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紧跟着老管家的脚步,亦步亦趋,转过了几个院落,走过曲曲折折的走廊,还有清凉的湖心凉亭,终于来到后花园,也是王侍郎听曲的地方。

    “晚生司徒刑见过大人。”

    司徒刑见王侍郎端坐在石凳之上,眼帘下垂,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石桌,好似正在味。

    不敢大意,急忙上前行礼说道。

    王侍郎没有立即应答,司徒刑也不着急,就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好大一会,王侍郎才好似刚从曲调中清醒。有些感慨的说道:

    “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司徒刑惊讶的看了一眼面容有些羞涩潮红的琴师,绕梁三日,对琴师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评价。

    传说战国时期,有一位叫韩娥的女子来到齐国,因为一路饥饿,断粮已好几日了,于是在齐国临淄城西南门卖唱求食。

    她美妙而婉转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天以后,人们还听到她的歌声的余音在房梁间缭绕,人们都说韩娥之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韩娥投宿一家旅店,因为贫困,韩娥遭到了旅店主人的侮辱,韩娥伤心透了,“曼声哀哭”而去。声音是那么悲凉,凡是听到她歌声的人都觉得好像沉浸在哀怨里。一时间,“老幼悲愁,垂泪相对,三日不食”,旅店主人只好又把她请来唱一首欢乐愉快的歌曲。韩娥“复为曼声长歌”,众人闻之“喜跃抃舞,弗能自禁”,气氛顿时欢悦起来,把此前的悲愁全忘了。其歌声之动人,乃至于此。

    因此后世就有了“余音绕梁”、“绕梁三日”的成语典故,以形容美妙的歌声和音乐的魅力。

    从此以后,琴师歌者到了一定的水准,人们便会以“绕梁三日”来夸赞,当然,这并不是音乐的最高境界。

    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

    据说,音乐造诣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就连圣人也能被他们影响。

    “侍郎大人过赞了。”

    那个年轻的琴师得到侍郎的褒奖,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谦虚的点头之后,慢慢的起身后退。在奴仆的带领下,从月亮门走出。

    “司徒贤侄到了!”

    王侍郎这才好似刚发现司徒刑一般,脸上带着亲昵笑着说道。

    “晚生司徒刑见过大人。”

    司徒刑好似没有发觉侍郎大人的冷淡和敲打,笑着躬身说道。

    “吾和傅学政是故交,你是他的弟子,自然要照顾。”

    王侍郎静静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吹着茶沫,淡淡的说道。

    “大人,这是家师给您的信筏!”

    司徒刑看看眼神飘忽,语气虚假的王侍郎,心中不由的暗暗腹诽。

    “哦!”

    王侍郎净过手后,将信封打开,慢慢的阅读起来。大约看了一半,他竟然抬起头诧异惊讶的看了一眼司徒刑。

    过了半晌,王侍郎才幽幽的说道:

    “原来你就是写出陋室铭司徒八斗!”

    “知北县人言,知北县文气有十斗,尔一人独占八斗。老友傅举人在信中也为你极力美言。”

    “你的事情我应下了,总督府和州郡王府,老夫都有些关系。可以为你谋一个门下行走的差事,不知你打算在哪里述职?”

    “谢大人引荐,学生想在总督府历练。”

    司徒刑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有些兴奋的低声说道。

    王侍郎显然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选择在总督府历练,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有些奇怪的问道:

    “当今州郡王是圣上幼子,更是嫡出,深得人王喜爱,在私下场合不只一次说,此子类朕!”

    “更有传闻,乾帝盘不止一次有废长立幼的打算。更有无数的朝臣上,弹劾太子,希望乾帝另立明主。”

    “就算已经就番,名分已定,这位郡王的权势也是滔天,不仅位格尊贵,更统辖十万大军,是名副其实的大将军王。”

    “你竟然不想在他的麾下效力?”

    司徒刑没有立即答,只是嗤然一笑。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诸立嫡违法者,徒一年。即嫡妻年五十以上无子者,得立庶以长。不以长者亦如之。”

    “立嫡孙。无嫡孙,以次立嫡子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子。无庶子立嫡孙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孙。曾玄以下准此。”

    “当今太子和州郡王是一奶同胞,更是皇后嫡子。”

    “太子占据名分,就掌握了大义。只要他不忤逆谋反,或者是失了帝心,又有何人能够动摇他的位置?”

    “现在州郡王如此强势,所仗者,不过是皇后的宠溺。但是涉及国之根本,乾帝盘岂能容许妇人干政?”

    王侍郎怔怔的坐在那里,过了许久,眼神中才有神光射出。最终一脸感慨的说道:

    “朝中诸公竟然没有一个孺子看的明白。”

    “你说的没错。储君之位,乃是国之根本,岂容动摇?”

    “而且太子仁厚,在朝中素有美誉。就连先皇在世之时,也曾多次嘉奖。”

    司徒刑低着头,脸色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看着地面,他说了很多。但是也有未尽之言。

    乾帝盘是一代雄主,更是一代霸主。

    性格强势,不容别人忤逆。

    朝中诸公权柄大减,更是战战兢兢,生恐一个不小心就激怒乾帝,从而被一言贬之。

    这位人王幼子,州郡王,虽然未曾谋面。

    但是乾帝盘能够说出此子类我之语,性格必定也是强势霸道。

    战战兢兢几十年的朝臣,怎么可能在允许这么一位霸道的君主登基。

    而且,礼法乃是维护阶级统治的纲常。

    只要太子不做出违逆之事,就算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朝堂上的大臣也要力保。

    乾帝盘是一代明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这也是他让幼子就番的原因。

    大乾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也为了避免群龙夺嫡的事情发生,郡王在成年之后,都会被发配到自己的属地。

    远离神都,远离权利中心。

    州郡王当年仗着年幼,又最得皇后欢心。以病体孱弱为由,赖在神都不出。朝廷中顿时多了不少风言风语。

    更有投机之辈,投在郡王的门下,甘当门下走狗,纠结党羽,上中省,请求让州郡王留在神都修养,以尽人子孝道!

    为了配合此事,皇后也多次到皇极殿面见圣君,自称病体沉珂。

    当然这些只是托词,真实原因就是州郡王对大宝之位觊觎。

    想要以孝道为名,趁机留在神都。

    太子岂能让他如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