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商君是商鞅主张的体现,也是法家思想的升华。

    通过朗诵商君,司徒刑对商鞅的一些主张有了深入的了解。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通过阅读朗诵商君,全盘接收了商君对法家的体悟。

    以前一些迷茫的地方,现在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随着体悟的加深,心中也有一段段文字浮现。

    商鞅之法,良法也。

    今试一披吾国四千余年之纪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

    。。。

    司徒刑无喜无悲的站在那里,眼睛深邃,如果仔细观察,定然能发现一道道锁链在纵横交织。

    随时时间的推移,秩序之力的凝聚,还有龙气的下垂。

    孕育的速度越来越快,隐隐已经有了一个轮廓。

    那是一个面青铜色古朴的令牌。

    令牌是青铜色,令牌的上方是一个虎头,虎头之下更赤色龙纹缠绕,象征铁血,也象征着霸道。

    在令牌的正面,镂刻着两个透着神秘的篆。

    开垦!

    开垦令!

    法器!

    如同黄文峰那支带着星光的巨笔,又好似碧清老道头顶的神灯,这一块令牌是司徒刑法家经义的凝聚。

    司徒刑的神识静静的感触着这块古朴,带着龙纹的令牌。法器仿若活物,感受到司徒刑的神识,竟然传来一阵喜悦的情绪。

    司徒刑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心中浮现出一段段文字。

    开垦令!

    法家经义凝聚而成,农为国之本,消耗一定的龙气,能够将荒芜的土地变为良田。

    “开垦令!”

    “竟然是开垦令!”

    看着悬浮在气运中,镇压八方的令牌,司徒刑的眼睛里陡然射出一道欣喜的光芒。

    这枚令牌上有着很强的秩序之力,还有大乾的龙气,具有号令山林之神的权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司徒刑感觉他和脚下的土地,远处的山川都有某种隐隐的联系,仿佛有一股力量在地底奔涌,好似大江大河一般。

    “地气!”

    “这是地气的力量!”

    司徒刑静静的感受着那种奔涌,心中暗暗的说道。

    奔涌的定然的地气,地气如水,又似走珠,贯穿山川。阴阳家之一的堪舆家就是根据地气的停聚,而寻龙点穴。

    但是开垦令固然能够让和山川地脉变得亲和,但更最重要的作用还是开垦。

    大乾世界,神道昌盛,山有山神,地有地神。只有祭祀神灵之后,农民获得他们的首肯,才能将山地,荒地开垦为良田。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开垦土地之时,乡间多会邀请巫师,或者是神婆通灵,祭祀各路鬼神。

    或者是请农家之人,用农家的神通,开辟田地。

    农家尊崇上古神农氏,精通五谷之术,奉行“地泽万物,神农不死,将相王侯,宁有种乎”的信条。

    农家弟子遍布天下,游侠隐士辈出。农家弟子多正直侠义之士,却行踪莫测,长隐于田野市集之中,不求闻达于诸侯,是诸子百家中弟子数量最庞大的一派。

    农家弟子大多出身贫民,这一点与反秦联盟的代表门派墨家非常接近,因此在反秦联盟未来的行动中实际上是可以争取的朋友,而非敌人。

    但是有了这一枚开垦令,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司徒刑激发令牌上的力量就能号令山川之神。

    势指挥使看着闭目思索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满意之色。轻轻的点头之后,身形慢慢的变得虚幻。

    见势指挥使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光幕之中,吴起弯曲的身体慢慢的绷直,脸上的谦卑之色尽去,重重的咳嗽几声,顿时感觉舒服不少。

    看着静心体悟商君的司徒刑,吴起的眼睛里流露出羡慕,还有一丝被掩饰很好的嫉妒。幽幽的叹息一声,吴起走到窗户边,看着从天而落的牛毛细雨。眼神怔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吴大人,还没有走?”

    司徒刑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有些诧异的问道。

    “你还真是小心,早就清醒了,竟然能忍到现在?”

    吴起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嘴角升起一丝不屑,有些嘲讽的说道。

    “都是法家弟子,本官自然不会暗害于你。”

    “大人教诲的是!”

    “学生谨慎惯了,让大人见笑了。”

    司徒刑笑着行礼,但是眼睛中的防备之色却没有减弱半分。

    “真是小心谨慎,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指挥使大人才会对你如此看重。”

    吴起看着司徒刑,眼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艳羡。

    “碧清老道并没有离开知北县,他现在正在隐秘之处养伤。”

    “这个情报算是我这个师兄给你的见面礼。捣毁巢穴的小功,会给你增色不少。”

    吴起看着司徒刑,心中略有有些不喜,这个师弟看似精明,知人善用,但是却太过多疑,有点像是魏武帝曹操,除了自己,谁也不信任。

    但是他心中又不得不承认,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尔虞我诈的官场立足。恐怕这也是指挥使大人看好他的一个主要原因。

    “谢吴大人。”

    司徒刑想到碧清老道,眼神顿时变得深邃起来。

    剿灭碧清,让知北县玉清道的传承彻底的断绝,威慑了其他宵小,按照打理说应当是大功一件。

    但是司徒刑只能得到一个小功,为什么?

    说白了还是实力不够!

    官场或者说社会,讲的是规矩,也是实力。

    同样一条命,百姓捐钱捐命捐子孙,士卒牺牲自己,不过值十两银子抚恤。人反而习以为常,不肯捐命反而要遭到逼视,谓之刁民。

    校尉县令要有此壮举,就谓之忠烈,朝廷就得褒奖。

    要说知府,别说是捐命,就能勤劳些,办事不差,或者稍微清廉些,就已经卓有功勋于国家。

    要是总督宰辅公侯,无需真正廉,能,功,勤,单单一个忠就足深得帝心名垂青史。

    就算论功劳,也有区别。

    司徒刑读史的时候,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记载,大乾太祖争龙之时,曾经被困孤城,形如危卵,异常危险。

    有一个大头兵,因为出身山野,对乡间之路异常熟悉,自告奋勇,保护太祖突围。

    在突围途中,更为太祖挡了两刀,正因为这个士卒的勇武,太祖才没有陨落。

    这才有了现在的大乾。

    按照道理说,功莫大于救驾!

    如果是总督宰辅,凭借此功都能封王。

    但是因为这个士卒的身份太过于卑微,不仅没有获得封赏,当时人们竟然一致建议太祖将他处死。

    后来还是太祖心善,将这个士卒保了下来。

    就是如此,这位士卒战死之时,不过九品。

    也幸亏司徒刑有功名在身,不同于白身,这才有了一个小功。

    不过司徒刑并不埋怨。也不感觉功劳太小。

    从公的角度来说,诛杀碧清老道,给玉清观之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从私的角度来说,碧清老道和他有大仇,如同一条躲在暗处的毒蛇,不知什么时候就有可能反噬。

    于公于私,这个碧清老道都是他必杀之人。

    “他不死,我心不安。”

    看着全身煞气萦绕,锋芒毕露,好似宝剑出鞘一般的司徒刑,吴起的嘴角慢慢的升起一丝笑容,这一丝笑容越来越大。

    “杀伐果决,这才我辈中人。”

    。。。。

    夜越发的阴沉,月亮好似一弯银钩挂在天空,牛毛细雨在寒风中飞舞,在雨水的冲刷下,树木花草变得愈发的明亮。

    一个青石堆砌的庄园,仿佛是一头沉睡的猛兽,静静的趴伏在山野起伏之间。

    夜已经深沉,仅有几个房屋有灯光射出,碧清老道面色苍白的坐在太师椅上,一脸的疲态。

    几个年轻的道士小心的站在他的身旁,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他的表情,生恐激怒遭受池鱼之殃。

    “祖师福地还没有消息传来?”

    碧清老道的手指快速的击打着桌面,有些烦躁的问道。

    “方丈,还没有。祖师一直没有复。”

    旁边的一个小道士硬着头皮说道。

    “那就再去联系,一定要得到准确消息。福地祖师是我派根本,定然不能有事。”

    也许因为一直没有休息的缘故,碧清老道的眼睛看起来有几分猩红,说不出的可怖。

    小道士被他这么一吓,面色顿时变得苍白。唯唯诺诺的倒退而出,因为心神不守,更差点被门槛绊倒。

    这让本就郁闷的碧清老道愈发的发燥。

    “方丈,法术的根基来自福地祖师的加持,近日来,弟子们的法术威力大减,想来祖师福地可能出现了问题。”

    中年道士见碧清神情暴虐,仿佛是一头暴怒的猛虎,虽然心中胆寒,但也不得硬着头皮进言“福地祖师乃是威能无双,是地仙大圆满的强者,怎么可能陨落?”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联系上祖师,知道福地的具体情况。”

    碧清老道眼睛圆睁,全身气血翻滚,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

    “诺!”

    中年道士见碧清情绪激动,不敢过分刺激,急忙答道。

    一个头竹笠,身穿蓑衣,仿佛是一个垂钓的老翁,又好像古诗中形容的蓑衣客。慢慢的出现在宅门之外,一个巡夜的道士下意识的呼喊道。

    “谁!”

    蓑衣客的脸庞被斗笠遮挡,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道士还是看到了他嘴角那一丝冷酷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