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181

    太子太傅李玄机联合朝中老臣,以亲王成年离京乃是祖制为由,请人王下圣旨,让成亲王速速离京。

    中省等重臣也趁机上,据说当时请求成亲王离京的折子足足有一人高

    成亲王也没有坐以待毙。进宫面见太后和皇后,哭诉封地路途遥远,唯恐不能尽人子之孝。

    两宫太后被成亲王的纯孝所感动,以后宫之尊下了懿旨,留成亲王在京,以尽人子孝道。

    乾帝盘以仁孝治理天下,自然不好公然违背太后懿旨。

    就在众人以为朝中会出现二龙夺嫡之时,太子妃诞下龙孙。

    乾帝盘大为欢喜,更将龙孙接到宫中,悉心抚养。

    人王乾帝盘更下了一道中旨,成亲王不遵祖制,削掉亲王头衔,改封郡王,即日启程,火速就番。

    成郡王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也不敢不遵守圣旨。两宫太后,见乾帝盘心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

    朝中重臣,见成亲王被削掉爵位,心中也明白了乾帝盘的心思。

    。。。

    “此事需要上下打点,学生有些浮财,定然不让大人为难。”

    司徒刑从怀里取出几张银票,放在石桌之上,淡淡的说道。

    王侍郎眼睛里流露差异之色,这些银票少说也得有三五张,而且票面都是百两。不过他也没有推辞,正如司徒刑所说,上下打点,少不得开销。

    不过心中对司徒刑的印象却好上了不少,懂得人情世故,不是一个只知道诗词歌赋,风花雪月的呆子。

    有了傅举人的资源,只要再有几分运道,就算不能披红挂紫,位列朝堂,但也能够主政一方。

    “恩,只要三五日,必有消息。”

    王侍郎眼睛中多了几分亲近,不再绕圈子,点头说道。

    “谢大人栽培!”

    司徒刑眼睛里也多了一丝喜色,笑着说道。

    到成郡王府或者总督府谋得幕僚或者客卿之类,是傅举人为他设计的道路。

    司徒刑虽然出身豪族,但是自幼孤苦,所以文章中有一种难言的萧索悲愤,虽然后有改善,但是还是缺了几分雍容。

    到总督府和成郡王府当差,就为了让司徒刑去体会那种气度。从而提升自己的眼界和格局。

    王侍郎改变了对司徒刑的看法,有心结个善缘。和司徒刑谈论起诗词文章。

    王侍郎能够担任言官,文章自然不差,而且因为养气的缘故,文章中带着一股子雍容。虽然比不得傅举人所给的翰林文章,但也是少有的佳作。

    一个有心指点,一个虚心好学。

    等司徒刑从侍郎府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发暗。

    小厮见司徒刑从侍郎府走出,急忙迎上,不仅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眼睛言语中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敬畏。

    司徒刑也不点破,吩咐小厮送他到城中的客栈,连升号!

    春闱期间,客栈大多住满,特别是一些老店,或者是名字寓意比较好的,更是如此。

    比如说这个连升号,取名寓意就是连连高升之意,故而深受学子的垂青,据说就连很多到北郡公办的官员也喜欢在此居住。

    而且已经有数位学子在此高中,其中一人更是中了状元。

    还留下了一个状元及的面的故事。很多学子都希望可以瞻仰状元风采,更能沾得一丝文气贵气。

    也正因为此,每当春闱之时,连升号一房难求。

    好在司徒刑早有预定,这才让小厮直奔连升号。

    “好咧!”

    小厮清脆的应了一声,车轮转动,马车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因为临近傍晚,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马车行驶的很快,也很稳。司徒刑斜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

    王侍郎给他讲了很多春闱的诀窍,更指点了他的文章,让他有很多地方都有豁然开朗之感。

    对经义,诗词的理解又更进一步。

    大约过了一刻钟,司徒刑感觉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四周的人声也渐渐的鼎沸,偶尔还能听到儒生吟诗。

    司徒刑有些好奇的从窗户看出去,只见几个身穿青衫的儒生站在一棵粗壮,枝丫繁茂的桂树下,那棵桂树也十分的奇特,枝丫之上竟然有无数的红布条好似丝绦一般垂落。

    “公子,这棵桂树可是出了名的灵验,前来赶考的都喜欢在桂树下流连,期盼自己能够折桂高中。”

    司徒刑眼神幽幽,嘴角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这棵桂树经过常年的祭拜,的确有了几分灵性,但是说他能够影响春闱。司徒刑说没什么也是不相信的。

    春闱开科取士,乃是国家之根本。龙气沸腾,百神瞩目。

    就连那些享受祭祀千年的大神都不敢伸手,这么一棵不过百年的精灵,竟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干扰春闱?

    答案是肯定的!

    不敢!

    如果这棵桂树胆敢干扰春闱,根本不用神灵动手,仅仅是大乾龙气反噬,也能招来雷电,将他劈为朽木。

    几个儒生仿佛感觉到了司徒刑的目光,转头看着马车,只见一个面如冠玉,穿着青衣的公子慵懒的斜靠在座椅之上,目光幽幽,竟然说不出的深邃。

    “这位公子是哪位?”

    “好强的气势!而且周身隐隐有道德文章,这是将文章读到骨子里的表现,今年春闱,金榜之上,必定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在众人身后,一个身穿道袍,头顶扎着道稽的中年人豁然站起,有些惊讶的叹道。

    其他人眼睛中也流露出惊讶之色,直勾勾的盯着远去的马车,仿佛要将司徒刑的容貌印在心中。

    那个道人想来在当地有很高的名望,其他人对他的话,竟然丝毫不怀疑。

    那几个高谈阔论的儒生,面色陡然变得古怪起来。

    他们都是郡县有名的才子,心高气傲,自负这次定然能够中举,金榜题名。

    听闻桂树下,有一道人,最擅占卜,十不错一。

    三人这才结伴而来,图的是讨个口彩。

    道士卜算之后,只是伸出一根手指,不论他们如何询问,道士都是闭口不言。

    没想到,只是远远打量一眼,道士对车上之人竟然有如此高的评价。

    由不得他们不心惊,由不得他们不妒忌。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