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碧清老道被司徒刑的话所激,眼睛陡然变得猩红,满脸狰狞的抽出随身的宝剑,毫无章法,好似疯子一般扑了上来。

    看着毫无章法,好似村中泼皮打架一般的碧清道人,司徒刑的嘴角陡然升起一丝冷笑,木屐踏在路面上,流水飞溅,身体自然的前倾,手中的长刀陡然出鞘。

    噗!

    众人只感觉眼前寒光一闪。

    两人的身形快速的交错,刀剑轻鸣,显得格外的刺耳。

    风轻轻的吹着,一丝丝细雨斜飞,打湿了两人身上的衣物,一丝丝血水顺着刀锋滴落。

    碧清老道披头散发,双手持剑,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他的剑尖上有着一丝血迹凝聚在一起,化作一滴血珠重重的跌落。

    噗!

    血滴砸在水面之上,惊起一圈圈涟漪。

    看着慢慢消失的涟漪。碧清老道的嘴角慢慢的上翘,流露出一个欣喜的神色。

    “司徒刑,尔固然强大,但是就好似这水滴一般,只会在水面上留下一圈圈涟漪,但是最后都是徒劳的。”

    “玉清道的强大,岂是尔一介布衣能够了解的?”

    司徒刑眼神冰冷的看着胸口,那里有一道剑痕。

    两人交错之间,碧清老道竟然瞬间出剑,而且不论技巧还是速度都要远在诸人之上。

    司徒刑猝不及防之下,被长剑劈中胸部。

    碧清老道的嘴角升起一丝满足的笑容。

    但是他的表很快就僵硬了,因为他的胸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内脏顺着伤口流出,说不出的血腥。

    司徒刑将身上的蓑衣拨开,露出里面坚韧的皮甲。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穿了皮甲,司徒刑真有可能饮恨长剑之下。

    这位碧清道人真是隐忍,不仅是司徒刑,就连道观内的道士都被他骗过了。

    他不仅擅长法术,就连身手也在诸多道人之上。

    这从道士们惊讶的眼神中能找到答案,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位身体瘦弱,不通武艺,仿佛被一阵风就能刮倒的老道,竟然在剑道上有着如此高深的修为。

    甚至比剑道教头中年道士还高。

    根据司徒刑估计,那位号称三岁练剑的中年道士,生死想搏,在碧清老道的剑下撑不住十个合。

    如果偷袭,碧清老道只需要一剑,就能斩下他的头颅。

    疯癫,没有章法,好似村头泼皮扭打,只是为了降低司徒刑的警觉性,从而发动一击必杀。

    他成功了,司徒刑的确是被他的伪装骗过了。

    在刚才的瞬间,碧清老道以伤换伤,以命搏命,不顾司徒刑的长刀,手中的长剑仿佛毒蛇一般出鞘。

    其速度还在中年道士之上。

    但是,他错估了司徒刑的谨慎。

    司徒刑担心这次行动出现意外,不仅携带了王旗令牌,不惧法术所伤。更在蓑衣下面穿了皮甲。

    保护住要害部位,也正正因皮甲的存在,碧清的长剑才没有破开他的胸腹。

    “呵呵!”

    司徒刑听着碧清道人倒地的声音,嘴角不由的上翘,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真是该死。”

    好似枯木的碧清道人头顶打开。阴神出窍,他的身躯好似真人,但是看起来却有些飘渺虚幻。

    碧清道人阴神一离开肉身,就感觉四周好似熔炉一般炽热,更有黑色的怨气煞气缠绕。吓得他赶紧点燃天灯,顾不得天银的消耗。

    这才最终稳住神魂。

    “真是可怕!”

    碧清道人的阴神有些后怕的看着四周升腾的血气,如果不是他刚才用天灯稳住阴神。他的阴神就会被此地浓郁的血气冲散,或者煞气缠绕污染。

    司徒刑持刀而立,周身的血气和煞气升腾,好似一个巨大的熔炉。碧清道人别说想要靠近,就是望上一眼都隐隐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

    这也是阴神畏惧武者和兵营的主要原因,武者和兵营的血气勾连,好似朝霞,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只凭借那强横的血气,也能将阴神灼伤。

    “恩!”

    司徒刑脑袋轻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盯着碧清阴神所在的地方,嘴角慢慢升起一丝邪魅的笑容。

    碧清老道本能的感到一阵不好。

    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司徒刑的胸腔陡然吸气,在气压的作用下,司徒刑的胸腔快速的膨胀,看起来好似一个巨大的气囊,又好似一个涨了肚子的青蛙。

    “嗡!”

    “嗡!”

    “嗡!”

    就在胸腔被气体灌满的瞬间,司徒刑的嘴巴陡然大张,挤压好似爆炸一般的气体陡然迸射而出。

    司徒刑的胸腔腹腔和口腔形成巨大的共鸣,发出一个好似龙吟又好似虎啸的声音。

    那声音很大,因为碧清道人被斩杀而愣神的道士被陡然惊醒,但是他们却没有了刚才的凶狠,反而像是被打断了脊梁的野狗。

    看着司徒刑眼神中充满了退却和畏惧。

    碧清老道眼睛大张,脸上挂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因为那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好似锤头一般敲碎了他全身的念头。

    啪!

    啪!

    啪!

    一丝丝听不见的破裂声好似连珠弹一般不停的响起,碧清有些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躯一点点的被裂痕布满,最后好似风化了的岩石一般,瞬间的崩塌。

    司徒刑担心碧清老道死的不够彻底,用望气之法观察了片刻,直到碧清的气息彻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这才停下怒吼。

    。。。

    玉清道福地

    一座规模更加宏大的道宫横卧在高山之上。

    地仙修为的玉清道人端坐在大殿之中,他的身躯足有几百丈之高,嘴巴大张,好似饕餮一般不停的吞吐着气运和香火。

    一只只丹顶白羽的灵鹤在空中飞舞,时不时发出高亢的鹤鸣。

    和玉清观福地不同,这里的灵鹤都是真实的生灵。

    地仙境和鬼仙境大圆满,最大的区别就是能调动山川地脉,将外界存在的山川河流挪移到自己的福地,从而让自己的福地慢慢的由虚变实。

    世人都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

    愚公每次出门都被王屋太行二山所阻碍,故而下定决心要将大山搬走,并且立下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誓言。

    终究感动了天帝,派巨灵神将两座山川搬走。

    在这方世界也有类似的传说,不过派出巨灵神的不是天帝,而是一位地仙境的强者。

    他将两座大山挪移到他的福地当中。

    就连那个叫做愚公的人,还有他的村落也被地仙挪移到他的福地,一代代繁衍生息,竟然产生了一个叫做愚公的族群。

    正是因为这种力量的存在,福地中才会有真正的灵鹤灵鹿,

    在道宫之下,还有数个人类的城邦。这些人都是道门的后裔,或者是道门山脚的村落,被道门施展手段,或者蛊惑或者强制,从山脚搬到了福地当中,皈依宗门,从此不再归大乾教化。

    啪!

    玉清道宗门福地中有一个屋子,专门用来存放道士的命牌。

    如果他们出现了意外,命牌就会破碎,门派就会得到示警。或者派出鬼神接应,或者是派出同门报仇。

    以往这里是最清闲,也是最没有事情可做的。因为修道之人大多寿命悠长,就算遇到对手,也有诸多保命手段。

    就算陨落,也可以遁入祖师福地。求得祖师庇佑。

    故而此地一直都十分平静。

    但是最近几日,玉清道上至祖师,下到道童面色都有着几分古怪。因为道士的命牌竟然接二连三的破碎。

    就连玉清观的祖师玉机子的命牌也变得黯淡无光,好似随时都能熄灭一般。

    现在,就连知北玉清观当代方丈碧清道人的命牌也陡然炸裂。

    梳着双稽的道童,看着碧清道人破裂的命牌,嘴巴下垂,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玉清道人陨!”

    “玉清道人陨!”

    “玉清道人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