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黄脸儒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好似做了某种决定,又好似放下了心中的千斤重担,最后用异常坚定的声音说道: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学生这就投靠到成郡王门下,甘当走狗,任凭驱使。”

    老道士轻轻颔首,脸上风轻云淡,好似一切和他都毫无联系,但是司徒刑还在他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非常隐晦的得色。

    “道长,你看学生能不能中举?”

    “道长,你看学生气运是否足够?”

    。。。

    前面的例子近在眼前,赶考的儒生呼吸不由的变得粗重了不少。更有人围拢过来,试图请老道人观相。

    那个道人也是来者不拒,铁口直断,分毫不差。

    哪年中了秀才,哪年小登科,哪年父母过世。。。

    断的众人面露惊色,心中惴惴。

    更有者嚎啕大哭,神色悲伤,如丧考妣。

    司徒刑端坐在座位上,眼睛落在桌上,那腌制好的牛肉切成薄片,在灯烛光下,好似透明一般。

    用筷子夹起来,颤颤巍巍的,好似果冻一般。

    咔!

    司徒刑的胃窍打开,胃口大增,就连牙齿也变得坚固了不少。

    不论是粉嫩的牛肉,还是韧性惊人的牛筋都被他的一口咬断,两排坚硬的牙齿好似石磨,将所有的食物都碾成碎末。

    而他的胃不停的蠕动,一丝丝食物被分解吸收,化为纯粹血气。

    “哎!”

    感受着身体内日积月累的垃圾,司徒刑不由的叹息一声。牛肉虽然能够为身体提供大量的气力,但却有很多的残渣,这些残渣日积月累就会堵塞全身的毛孔,还会堵塞穴窍。

    如果是真正的宗门弟子吃的都是用灵田,灵水种植浇灌的灵米。

    司徒刑也只是在奇物志上看到过灵米的记载,那些灵米足足有常人手掌那么大,而且色泽白润,好似象牙,武者食之,滋养气血,疏通穴窍,常人食之百病不生,益寿延年。

    这种灵米,只有地仙的福地,天仙的洞天中才能够生长,故而珍惜异常,不是一般人能够享用的。

    “如果能够有灵米为食,只要在温养几年,我定然能够破开先天!”

    司徒刑有些怔怔的想到,但是想到灵米的难求,心中又不由的泄气。

    “公子真是好相貌!”

    老道人不知何时坐在司徒刑的对面,目光炯炯的看着司徒刑的脸庞,有些吃惊的说道。

    “呵呵!”

    司徒刑头颅抬起,用余光打量了老道士一眼,就自酌自饮起来。那个老道士碰了一个软钉子也不气馁。

    眼睛直勾勾的落在司徒刑的眉宇之间,看着那道竖纹,有些喃喃的说道。

    “悬针纹!”

    司徒刑面色微变,悬针纹是相术中的专用名词,印堂号命宫,主一生荣枯。人如果做了亏心事或祖上失德或前世失德,会有一条悬针纹,这条悬针纹上克父母,下克妻儿。

    他以前的一个同事就有此悬针纹,真的是上克父母,下克妻儿。

    这个克,不一定是克死,很多都给父母妻儿带来很多麻烦及不幸。

    那道士见司徒刑面色微变,知道说到他的痛楚,接着说道:

    “不过那你这个悬针纹已经有了转脚,悬针纹转脚,由凶变吉。”

    司徒刑虽然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脸颊,但是也知道老道士说的靠谱。他转生以来,父母早逝,六亲无靠,,某种程度上正应了悬针纹的上克父母,下克妻儿。

    但是他明悟法理,获得气运加持之后,命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悬针纹的底部也有了变化,从垂直变为斜飞。

    在相术上,这叫做悬针转脚,是难得的吉兆。

    “公子生来六亲无靠,虽然后天补之,老道观公子气运纯青,这次必定高中。但是以公子之才运,最高不过六品。”

    老道眼神幽幽,好似蒙上了一层迷离,语气笃定的说道。

    司徒刑端起酒杯的手不由的一滞,眼神中第一次流露出惊色。他曾经以望气之法看过自身气运,气运青白,不过七品县尊。

    修建族祠,建立根基,又得到上官嘉奖,这才让气运由白转青。

    七品变六品,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虽然公子不知遇到了什么造化,命格已变,但是终究先天不足。没有大的机遇,此生最多官居五品。”

    老道士看司徒刑眼睛中流露一丝惊色,有些得意的说道。

    “五品!”

    “公子是否心有不甘,按照公子的才华,应该披红挂紫,位列朝臣才是。”

    “而且,只有三品之上的大员,百年之后才会得到朝廷的敕封,成为一方神灵。享神寿千万年!”

    司徒刑眼神有些浮动,他知道这是道人的攻心之策,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司徒刑的软肋。

    五品固然尊贵!

    但是只是地方之臣,不能位列朝堂,更不能进入权利核心。

    是没有办法帮助司徒刑实现心中的报复。

    而且,死后就是一堆荒草,根本不会得到朝廷的追封。

    他抿了一口水酒,感受着酒精特有的火辣,也压下了心中的不甘,慢条斯理的说道。

    “知府那也是一方大员,如果晚生有此造化,已是天授。又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

    “老道以诚相待,公子又何必诓骗于我。”

    老道士见司徒刑言不由衷,眉毛不由的轻轻皱起,有些恼怒的说道。

    司徒刑也不答话,只是用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老道士。

    老道士被司徒刑的眼睛盯着,心中无由来的竟然感觉有些发毛,从容淡定也被扔到了脑后,有些迫切的说道:

    “公子之才乃是天授,如果在有运道相辅,必定能够一飞冲天,青史留名!”

    其他人虽然看似在谈论,但是他们的眼神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老道。

    见老道对司徒刑的评价如此之高,不由的都深吸一口气,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之色。更有人眼睛直直的看着司徒刑,仿佛要把他牢牢的印在脑海里。更有甚者,眼睛发亮,喊过小二,塞了一锭碎银,细细的盘问司徒刑的信息。

    司徒刑坐在那里,用茶盖推着茶叶,轻轻的吹着,露出明黄色的茶汤,一丝丝清香浮动,说不出的淡雅。但是他的眼睛明显有些发呆,显然心思根本不在茶汤之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