佛被绳索捆绑住一般,直挺挺的悬空,任凭司徒刑如何调动,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你竟然敢矫令!”

    司徒刑看着面露得意之色的胡管事,大踏步走出,一脸肃穆,怒声喝道。

    刚才还面露得意,狐假虎威,不可一世的胡管事,面色不由的微变,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恐惧。

    矫令,就是假托命令的意思。

    矫令虽然没有矫旨那么严重,但是如果追究起来,必定要受到重罚。甚至有可能被斩杀。

    胡管事心中不由的一惊,眼中也有了几分退色。

    他手持郡王的腰牌,用来呵斥儒生。这件事虽然不大,也不至于被斩首。但是如果被有心人做了文章,传到郡王耳朵中。对他的声望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甚至有可能失去宠信。

    毕竟,上位者,最厌恶矫令者。

    “你这个儒生,胡说什么!”

    胡管事心中惴惴,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色厉内茬的斥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