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命令门中刀剑营精锐尽出,定要将司徒刑斩杀。”

    玉清道人站起身,声音仿若雷霆一般吼道。

    “诺!”

    “诺!”

    “诺!”

    数十个手持朴刀,长剑的道士才地上站起,眼睛瞬间变得冷酷。

    看着一个个低头告退,在各自首领带领下远去的刀剑营精锐,玉清老道眼神幽幽,他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时空,到了三百年前的大争之世。那时候的大乾太祖只是十八路反王之一。

    有无数惊才艳艳的天才横空出世,好像是天上的星斗,散发出夺目的光辉,就连亘古宗门在这些人面前都有些黯然失色。

    但是随着气运流转,这些天才一个个不是陨落就是归隐。

    最后主宰这方天空的,还是宗门。

    司徒刑的才情固然有几分惊艳,但是和那些气运所钟的蛟龙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就连蛟龙都最后被宗门设计,变成了大劫的殉葬品。

    司徒刑又有什么资格和宗门对抗?

    所以他并不担心司徒刑能够绝处逢生,真正让他感到担心的是大乾朝廷。

    “宗门也不能过度轻信格王的承诺,宗门中的种子全部进入福地。危急必要之时,玉清道封山三十年,避其锋芒,静等大乾国祚耗尽,天下龙蛇起陆。”

    “祖师,没有必要如此吧?”

    道士嘴巴微张,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几百年前,那时候大虞还没有灭亡。吾被恩师接引到宗门,和吾同门的,有权贵高官之子,也有惊才艳艳之辈。”

    “汝可知,为何最后吾成就了地仙,做了掌门?”

    玉清道人没有立即答,而是眼睛流露迷离之色,忆般的说道。

    “定然是掌门机遇非凡,惊才艳艳,获得上代掌门青睐。”

    道人被玉清问住,有些讪讪的说道。

    “那是因为吾够谨慎,所以活的时间最久。不论是多么惊才艳艳,陨落之后也是一堆黄土。”

    “道业贵专!”

    “正如荀子劝学中所说: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此文虽然是儒学经典,但是对吾等道业也有借鉴。”

    “老祖有今日之成就,就这两个字,一个是慎,一个是专。汝等要谨记。”

    “诺!”

    “诺!”

    “诺!”

    那中年道士脸上流露出开悟的神色,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其他道人也都低头称诺。表示听从老祖的教诲。

    。。。

    司徒刑看着倒在地上,彻底没有生息,神魂俱灭的碧清道人,还有一个个被法绳束缚,垂头丧气,眼神空洞的道人。

    “法道威严,没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宗门也不可以!”

    司徒刑用脚踩着碧清老道的头颅,直视他死不瞑目的双眼,面色庄严声音肃穆,一字一顿的说道。

    “法道威严,没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宗门也不可以!”

    “法道威严,没有人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宗门也不可以!”

    司徒刑转过头颅,看着跪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好似死灰的道士,一字一顿的说道。

    空中的龙气不停的翻滚,化作一道巨书包网.bookbao2落下,跪倒在地上的道士,只感觉心头不由的一沉,好似他们已经深陷在一张看不见,好似深渊和苍穹一般广大的巨书包网.bookbao2之中。

    就像是被蛛书包网.bookbao2缠绕的昆虫,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会无济于事,反而越挣扎,这张巨书包网.bookbao2就会包裹的越紧,直到将他们活活的勒死。

    看着眼睛中流露出恐惧和悔恨神色,即将接受法律制裁的道人,司徒刑心中的抑郁之情大减,就连念头也通达了不少,一丝丝的黑气被排出,但是这些黑气好似附骨之疽,竟然有慢慢凝聚的趋势缠绕,但是还没等它们再次凝聚就被空中的龙气冲散,蒸腾挥发。

    司徒刑斩杀碧清老道,惩处这些道士,固然有私仇,但是更多的却是维护法律威严。

    故而才有今日的念头通达,龙气加身。

    将身上的蓑衣还有皮甲脱掉,看着皮甲上那一道清晰,平整的剑痕,司徒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尾椎炸起,背后更是瞬间被冷汗湿透。

    太凶险了!

    只要在前进几公分,碧清道人的长剑就会刺穿他的心房,从而造成大量出血而亡。

    清洗伤口之后,忍着痛撒上金疮药,伤口上传来一丝丝难得的清凉。疼痛之感大减,司徒刑的脸色慢慢变得松弛下来。

    伤口并不是很深,没有伤到动脉和筋骨,而且剑身上也没有毒药,涂上伤药,几天后就能够结痂。

    “大人!”

    司徒刑刚刚处理好伤口,宅院那本就残破不堪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倒,高大的木门好似一座巨山一样倾斜倒塌。

    几个跪在大门附近的道士被高大重达千钧的木门砸了个正着。

    全身的骨骼粉碎,肋骨更是插入心肺等重要器官,嘴角和鼻孔窜出黑色的血液,全身抽搐,眼见是活不成了。

    看着被压在大门下方,身体扁平,好似纸人的道人,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跳。

    士卒可不管这些,他们都抽出随身的兵器,在将官的带领下,仿佛洪水一般涌入。

    本来还有几分生命气息的道士,被这么多身穿铠甲好似铁人的士卒践踏,全身仅存的骨骼也被瞬间踩碎。

    看起来好似一张纸,又好似无脊椎动物一般,软塌塌的趴在那里。一丝丝鲜血慢慢的凝固,就连土壤都被染成了黑色。

    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不忍,但是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眼睛冰冷的从地上站起,好似一头雄狮,又好似战神一般,拄刀而立。

    几队身穿铠甲,手持朴刀,长枪的士卒在队正的带领下,从洞开的大门中涌入。

    一个个士卒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火把高举,火焰崩裂发出噼啪之音,好似一个个音符在空中飘荡。

    松木包裹碎布之后,在油脂中浸泡数日,松木本就油性极大,又被油脂浸泡,油性更大,也会更加的耐燃。

    这种火把一旦被点燃,不仅能照亮四周方圆数米。

    而且耐燃性很好,一个火把能够燃烧半个时辰以上。也正是因为这些优点,军队夜间行动,多会采用火把照明。

    火把一个接连一个,火焰勾连火焰,看起来好似一条长长的火龙,蜿蜒伸展,张牙舞爪,在黑漆漆的夜色中说不出的壮观。

    “搜查每一个死角,不要放跑一个!”

    胡庭玉看着拄刀而立,好似战神的司徒刑,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竖起一个大拇指。但是想到可能存在的漏书包网.bookbao2之鱼,他的脸色陡然变得冷酷起来。

    “胆敢反抗者,斩杀!”

    “诺!”

    “诺!”

    “诺!”

    士卒大声应诺之后,三五成群互相配合,好似一张大书包网.bookbao2,又好似一个犁头,搜查出奇的严密,就差将整个院落都倒翻过来。

    铠甲上的铁片摩擦,发出铿锵之音。火把的光亮把整个院落都照亮,没有一丝死角。几个藏在阴暗角落,或者是藏在密道之中,试图蒙混过关的道士,被火把一照,瞬间被揪了出来。

    有一两个道士自持武艺高强,想要突破士卒的封锁。但是他们显然小瞧了军伍之法的厉害。

    五六个手持长矛的士卒成扇形包围之后,在伍长的统一指挥下,将长矛统一的刺出。

    任凭他的武艺高强,也没有办法防范,好似被扎破的水囊,全身血液迸射而出。

    跪倒在地上的道士听着耳边传来的刀兵碰撞的声音,还有被刺道士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全身不由的汗毛倒立,身体发抖。

    更有甚者,因为惧怕全身汗流浃背,好似刚从河中捞出来一般。

    “为道门尽忠的时候到了。”

    一个身体被逼到院落死角的道士,眼睛顿时变得猩红好似困兽一般发出阵阵嘶吼。

    看着面前手持长枪,面色冷峻的士卒,癫狂的大吼一声,不顾直刺而来的长枪,面色凶狠的对着眼前的士卒劈下。

    以命搏命!

    但是士卒们岂能让他如意,只见阵势陡然一变,从扇形瞬间变成了一朵旋转的六瓣梅花。

    长枪兵从主角变成了辅兵。

    手持朴刀的士卒互相交错,快速的移动,刀锋交错,好似一个巨大不停旋转的刀轮。

    噗!

    噗!

    噗!

    就在道士眼花缭乱之时,一柄柄长刀刺破他的道袍,切开了他的胸腹,肠子和五脏瞬间流出。

    “呵呵!”

    道士试图张开嘴巴说点什么,但是血液瞬间倒流进他的气管,他发出几声类似呵呵的声音之后,挣扎几下之后,他的眼睛最终慢慢的失去了光芒。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