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胡管事,这次多亏了您美言,我们才有这么多收益!”

    一个体型富态,喝的有些微醉的商人起身,一脸感激的说道。

    “这是郡王的恩典,如果要感谢,我们还是要感谢郡王。”

    那老者摸着胸口厚厚的银票,眼睛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笑着说道。

    “胡管事说的对,如果没有郡王,哪里有我们今日的富贵,我们都要感谢郡王。”

    其他人也都笑着起身,面色严肃的说道。

    “为了郡王的恩典,我们也得满饮此杯。”

    “对!”

    就在这时,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嘈杂之音。坐在中央的胡管事眉毛不由的轻轻一皱。

    一个身形富态的商人,见此起身推门而出,只见众人都仿佛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司徒刑四周,感觉有些丢失颜面。看着穿着浆洗的发白衣服的儒生,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嘲讽的说道。

    “一群穷酸!”

    “休要呱噪!”

    “扰到贵人,岂是尔等能够担当的?”

    几个临近的儒生不由的面色大变,脸上流露出恼怒之色。

    “哼!”

    那个商人也不惧怕,伸出自己的手掌,只见每一根粗壮的手指上都带着一枚硕大的宝石戒指,被灯光一照,好似猫眼一般,发出幽幽的蓝光。

    他身后体型粗壮,满脸横肉的奴仆上前一拥,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众人。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儒生,气势不由的一弱。

    看着没了气势的儒生,看到几个儒生的衣服因为多次浆洗,已经微微泛白,商人不由的冷哼一声,脸上挂着淡淡嘲讽的笑容。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知道这是什么吗?”

    “猫眼石,来自外域的宝石。”

    “别看只是这么一点,但是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你们读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吃糠咽菜,浆洗度日。”

    “你!”

    “贩夫走卒,猪狗之辈,竟然也敢看不起我等读人!”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我等乃是孔圣弟子,天子门生,你焉敢如此猖狂?”

    儒生们遭到羞辱,好似被踩了一把的猫,瞬间全身的毛发炸起,怒声骂道。更有甚者全身文气翻腾,手里已经捏着战诗。

    大有一言不和就开战的架势。

    司徒刑眼神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当他看到儒生手中的战诗时,眼睛陡然变得锐利起来。

    大乾世界的生可不是前世百无一用。

    他们掌握着文气战诗,论战力不下于武士!

    商人如此羞辱他们,他们岂能善罢甘休?

    那商人看着全身文气升腾,手中战诗泛着光芒的儒生,陡然出了一身冷汗,就连酒也醒了几分。

    儒生是读种子,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朝为田舍郎,暮为天子臣。

    所以,一般人不愿意招惹他们。

    这个商人刚才喝了点酒,又仗着背后有成郡王撑腰,这才敢如此放肆。

    现在就醒了大半,哪里还敢口出狂言?

    坐在包厢内的老者听着外面的动静,脸色不由的变得阴沉起来,陡然起身站立,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来到大堂。

    “成郡王府在这里议事,休要呱噪!”

    众人看着老者手中那块刻着四爪蛟龙纹,象征成郡王府威严的令牌,面色不由的大变。

    北郡是成郡王的封地,他虽然不能直接插手军政,但是影响力却很大。

    而且他是龙子龙孙,更贵为郡王。

    众人敢和商人翻脸,但是却不敢冒犯郡王府的威仪。

    毕竟,见令牌如见郡王。

    虽然不用行礼,但是冒犯威仪,可是重罪。

    司徒刑眼睛微眯,流露出迷离之色,只见他那个老者头顶气运成纯青,竟然不亚于一个县尊。

    怪不得世人常说,宰相门前七品官!

    成郡王论位格不及宰相,论权利更没有办法和宰相相提并论,但是他的下人受到他的垂青,气运也是雄厚。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下人都有这样的气运,和成郡王关系越密切的人,受到垂青的气运就会越足。

    这位老者在成郡王府定然不是普通人。否则气运不会如此的浓郁。

    而且,他手中的令牌上气运更是浓郁,隐隐有一头白色的蛟龙盘踞在令牌之上。司徒刑感觉他头顶的锦鲤竟然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心中竟然有一种想要臣服的欲望。

    司徒刑想要调动法家的力量,还有龙气进行抵抗,但是却如同石沉大海,不论是法书包网.bookbao2还是龙气都没有任何反应。

    司徒刑这一刻感觉自己好似离开了水面的鱼。

    又好似被剥夺了某种权限!

    “好强大的威势!”

    “仅仅是一面令牌,就让众人心生畏惧。”

    “而且自己的气运也被压制到极致,如果成郡王想要剥夺自己的气运,恐怕只要一语!”

    司徒刑眼睛不由自主的收缩,内心有些惊惧的想到。

    法不加于贵人!

    这个法不仅是道法,还有王法么?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是一个妄想?

    真正是刑不上大夫?

    这就是法家的弊端么?

    是不是就因为这个原因,法家才只能依附于人王。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人王才不担心法家做大!

    司徒刑眼神幽幽,瞬间想了很多。但是他心中却有着强烈的不甘心!

    这种不甘,不仅仅是他。

    每一位法家弟子,心中都有着不甘。

    正是因为这种不甘,商君才在原来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创立了一套全新的法理,可惜失之其秘,被秦穆公和百家联手斩杀。

    “不甘!”

    “不甘!”

    “心有不甘!”

    司徒刑看着态度倨傲,说不出嚣张的郡王府胡管事,还有那一面能够随意处置人生死的令牌,心中涌出强烈的不甘。

    受到他情绪的影响,司徒刑法理凝聚的飞刀不停的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斩出。

    但是有一股更强大的力量从空而降,仿佛是一只巨手死死的按住飞刀!

    司徒刑知道,这股力量是制度的力量,也是阶级的力量。

    刑不上大夫!

    这位管事虽然没有品阶,但是却手持郡王府令牌。某种程度他就代表了郡王府的威仪。

    郡王的品阶要比大夫高太多。

    司徒刑的飞刀自然斩不下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