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倒也是个妙人!”

    司徒刑眼神幽幽,嘴角升起一丝莞尔的笑容。

    端坐在桂树下的戴真人好似有所感,抬起头眼神幽幽的看着头顶的桂枝。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朝风雨化作龙。。。没想到在北郡还能见到这等妙人。”

    宗门术法向来被大乾龙气所忌,故而这位戴真人不是不想踏足官场,而是不敢,龙气反噬可不是儿戏。就连李射虎那种鬼神,都在反噬之下差点陨落。

    戴尚文的修为在高,和李射虎巅峰时期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想到这里,司徒刑不由的庆幸,庆幸自己当年忍受住了术法的诱惑,否则今日自己也必定会被龙气所忌。

    说不得世间又要少了一个儒生,多了一个束发之徒。

    赶车的小厮有些好奇的竖起耳朵,但是司徒刑适时止住话头,小厮心中好似猫爪一般,有一种说不出难受和郁闷。

    “驾!”

    “驾!”

    小厮手中的长鞭挥舞,鞭稍好似灵蛇一般抽打在骏马的臀部。马匹吃痛,速度顿时快了不少。

    马蹄踩踏在青石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挂在马颈上的铜铃不停的摇晃,红色的璎珞在淳风中更是不停的飘荡。

    司徒刑眼睛微闭,好似睡着一般,头颅更是随着马车的颠簸一点一点的。

    小厮下意识的让马车速度慢了一些,也减少不少颠簸。

    马车很稳,茶盏功夫,司徒刑已经隐隐能够看到连升老店的招牌,连升老店不愧是老字号,不论招牌还是酒旗都做的十分考究。

    上好黄花梨雕刻的招牌,天然的纹路凝聚着时间的沉淀,历史的沧桑,厚厚的包浆更增添了一丝古朴。

    连升老店!

    四个明显出自名家之手的大字骨骼清奇,笔锋刚健,更有一种出奇的厚重感,每一个字都仿若千钧,就连司徒刑这种挑剔的人,都不由的暗暗点头。

    青色干净的酒旗,在春风里飘荡,和四周的绿意盎然融为一体,说不出的自然,仿佛它本来就是春天的精灵。

    两串“气死风”灯笼被栏杆高高的挂起,柔和的灯光虽然没有太阳那么的炽烈,但也将四周照的毫发可见。

    几辆青布车整齐的停放在那里,一个身穿粗布的小二正在精心的准备草料,时不时有饥渴的牲口探过头来。

    那个小二也不生气,将准备好的草料放在石槽之中。

    见到司徒刑乘坐的马车快要进入客栈,一个年轻机灵的小二端着一个下马凳,满脸堆笑着迎了上来。

    “客官,连升老店到了,到了连升老店,年年高升!”

    司徒刑看着讨口彩的小二,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笑意,就在他翻身准备下车的时候,小二再次唱喏道:

    “状元及第喽!”

    司徒刑眼睛升起一丝玩味,真是有趣,下车落地就是状元及第。

    果真是奇思妙想。

    怪不得这个连升老店能够几十年屹立不倒,历经数代经营,还这么兴隆。

    “贵人,连升老店到了!”

    “这个连升老店,可是不简单,已经出过数位举人,而且这里还住过一位状元。”

    “连升老店的牌匾就是状元亲笔所,所以历年考生都喜欢在这里居住,希望能够沾上一丝贵气。”

    小厮看着灯火通明的客栈,笑着说道。

    “哦!”

    司徒刑轻轻点头,小厮说的这个事情他也有耳闻。没有让小二招呼,在院内转了一圈,舒展了一下筋骨。

    连升老店经过数代经营,已经颇有规模,客房,酒肆,牲口房,下人房等连在一起,还有歌姬,青楼,食楼等,整体建筑呈凹字形。

    很多身穿青衣的儒生端坐在酒肆之中,或者饮酒作赋,或者是挥毫泼墨。当然也有生性风流的,在勾栏之所做着不可言状之事。

    司徒刑还未到客栈门前,就有不下数个打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子给他抛来媚眼。其中一个竟然是金发碧眼,肤如白雪的外域姑娘。

    “这里竟然有外域姑娘?”

    司徒刑看着打扮暴露,动作撩人,好似一团烈火的外域女子,有些诧异的问道。

    “客官,北郡乃是边陲重镇,又是通往外域的走廊,自然会有很多外域人逗留至此。”

    小二见司徒刑眼睛里隐隐有着抗拒和厌恶,笑着说道。

    “如果客官不喜,打发她们离去就是。”

    那几个姑娘也是有眼力劲的,见司徒刑对风花雪月之事没有兴趣,也没有甩脸子,满脸微笑的低头退下。

    看那娴静的样子,和刚才判若两人,如果不知道的定然会以为是大家闺秀。

    在庭院之中,种着翠柏,还有梅兰竹菊花中君子,青色鹅卵石铺成的路面,脚踏上去非常的舒服。

    不过,最吸引司徒刑的还是门前贴着的两幅年画。

    一童子执戟,造形古拙简朴,身披状元红的衣服,色彩对比强烈而淳厚。

    天空中龙与凤送这名童子执戟落地,龙凤所衔的对联也是极尽祝福“凤凰金宝地,喜生状元门“,给及第童子以中状元祝愿。

    “好一个状元及第!”

    司徒刑看着色彩鲜艳,栩栩如生的年画,不由的暗暗点头。这个店家也是揣摩了儒生的心理。

    此画不仅含有“童子及第”的美好寓意,而且还没有官气,不落俗套。

    怪不得连升老号能够如此兴隆。

    “客官真是高人,这幅年画悬挂已经有些时日,但是能够认出他来历的,却真是不多。”

    身穿粗布衣服的小二见司徒刑认出年画的来历,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露痕迹的吹捧道。

    就在两人讲话的瞬间,客栈的大门被从里面推开,昏黄但是却很明亮的灯光瞬间照了出来。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司徒刑眼睛微眯,不落痕迹的打量着连升老店的内部装潢和摆设。

    古色古香的家具,高大厚实的八仙桌,配上四腿太师椅,显得格外的端庄大气。在东北角是一个丈宽的楼梯,直通二楼,楼梯的扶手之上雕着精美的花纹。

    一切看起来,都和普通的客栈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司徒刑的瞳孔却不由自主的收缩。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