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的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陡然射出的强光,一股热气更是扑面而来,和外面的冷清不同,大厅内出奇的热闹。

    很多穿着青衫的秀才聚在一起,或者面色清淡的自酌自饮,或者是呼朋引伴,觥筹交错。不过最令人司徒刑感到诧异,也是不解的是,在这些青衣儒生当中,竟然有一个须发洁白的老道正在目光炯炯的看相。

    这也是司徒刑瞳孔收缩的原因,太过于怪异。

    甚至说,有一种非常强的违和感。

    房门打开,外面清冷干净的空气涌入,里面的儒生也都下意识的抬头,气氛也是一滞,当看到司徒刑身上的青衫之后,眼睛流露过一丝诧异之后,这才低下脑袋,各顾各的。刚才有些冷清的大堂瞬间又重新热闹起来。

    司徒刑嘴角升起一丝笑容,在小二的带领下找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忙了一天真有饥饿,而且他是练武之人,身体消化能力强悍。

    “店里的特色来几个,还有来一壶清酒。”

    司徒刑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毫不在意的扔给小二,笑着说道。

    “好咧,客官请稍等,美酒佳肴马上就来。”

    小二看着那块碎银,足足有三两重,而且成色很好,不由的眉开眼笑,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不少,有些谄媚的说道。

    其他人见司徒刑出手阔绰,出身必定不凡,眼神中不由的多了一丝微妙的变化。更有几人端起酒杯就要起身攀谈。

    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响声让众人不由自主的侧目。

    “圣人曾云,子不语怪力乱神。”

    “小生承蒙诸圣教诲,行的是孔孟之道。尔等休要妖言惑众,说不得要将你们告到到官府。”

    一个身穿青衫,头上戴着文生巾,面色有些枯黄,但是眼睛里却有精光闪烁的儒生有些厌烦的看着对面的道士,怒声呵斥道。

    对面的道士被儒生呵斥,也不生气,面色淡然。

    颇有唾面自干的气度。

    “你七岁丧父,十岁母亲改嫁邻村。是你舅舅把你抚养成人,并且供你读,十八岁迎娶了表妹,成亲的第二年,你才高中秀才。现在已经三十有二,膝下无子。”

    道士微微一笑,轻轻的吹了吹眼前的茶汤,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些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竟然派人调查过我?真是处心积虑!”

    黄脸生面色僵硬,眼睛中更是有着难言的惊恐之色。

    “老道已经说了,老道擅长的是相面之法。”

    老道士仿佛没有看到黄脸生的恐惧,微微一笑说道。

    “老道还知,你并非没有子嗣。”

    老道眼睛如刀,直勾勾的盯着黄脸儒生的眼睛,语气笃定的说道:

    “你和外人有染,有过一个儿子!”

    黄脸儒生只感觉自己的心头大震,好似有人用重锤敲击一般,脸色也随之大变。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别说是常人,就连他的妻子都不知道他曾经有过那么荒唐的过去。

    这个道人仅凭相术就能知道如此隐私之事,着实让人心惊。

    “道长真乃高人也。”

    “刚才是学生鲁莽了!”

    黄脸生看着眼神幽幽,胸有成竹的道士,不由的起身,重重的行了一礼,有些感慨的说道:

    “怪只怪,当今招摇过市者众。”

    老道士稳稳的坐在那,实实的受了那儒生一礼,这才面色严肃的说道:

    “吾道门中人最重因果,今日受了公子一礼,自当为公子解忧。”

    黄脸生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恭敬的站在那里,持学生之礼。

    “公子的学问,已经足够,但是唯独气运尚缺。本次春闱必定榜上无名。”

    老道士目光幽幽的看了黄脸生半天,这才笃定的说道。

    “这!”

    黄脸生的脸色不由的大变,心头更是如同遭受雷击一般。整个人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委顿下来,好似刚才瞬间被抽干了精气神。

    “道长救我,道长救我!”

    黄脸生见那道士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顿时好似有了主心骨,双手交合,身体躬下,给老道行了一个大礼,有些哀求的说道。

    “学生已经三十有二,如果再不中举人。恐怕此生就得蹉跎。”

    “你有官相,却无官运,可惜,可惜!”

    老道人不停的摇头,有些可惜的说道。

    “除非。。。”

    “道长,如何才能有官运?”

    黄脸儒生眼睛有些充血,声音嘶哑,哀求的说道。

    “除非如何?只要学生能够做到,来日必定重谢道长指点之恩。”

    “运气之说,本来自医家,天有天运,地有地气,五运六气,合成为运气之道。”

    “但是要说借运增禄之法,还是道门精通。”

    “只要你寻得贵人庇护,自然会有天运降临。厚积薄发,定然能打破位格,位列两榜。”

    道士停顿了一会,好似在思索,才慢悠悠的说道。

    “若论天下最为尊贵者,当然是人主。人王坐拥天下,气吞八荒。荣华富贵,一言予夺。”

    “圣君居住在神都,而且位列九五,岂是我等斗升小民能够觐见?”

    黄脸儒生面色有些呆滞,声音萧索的说道。

    “想来我马大员就是没有当官的命,只是有何颜面面对家中父老。”

    “你这个儒生,也是钻了犄角。”

    “那人王远在万里之外,自然难见,但是北郡可有龙子。”

    老道士嗤笑一声,有些蛊惑的说道:

    “成郡王乃是陛下幼子,身份尊贵,是天下少有的贵人,只要你得了他的庇护,自然能够获得龙气垂青。”

    “成郡王?”

    黄脸儒生有些迟疑的说道。

    “北郡身份最尊贵者,当属成郡王。而且郡王颇有当今圣上风范,爱民如子,痛惜人才。只要你投在他的门下,或者是做一个幕僚,或者是做一个行走,就不再是无品之身。”

    “有成郡王的垂青,气运自然临身。法不下贵人,不仅能够不受邪魔外道侵害,而且能够突破自身命格,从而成就一番事业。”

    老道微微一笑,语气中充满蛊惑。

    那位黄脸儒生呼吸陡然变得急促起来,眼睛中更是燃起了一丝亮光。

    司徒刑的眼神落在老道的脸上,眼睛里充满了狐疑之色,他总感觉这个事情,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