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道人看着来人嘴角那冷冽的笑容,本能的感到不好。嘴巴大张,就要高呼。

    嗤!

    但是他的声音还没有发出,喉管就被硬生生的切断。

    鲜血混合着气泡堵塞了他的喉管,他的嘴巴不停的开合却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道人的眼睛大睁,恐惧的看着司徒刑,全身更是不停的抽搐,很快就没了动静。

    “何苦呢。。。”

    司徒刑的眼睛异常的冷酷,看也不看倒地的道士,木屐踏着地上的流水,仿如无人之境。

    “敌袭!”

    “有敌袭!”

    两个道装打扮的剑客,见司徒刑大摇大摆毫不顾忌的走来,急忙高呼示警。

    见整个院落中不时有灯烛亮起,还有起床的嘈杂之音,两人对视一眼,这才拔剑向前。

    “杀!”

    两人都是剑道老手,而且见过血,抛弃了花俏的套路,出剑迅速,简单直接却非常有效果。

    如果常人定然难以躲避。

    但是司徒刑可不是常人!

    “绳之以法!”

    一根赤色的绳子陡然出现在道人的腰间,两人瞬间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出剑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

    高手搏命。

    一瞬就能决定生死。

    噗!

    噗!

    在啊两人震惊难以想象的眼神中,司徒刑好似秋水一般的长刀,切开雨幕,更划开了他们的胸膛。

    炽热的鲜血仿佛流水一样喷涌,染红了地面。

    两人的眼睛慢慢变得暗淡,身体仿佛两截枯木摔倒在地上,砸起一片水渍。

    “有人杀进来了。”

    “真是该死!”

    “杀!”

    几个道士从两旁的厢房中窜出,成扇状围杀过来。

    这也是军伍之法,几人配合,互为犄角,就算武功比他们高数倍,也会被围死。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特别在军阵之中,被围杀的大将不再少数。

    武圣赵子龙当年能够在大军中连着斩杀数十大将,并杀了个七进七出。固然是他武道修为通天,最关键的是魏武帝曹操惜才。

    不愿意让他陨落在战阵之中,命令士卒要活捉他。

    如果不是这样,就算他武道修为再是精湛,最后也难逃力竭战死。

    这些道士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想要凭借人多牵制住司徒刑。

    但是他们却想错了,司徒刑没有赵子龙那样的神武,但是他却是法家弟子。

    具有赵子龙不具备的神通。

    “绳之以法!”

    几根赤色的绳索陡然落下,司徒刑的长刀出鞘,行云流水一般破开雨幕,更轻易的将他们的头颅斩落。

    赤色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不停的喷涌。浓郁的血腥味让司徒刑下意识的皱眉。

    “该死,这里不是说非常隐蔽么?官府是怎么摸上来的?”

    碧清老道满眼的血丝,有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方丈,我们也不清楚怎么事?”

    “我们还是撤离吧?”

    有几个年轻道士听着外面的喊杀之声,面色惨白,仿佛惊弓之鸟一般。

    “怕什么,听外面的声音,必定不是大批人马杀来。”

    碧清老道恢复冷静之后坐在太师椅上,一脸轻松的说道。

    “外面的刀客和剑士,足以应付。”

    “道长,来人武功实在太高,而且还会妖法,兄弟们有些抵挡不住了。”

    就在碧清的话音刚落,一个手持宝剑的道士,用手掌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冲进大厅,脸色异常苦涩的说道。

    “真是废物,几十个人竟然拦不住一个人。”

    看着胸口有鲜血冒出,脸色煞白的剑客,碧清老道豁然而起,愤怒的斥责道。

    司徒刑面色冰冷,身体前驱几步,手掌中的长刀仿佛秋水一般,一个个道士斜倒在青石路面两旁,赤红色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也让雨水变得赤红。

    司徒刑仿佛是一台不知疲惫的机器,不停的收割着人命。也幸亏他在杀戮空间早就适应了这种杀戮,如果是常人,见到这种血腥,必定会胃肠不舒服。

    轻则呕吐,重则五脏翻腾。

    司徒刑的心早就被磨练的如同磐石一般,不仅没有任何不舒服,反而有一种念头通达的感觉。

    碧清的逃脱,已经成为司徒刑心中的一种执念。

    随着道士的倒地,这种执念正一点点的散去。

    “屠夫!”

    “刽子手!”

    看着司徒刑面色淡然的将长刀垂地,一丝丝炽热的鲜血被冷雨冲刷干净,刀面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幽蓝。

    剩下道士因为心中的恐惧,不由的倒退几步,看着伏倒在路边,再也没有动静的袍泽。他们有些恐惧的咒骂道。

    司徒刑看着歇斯底里,眼睛中已经有了畏惧的道士,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

    在弱小面前,他们是豺狼!

    在强大面前,他们就是土鸡瓦狗!

    司徒刑全身的蓑衣早被就被斜斜的细雨打湿,一滴滴雨水滑落,跌落在地上,泛出一丝丝涟漪。

    雨水血水混合在一起,将整个路面染红。

    司徒刑毫不在意的前行,木屐踏在地面上,血水和雨水向四周飞溅。

    这些道士好似被杀破了胆子,竟然没有一人胆敢上前阻挠。司徒刑也不赶尽杀绝,好似未见。

    “束缚术!”

    就在这时,一个道士陡然发难,只见他手指快速结成法印,低声说道。

    司徒刑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身体竟然有一种被束缚住的感觉。

    其他道士的眼中顿时流露出狂喜之色,按照以前的排练,长剑和弯刀切开雨幕,对着司徒刑的头颅直直的落下。

    “不知死活!”

    司徒刑的眼睛里陡然寒光一闪,手中的长刀陡然出鞘,众人只见到寒光闪过。

    那几个围攻的道士,眉宇之间都多了一道好似竖纹的红痕。

    “这怎么可能?”

    施法的道士因为和司徒刑距离最远,反而没有受到伤害,他看着面无表情,生龙活虎的司徒刑,一脸的诧异和难以置信。

    “你怎么可能摆脱束缚术!”

    “就算你武功精湛,怎么可能摆脱道术。”

    “没听说过法不加贵人么?”

    司徒刑的嘴角升起一丝冷笑,身形陡然向前一窜。手掌中的长刀好似幽灵一般。

    施法道士有些狼狈的躲避,但是他的身手比刀客们要差上不少。怎么可能躲得过司徒刑的索命。

    蔚蓝色的刀锋割破他的喉管,还没等他发出声音,心脏就被利刃刺穿。道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不停有鲜血涌出的胸口,嘴巴无声的开合: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司徒刑怎么可能不受道法所影响?

    法不上贵人,司徒刑不过是一介秀才,算什么贵人?

    就算现在春闱将近,龙气抬头。司徒刑受到龙气的垂青,那也不可能丝毫不受道术影响。

    怎么他的速度慢上那么一丝,刀剑就会齐下,将他砍成肉泥。

    这也是道士和司徒刑最大的区别。

    道士们不停的输,不停的有人倒下。

    但是只要他们赢一次,就能转败为胜。

    而司徒刑则和他们恰恰相反,只要输一场,就可能万劫不复。

    这也是碧清老道异常的淡定的原因,就算司徒刑武功再是高强,在五人,十人,几十人的围攻下,总会露出漏洞。

    只要有一个疏忽,结局就会被改下。

    但是他错估了一点,那就是司徒刑不仅武艺高强,而且还精通法家神通。

    以“绳之以法”将道士束缚,再以长刀切破他们的喉管。

    迅捷异常。

    等他派出精通道术之人的时候,道人已经死伤大半。

    “司徒刑,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独身闯来。”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碧清老道在小道士的搀扶下来到前院,看着倒地死伤大半的道士,还有身穿蓑衣,长刀指地,鲜血不停滴落的司徒刑。面色陡然变得更加的苍白,眼睛中更有火焰熊熊燃烧,声音愤慨的说道。

    “苟延残喘之辈,也敢出此狂言?”

    司徒刑轻蔑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碧清老道,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该死!”

    碧清老道顾不得伤重未愈,推开搀扶他的道童,双手结印,低声喝道:

    “束缚!”

    只见一道青色的能量陡然出现在司徒刑的四周,但是还没等这股能量落下,司徒刑身体内就射出一道赤光。

    噗!

    好似绳索一般的能量在赤光下陡然崩碎。

    “怎么可能?”

    看着丝毫不受影响,满脸冷笑的司徒刑,碧清老道嘴巴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

    “这怎么可能?”

    “你怀中定然有权贵之物,否则不会如此。”

    突然碧清老道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陡然变得煞白,嘴唇不停的哆嗦。

    “哼!”

    司徒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了碧清老道的推测。

    “杀!”

    司徒刑的身体陡然向前,蔚蓝色的刀锋好似燕子一般破开空气,发出尖锐之音。

    几个想要趁机围杀的道士,被司徒刑分而击之。剩下的道士见道术对司徒刑没有用处,也都学聪明不少。

    他们利用军伍之法,同进同退,互为犄角,虽然没有办法将司徒刑击杀,但也拖住了他的脚步。

    “方丈,我们撤离吧?”

    中年道士看着好似猛虎一般的司徒刑,肝胆俱裂,有些心寒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