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嘞!爷您坐好了!”

    赶车的小厮一愣,北郡王侍郎,虽然官职不高,权利也不是很大,但却是言官。奏折可以直达天听,故而地位十分特殊。

    北郡的官员轻易不愿意得罪这位王侍郎。

    王侍郎也是一位聪明人,不论是总督府还是郡王,都不愿意深交,是一位独臣。

    这位爷能够去王侍郎府上,定然也是手眼通天的主。想到这里,他的腰板不由的挺得笔直,有些谄媚的看了一眼司徒刑。见司徒刑坐稳之后,这才摇晃鞭子,鞭稍击破空气,发出清脆的响声,马蹄踏在青石路面上,发出清脆,好似泉水叮咚一般的响声。

    路人听到马蹄声和马脖子上的铃铛声,都下意识的躲到一边。等马车过去之后,又好似潮水一般聚集。

    人声,车马声,叫卖声,各种声音混杂,说不出的热闹。

    “这一块是北郡的最繁华的地段,外域商人在这里和大乾商人交易,外域的宝石,香料,美酒等运输到大乾,而大乾的茶叶,丝绸,陶瓷等也会被贩卖到外域。”

    小厮见司徒刑对这里感兴趣,笑着介绍道。

    “往来的商人多么?”

    司徒刑眼睛里流露感兴趣的神色,笑着问道。

    “大乾和外域关系一直十分紧张,为了担心细作渗透,大乾的通关十分的严格,只有一部分有官方背景的商人能够往来。”

    小厮见司徒刑感兴趣,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有官方背景的商人,是官商么?”

    司徒刑眼睛一凝,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皇商!”

    “这些商大多来自北郡郡王府,或者是其他郡王的府中,也只有皇商才能获得通关批文。”

    小厮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旁人,这才小声说道。

    “这不是与民争利么?”

    司徒刑看着外面穿着华丽,大腹便便的商人,面色有些不渝的说道。

    “谁说不是,但是谁敢管,又有谁能管?”

    “前任总督因为这件事给乾帝盘上了奏折,但是奏折还没到中枢就被人截了下来,总督最后也郡王找到由头罢免。”

    “继任的总督哪里敢惹这个麻烦。”

    小厮自知失言,讪讪的笑笑,有些无奈的说道。

    司徒刑没有接话,只是眼神幽幽的看着外面。对于小厮的话,他也没有全信。北郡总督那可是封疆大吏,他的奏折有秘密渠道直达乾帝的案前,被人截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也没有人敢去截留总督的奏折,除非他早有反心。

    而且郡王固然尊贵,但是一方总督的权柄也不弱。

    某种程度上说,总督的权利要大于郡王,毕竟郡王只是一个封号,闲职。

    而总督才是北郡的百官之首。

    郡王罢免总督之语,不过是一个笑谈。

    但是,小厮的话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总督府和郡王府关系不佳。

    也许,自己可以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小厮见司徒刑没有言语,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专心的赶着马车。北郡的路要比知北县的路宽阔不少,路面基石更加的坚硬工整,所以马车的速度出奇的快,不过茶盏功夫就到了一个青石堆砌的院落近前。

    “老爷,这就是王侍郎的府邸!”

    小厮用鞭子指着门楣上王府的字样,笑着说道。

    司徒刑微微点头,在大乾阶级地位分明,在府邸营造上也是有规矩的。

    这个府邸大门之上铆着黄铜做的圆钉,上面更有进士及第的匾额,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你在这里等我!”

    司徒刑也没有客气,低声吩咐道。

    “喏!”

    小厮点头称喏,将马车停到一边,偷偷的用眼光打量。

    侍郎府后花园

    走廊曲折,花海茂密,在凉亭假山之间有一处妙处,只见一丝丝青藤攀爬在石壁之上,显得格外的古朴幽深。

    一个身材魁梧,面色发红的中年人正坐在石凳之上,闭着眼睛怔怔的发呆。

    他的对面放着一架瑶琴,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伸出芊芊玉手形态优雅的拨弄着琴弦,叮咚之音好似流水,又好似天籁。

    管家手持名帖漫步走入后花园,看老爷正在闭目品味。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为难之色。

    “来福,有什么事情么?”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时,闭目听曲的中年人陡然睁开双眼,声音沉稳的问道。

    “老爷,外面有一个叫司徒刑的后生送来名帖。”

    管家打扮的老人见老爷询问,急忙简单扼要的说道。

    “老夫是侍郎,但是并不负责科考。”

    “这个后生拜访老夫作甚?”

    王侍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诧异,有些疑惑的问道。

    “小的不知!”

    老管家也是一脸的茫然。

    “想来又是一个趋炎附势之徒,打发他走就是。不要扰了老夫的兴致。”

    王侍郎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名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诺!”

    老管家点头承诺,转身就要出去打发司徒刑。但是突然他的脚步一滞,好似想到了什么,急忙转身说道。

    “老爷,这位公子自称是知北县学政傅举人的弟子,奉师命前来拜访。”

    正闭目准备听曲的王侍郎陡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色。但是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笑着说道:

    “原来是故人子弟。”

    “你出去将他迎进来,老夫在这里接待他。”

    “诺!”

    老管家知道老爷交友广阔,文坛中人,更是多挚友。也没有多想,点头转身离去。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王侍郎的门前,也不着急。

    赶车的小厮面色有些古怪的探到跟前:

    “老爷,这位侍郎脾气出名的古怪,从来不和人交往,市面上都说这位大人是独臣。”

    “上次郭北县的县尊提着礼物前来拜访,在门外站了半个时辰。这位大人愣是没有让他进屋。”

    “还有北郡司马家公子,因为调戏良家妇女,被这位大人狠狠的参了一本。”

    “司马大人担心影响不好,让司马公子负荆请罪,这位侍郎大人竟然不顾同僚的颜面,让司马公子在外面跪了整整两个时辰。听说走的时候,腿脚都有些浮肿。。。”

    “还有那位偏将牛不二。。。。”

    司徒刑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就在小厮还想再说的时候,紧闭的大门陡然洞开,一身青衣的老管家笑着从里面迎了出来。

    “公子,我家大人有请。。。”

    小厮眼睛睁圆,嘴巴张开,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