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文院

    春闱将近,天下才子汇聚文院。

    几个身穿青衣的儒生围坐在一起,轻轻的摇晃着扇子。一脸的自得。

    石桌之上放着一把茶壶,公平杯内的茶汤清透明亮,淡淡的茶香顺着鼻子直冲脑髓。

    其中一个面色白皙的秀才举着手中的文稿,充满感情抑扬顿挫的念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其他人闭着眼睛,随着朗读有节奏的摇头晃脑,脸上更是流露出享受受益之色。

    “真是佳文!”

    “我的文胆好像变得纯粹了不少。”

    “多少年难得一闻的佳文。”

    “不错!”

    “我的文胆也变得纯粹透亮了不少。”

    过了许久,那几个儒生才意犹未尽的睁开眼睛,眼神中流露出喜色,高兴的说道。

    “司马兄,这是哪位大儒的佳作,让我等受益匪浅!”

    “就是,此文对修身养性极好,如果推广开,仅凭能够雕琢文人的文胆这一条,就功莫大焉。更何况,如果用来启蒙,定然会有更多的人凝聚文胆。”

    其中一个身形有点微旁的儒生站起身,真心诚意的对着朗诵的儒者行了一礼,一脸感慨的说道。

    “这人不是大儒。”

    被称作司马的儒生看着众人眼中的崇敬,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不是大儒,难道是鸿儒宗师所作?”

    众人见司马面色古怪,也没有多想,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非!”

    司马儒生再次摇头叹息。

    “总不会是亚圣所吧?”

    “不过此文短小却是精干,内容更是发人深思,说是出自亚圣之手,也未必没有可能。只是不知是圣山上的哪位所作?”

    司马见众人说的越来越远,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满脸严肃的说道:

    “此篇雄文,非圣山上的亚圣所,也不是鸿儒宗师所写,而是出自知北县的一介秀才司徒刑之手。”

    “秀才位格,这怎么可能?”

    众人嘴巴不由的大张,一脸的难以置信。

    “的确是司徒刑所,而且这位司徒刑还年岁不满二十。”

    司马见众人面露惊色,再次爆了一个猛料。

    “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马。

    “更难以置信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不知是不是有人刻意为之,整个北郡都在议论陋室铭,都在议论司徒刑,司徒刑几个月时间的所作所为更是被人编成故事,写成评。

    司徒刑的名声大涨,成为人人口中的谢家玉树,千里良驹,更有人言:生子当如司徒刑!

    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

    司徒朗,司徒家族不可避免的就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笑柄,有眼无珠,错把珍珠当砂砾!

    更有人私下议论,庶出的司徒朗得位不正,理应让贤。

    司徒家族的当代家主司徒朗面色阴沉的坐在华庭之中,下人们都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生恐触怒家主。

    司徒朗的手边有一张被撕碎了诗筏,从缝隙中,隐隐可以看到几个文字。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诸立嫡违法者,徒一年。即嫡妻年五十以上无子者,得立庶以长。不以长者亦如之。”

    “立嫡孙。无嫡孙,以次立嫡子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子。无庶子立嫡孙同母弟。无母弟立庶孙。曾玄以下准此。”

    。。。

    看着一个个文字,司徒朗有一种锥心之痛。也撕开了他隐藏已久的伤疤,他的思绪也仿佛到了三十年前,当时他还是一个年轻人,而司徒家的家主则是他的父亲司徒铭。

    “我不服!”

    “我不服气!”

    “论学识,我与远在大哥之上,我为家族做的贡献也远在大哥之上,凭什么他继任家主?”

    司徒朗看着白发苍苍,一脸暮色的父亲,有些不服气的吼道。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老家主司徒铭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幼子,过了许久,才幽幽的叹息说道。

    “这是大宗之法,也是祖宗之法。不可违背!”

    “凭什么,就凭他有一个好的出身,就凭他是嫡母所生。”

    “凭什么。。。。”

    那一夜司徒朗好似疯了一般冲出宅院,在大雨中站立一夜。等他来,以前那个开朗,有朝气的司徒朗再也找不来了。

    他开始变得阴沉,开始变得精于算计,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向父亲证明,他的决定是错误的。

    可惜,不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

    老家主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究没有熬过冬天。而司徒明也如愿的当上了北郡司徒家的家主。

    如果不是那次意外,恐怕他现在还是那个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庶出。

    “你不应该来的。”

    “真不应该来的。”

    司徒朗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有些喃喃的说道。

    “没有人能够夺走我的一切,哪怕你是我的侄子也不可以。”

    。。。

    飞艇的速度很快,不时有山川河流在下方略过,第三日的时候,飞艇已经跨过万里,来到北郡附近,

    从高空眺望,北郡的影子已经隐隐可见。

    不论是参加府试的考生,还是从外域来的商人都涌上甲板,有些好奇震惊的看着看着。

    北郡整个城池开廓广大,绵延数十里,高大的官府,低矮的民居,连绵在一起,屋脊好似长龙蜿蜒起伏。像是一头猛兽趴伏在地上,说不出的气势惊人。

    也许因为是边陲重镇的关系,北郡的城墙修的格外的高大,足足有百丈。而且都是用青石泥土混杂了铜汁浇灌而成,刀兵难伤,长枪难入。

    传说,在垒土筑城的时候,当时的大都督命士卒以长枪直刺,入墙一尺,斩杀铸造的工匠。

    入墙没有一尺,斩杀士卒。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知北县的城墙是鲜血染红,出奇的坚固。

    “据此雄城,就算百万士卒也别想轻撼。”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