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175

    飞艇在诗词的催动下,速度陡然提升,好似一支流矢,瞬间划破天际。

    飞艇前面伸出好似牛角一般的撞针,刺破空气,发出阵阵爆鸣。

    司徒刑的双手死死的攥着栏杆才没有出糗。

    那儒生也发现了司徒刑的目光,也没有避,有些倨傲的冷冷一笑。

    司徒刑没有搭理他,因为他发现了更广阔的世界。

    在万尺高空俯瞰大地,固然能够看到高山峻岭,河流大川,还有山寨城池,但是司徒刑却看到的却更广阔。

    司徒刑眼神迷离的看着空中,一丝丝地气升腾,在空中凝聚成山峦之形,一丝丝水气升腾在空中凝聚成河流之状。

    人烟稠密的城池,一丝丝血气升腾,好似火烧云一般勾连,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炽热。

    读人聚集的院,则有白色的文气腾空,化作一篇篇锦绣文章。

    不过,最让他感到震惊的,在空中他看到了一道道象征着秩序的锁链交织成一张大书包网.bookbao2。

    一道道法令经纬交织,形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巨书包网.bookbao2。

    这张法书包网.bookbao2很大,大到不论和山峦还是河流,不论是山寨还是城池,都被他一书包网.bookbao2覆之。这张巨书包网.bookbao2的缝隙很大,看起来非常的稀疏,每一个书包网.bookbao2眼都有山峦那么巨大。

    但是司徒刑知道,法书包网.bookbao2恢恢疏而不漏。

    司徒刑以前在知北县看到的头顶法书包网.bookbao2只是冰山有一角。

    现在的他才是跳出了井口的那只青蛙。

    “坐井观天!”

    “坐井观天!”

    “以前真是坐井观天了。”

    司徒刑看着浩瀚无垠,好似没有尽头的法书包网.bookbao2,不由的感慨道。

    想到法书包网.bookbao2的浩瀚,些许烦恼有算的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不论是心胸还是格局,都提升了不少。

    以前有人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

    司徒刑可以不在意挑衅,但是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大的胸襟。也没有这么好的涵养。

    “混蛋!”

    手持舵盘稳住身体的李如意看着倒地的宾客,还有洒落一地的酒水,眼神顿时变得阴沉。有手指着儒生的鼻梁怒声骂道:

    “你就是一个混蛋,你定然是故意的!”

    不过那个儒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也不是第一次被李如意辱骂,满脸不屑的嗤笑一声。看也不看李如意一眼,仿佛是一只骄傲的公鸡,有些孤傲的向船舱走去。

    只留给人们一个消瘦倔强的背影。

    他有他的骄傲!

    这种骄傲某种程度上比他的性命都要重要。

    正因为这种被人难以理解的孤傲,支撑着他,鞭策着他,才没有让他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倒。

    “这个穷酸”

    “活该他被人看不起,活该他被人退亲。。。”

    商人们显然也多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从甲板上起身,小声的嘟囔道。

    “都少说点吧!”

    “又不是第一次如此。”

    “当时,就不应该心软让他登船,我也是见他可怜,而且凝聚了文胆,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才让他上船,谁知道他竟然如此的孤傲!”

    看着生的孤寂的背影,李如意重重的啐了一口,脸色难看的骂道。

    “就算我瞎了眼,等到北郡后,定然将他赶下飞艇。”

    “哎!”

    其他人重重的叹息一声,有些同情的说道:

    “他本来是大户家的少爷,从小天资聪慧,是远近闻名的神童。可惜后来家道中落,就连从小定亲,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也悔婚。”

    “这才性情大变。”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家道中落,被退亲,这个剧情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好像听过看过。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还是赶紧收拾清洗甲板吧!”

    “一会贵人们就要出来了,看到这么狼藉的场面不好。”

    其他人心中尽管也是不忿,但是看着被酒水浸泡得的甲板,有些苦笑的说道。

    “哼!”

    李如意冷哼一声,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指挥武士还有船员用净水清洗甲板。

    脏水被他们随意的泼洒,好在这里地广人稀,下方更是一望无垠的森林,倒也不担心有人误伤。

    就算偶尔有野兽和妖兽被脏水淋中,也会以为是天上恰巧飘过一朵带着雨水的云。

    李如意等人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才将甲板擦洗干净。看着光亮如初的甲板,几个武士有些疲惫的斜靠在一起,互相吹嘘过去的传奇的经历。

    司徒刑静静的站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话,眼睛里却流露出幽幽的神色。

    这位秀才家境以前富裕,但是现在并不是很好,这点从李如意的谈话,而且那儒生衣服浆洗的已经有些发白,显然是手头拮据。

    这位生一身的傲骨,认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高,故而有些看不起李如意等商贾之流。

    让李如意等人吃了不少苦头。如果不是他凝聚文胆,又恰巧能够提升飞艇的速度,恐怕早就被扔了下去。

    有学问,但是棱角分明,脾气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这位生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但是时间就像是流水,会把人的一切棱角都磨平的。

    这个道理,也是司徒刑吃亏之后才懂得。

    人可以有傲骨,但是绝对不能有傲气。

    眼前的生傲气如此之重,科举之路必定波折。

    不是司徒刑能掐会算,而是这样性格的人,文章必定也是傲气冲天,怎么可能被考官所喜欢?

    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测,司徒刑更是用望气异能看了生的气运。

    果真如同所想一般,这个生的气运虽然核心有变青的趋势,但是边缘地带还是纯白之色。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机遇,这一次春闱必定不会高中。

    “哎!”

    司徒刑有些可惜的叹息一声。

    不是司徒刑圣母。而是司徒刑在他的身上隐隐看到了以前的影子,如果自己没有明法理,想来现在也是这班吧?

    如果不改变必定屡第不中,性格也会变的嫉世忿俗起来。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背后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心底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庆幸。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