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来看,法家的存在有可能动摇君王统治的根基,没有斩尽杀绝,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那些失踪的法家前辈,都是被当代人王和诸子百家击杀或者是秘密处决。

    吴起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一脸阴沉的坐在那里。不停的咳嗽,也许因为心情的关系,司徒刑感觉他咳嗽的更加剧烈了,看起来仿佛要把心脏从胸膛中咳出来一般。

    但是他眼睛却异常的冰冷,更时不时有幽光闪过,一丝丝煞气萦绕,好似一头随时要择人而噬的猛虎。

    但是最后却仿佛是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那里幽幽的一叹。

    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历代法家先贤都没有办法解决,他又能为之奈何?

    法家入世,对龙气,朝廷法度的依赖性要远远高于其他宗门。

    惹怒了人王,恶了龙气,只会落得作法自毙的下场。

    吴起嘴角升起一丝苦涩的笑容,眼睛中的无奈好似坚冰,怎么也化不开。

    法家现在好似进了一个死胡同,进退维谷,异常的尴尬。

    也许只有他成长起来以后,才会有办法解决吧?

    吴起艳羡又有些希冀的看了一眼司徒刑,心中暗暗的想到。

    “那大人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又是如何确定学生就是大人要找的法家传人呢?”

    司徒刑沉默了半晌,将所有的信息都消化之后,最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法家固然没落,但是三法司的暗谍遍布整个大乾,知北县处于大乾和外域的交接处,地理位置最是特殊,故而暗谍数量更多。在你刚突破的时候,文气漫天,暗谍就有所觉察。”

    “但是当时的威势太大,暗谍以为是一位大儒突破。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就没有调查,这也导致和你失之交臂。”

    吴起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道。突然他声音一顿,有些迟疑的问道,“按照卷宗记载,当时文气漫天遍野,好似银河倒垂。就连域外的妖物都被惊动,声音凄厉,惶惶不可终日。但是本官观你境界并不是太高,这是为何?”

    “大人可曾听说过百漏之体?”

    司徒刑面色一僵,眼睛中的苦涩好似化不开的坚冰,最后才一脸无奈的说道。

    “百漏之体!”

    吴起看着司徒刑的瞳孔陡然收缩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但是随即又流露出了然之色。

    “怪不得按照卷宗记载,几个月之前,你还是一个没法感受到文气的废物。否则也不会被偏房和族老联手赶出北郡。”

    “如果百漏之体,就说的通了。”

    武道修为突破练髓境之后,就会成为武道圣人,伸手投足之间就有莫大威能。别说是山川,日月,就连一些脆弱的空间也能被他们打破,形成黑洞。

    但是在武圣之上,还有人仙。

    人仙的境界就是“不漏之体”,全身毛孔全部收缩封禁,一丝一毫的气血都不会流矢。从而保证他们寿元千载。

    而和“不漏之体”相对应的就是“百漏之体”,如果说不漏之体是一个没有丝毫缝隙的水囊,那么“百漏之体”就是一个周身充满裂痕,窟窿眼,不论如何灌水都会被瞬间全部流干。

    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司徒刑十八年未曾凝聚文胆,也无法感受到空中的文气。

    “足够多的文气,让我堵住了全身毛孔,从而凝聚了文胆。”

    司徒刑仿佛被忆所萦绕,眼神幽幽的说道。

    “怪不得,如果是常人,被那么强大的文气灌顶,就算不成就大儒,也会成就翰林业位。怎么可能只是凝聚文胆?”

    吴起看着司徒刑也是一脸的唏嘘。要知道,顿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司徒刑是幸运的,因为他的顿悟,聚集了大量的文气灌顶,从而打破了百漏之体的弊端。

    司徒刑也是不幸的,因为百漏之体的缘故,让他错失一个一步登天的机缘。

    “大人又是如何发现学生的呢?”

    司徒刑洒脱的一笑,毫不在意的问道。

    “麻五是外域元气教的密使,他和玉清道之间的交易。自认为做的隐秘,天衣无缝。岂不知,三法司暗谍早就渗入他们的域外元气教。”

    “故而,麻五一到知北县就被本官的人死死的盯住。”

    吴起面色冷峻,眼中时不时闪过冷芒,有些不屑的说道。

    “因为学生动用了知北县法书包网.bookbao2的力量,所以才被暗谍发现了蛛丝马迹?”

    司徒刑眼睛闪烁,异常笃定的说道。

    “然也!””

    “所以本官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好在并不算太迟。”

    吴起面色不变,没有流露出任何吃惊之色。

    按照司徒刑的智慧,推理出事情的原委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司徒刑没有立即说话,而是闭上眼睛,将整个事情的前后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

    麻五家纵火的时候,胡庭玉调动大乾龙气,一力破十会,用来熄灭熊熊烈火。那时候自己的确是利用了法家的能力。在法书包网.bookbao2中,驳了胡庭玉的请求。虽然做的隐秘,但是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也就是在哪个时候,被三法司的暗谍发现了踪迹。

    三法司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一切上报个总部。因为历史的缘故,法家对新生的弟子又异常的重视,所以才派吴起这位神都贵人亲自出马。

    这样一切也都说的通了!

    想到这里,司徒刑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的疑惑也去了大半。

    “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后,本官调阅了你的资料,发现你在“势”的方向进步不小听取门内长老意见,故而决定将你编在势字宗门。”

    “势字门,重视强权威慑,在朝廷之中多是高官。”

    吴起见司徒刑没有意见,从怀里掏出一枚虎头龙纹的令牌,塞给司徒刑后笑着说道。

    “有他们照顾,你的仕途定然会平坦不少。”

    “谢大人!”

    司徒刑的眼睛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吴起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为司徒刑介绍法家的现状,还有势字门的具体信息。

    “法家虽然没落,但是却掌握着三法司,庙堂虽高,江湖虽远,但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瞒过我们的耳目,只要贪赃枉法之辈,本官皆有先斩后奏之权。”

    吴起挺着胸,一脸倨傲的说道。

    “也正因为如此,大乾官员,百家宗门,对三法司是又恨又怕。”

    “赋予你们如此大的权力,人王就不担心矫枉过正?乾帝盘雄才大略,不会发现不了这个问题,必定会设立类似机构进行反制监督吧?”

    司徒刑面色不变,三法司的设置,在他看来更像是明朝的锦衣卫。天子近臣,对帝王直接负责,监视天下。

    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没有监督的权利是可怕的,最终会形成滥权,就算三法司是法家弟子主导,也难免会出现矫枉过正,屈打成招的情况,最后更会成为某些人手中的刀,更会成为驱除异己的工具。

    吴起脸上的兴奋之色陡然一僵,仿佛是被踩到尾巴的野猫,全身的毛发都炸立起来。

    他眼神冰冷的直视司徒刑,司徒刑没有任何的躲闪,一脸的坦然。

    吴起见司徒刑面色不变,眼睛也没有任何躲闪。他的脸上闪过狐疑,佩服,吃惊,忌惮等诸多神色,最后都化为幽幽一叹:

    “司徒师弟,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人感到害怕,多智近妖。”

    “如果你不是本官的师弟,本官恐怕都会忍不住出手把你斩杀。”

    “你说的没错!乾帝盘有感三法司权利太大,担心公器私用,特意建立了一个类似的机构,取名黑石,意思是黑暗基石,具体人数未知,但是他们存在的目的,除了要监视天下以外,还要和三法司互相制约。”

    吴起的眼睛中流露出迷离之色,好像是陷入了忆。

    “黑石成立之初,并没有引起三法司太过重视。毕竟他们不过是初建,不论人员还是装备,和存在几百年的三法司相比,还是太过稚嫩。”

    “但是黑石后面的表现,却给三法司诸位大人好好的上了一课。”

    “三法司有几个据点,行贿受贿,私放逃犯,没想到却被黑石抓住了把柄,人王大怒,狠狠的斥责了三法司办事不力。”

    “并且重重的处置了那几个据点。三法司人手损失不少,颜面大跌。这还是这么多年,三法司头一次遭受重创。”

    “三法司的几位宗主这才重视起来,但是那黑石,真如其名,隐藏在黑暗之中,行踪出奇的诡异,仿佛就好似根本不存在一般。任凭三法司布控天下,竟然一时也找不出他们的行踪。反而黑石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狠狠的暗算了三法司几,在人王那里丢了不少颜面。”

    “也因为如此,三法司手中的权利被分润出去不少。”

    吴起重重的啐了一口,面色凶狠,煞气盎然的说道。

    “凭借本官的只言片语,你竟然就能够推测出如此多的信息,真是令人感到心折,也让人感到害怕。”

    “但是聪明之人,往往容易机关算尽,反而误了性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