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战!”

    李射虎全身鬼气升腾,蛟龙筋制成的巨弓发出龙吟之声,战意如刀,破开重重阴气,冲霄而起。

    “战!”

    “战!”

    其他鬼神虽然不需要新朝龙气洗刷自身罪孽,但是如果能够在攻山伐庙中立下功绩,定然会获得朝廷敕封奖赏,神位格局也会获得相应提升,这对他们来说也是难得的机缘。

    故而每一个鬼神都全身神光都不停的闪烁,战意冲霄,刀兵争鸣!

    杜城隍身穿朱袍,站在神光四溢的青铜战车之上,四匹洁白,好似白玉雕琢的骨马并排在战车之前,它们的每一个眼窝处都有一抹绿油油的火焰在不停的燃烧。

    骨马更时不时打着响鼻,发出一阵阵好似龙吟的马嘶之声。

    在车辕两侧各有一手持兵戈,身体高大的鬼将守护。

    看着战意冲霄的鬼神,杜城隍神色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的伸出手,将手里的神印对着行文摇晃了几下。

    只见那道鬼神辟易的龙气,仿佛倦鸟归巢一般,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射向杜城隍。

    “北郡郡守有令,攻山伐庙,夷平玉清!”

    杜城隍站在战车之上,一脸恭敬的将行文捧在手心,看着下方的鬼神阴兵,面色冷峻的吼道。

    “诺!”

    “诺!”

    “诺!”

    看着杜城隍手中赤气浓郁,时不时有赤气化为蛟龙嘶吼的北郡行文。

    每一个神灵都低下自己的高傲的头颅,弓着身体行礼。品阶低的鬼神,或者是鬼兵更是直接跪倒,以头触地。

    这些鬼神拜的不是杜城隍,也是不是那一纸行文,而是其背后所代表的大乾龙庭,也是千万年来的人道气运。

    “大军开拔!”

    北郡的行文到达,为杜城隍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那就是名分,也可以说是大义。

    有了这份文,杜城隍的讨伐,那就是师出有名。他所率领的军队那也是讨逆军,是正义之师,是威武之师。

    大义在身,才能无往而不利。

    有道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所以大义,在古代战争中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大义在身,不仅没有友军支援,就连自身士卒的士气也会大跌。

    如果遇到败仗,很有可能引起哗变。

    杜城隍抽出随身的宝剑竖举,面目严肃,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远方。

    “出征!”

    四匹好似白玉雕琢的骨马拉着青铜战车缓缓的前行,无数的鬼卒拥簇在车架的四周,保护着站立在车辕之上的杜城隍。巨大的青铜车轮碾过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车辙,车辙之中更是隐隐有蓝色,仿佛精灵一般的火焰在升腾舞动。

    其他的神灵也都高居在战车之上,面色冷峻的看着前方,无数的鬼兵护卫在他们的前后左右。形成一个个方阵。

    。。。。

    知北县城郊北山之上,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玉清观耸立在山巅向阳之处。古色古香的建筑,和青山绿水有一种说不出的协调。

    仿佛,它本来就应该耸立在这里。

    显然,这座道观设计建造定然出自高人之手。

    一个窗户都被木条封死,门上挂着厚厚布帘的房间。

    不仅终日不见阳光,而且每日早晚都会有气味浓烈刺鼻,烹煎的草药特有的味道传出。

    偶尔有几个香客想要好奇的一探终究,都会被观内的道士礼貌的制止。这样的举动不仅没有打消众人的好奇心,反而好似猫爪挠心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渐渐的坊间就有传言,此地是道观炼丹之所。碧清观的观主碧清老道正在此地闭关,修炼外丹之法。

    传闻愈演愈烈,竟然每日都有人在道观门外求丹。道观数次辟谣,都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

    最后只能期待谣言能够止于智者。

    而被众人视为活神仙,正在修炼外丹的碧清道人此时却面色枯黄,全身扎满绷带,布条之下隐隐可见暗红色血液渗出。

    他仿佛活死人一般躺在木床之上,一动也不动。每日以吮吸流食勉强维持生命。

    也就是玉清道家大业大,库存有各种上了年份的人参,灵芝等。

    如果没有这些灵药续命,就算碧清老道求生欲望再坚强,也只能兵解转生。

    道人兵解之后,无非三个去处。

    或者是去宗门福地,在祖师的护持下,成就鬼仙,护持后辈道学。

    或者是谋求一尊低阶神位,享受众生香火,但是要受到神道人道管辖,稍有差池就有可能被打落神坛。

    或者是转生他方,只要破开胎中之谜,再得到门派中人接引,自然能够再度踏上道途。但是再度踏上道途的人,还是现在的他么?

    好在,有大量的灵药续命,碧清老道还没有到油尽灯枯之时。

    可就是如此,他也已经昏迷了数日。

    日渐憔悴,形如枯木,状若死尸。

    一个身材矮小,面容尚有童稚的道士,贪睡的斜倚在板凳之上,脑袋歪着,一点一点的正在打着酣睡,一丝丝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留下一道晶莹的痕迹。

    “疼煞我也!”

    躺在木床之上的碧清老道面色陡然变得狰狞,手掌死死的抓住床单,失声痛呼道。

    “师傅,你醒过来了!太好了!”

    身材矮小,正在大瞌睡的小道士被碧清的痛呼声惊醒,看着碧清缓慢睁开充满血丝的双眼,有些兴奋的喊道。

    “快,快,快去请公子过来,我有要事禀告!”

    碧清强忍着大量失血引起的眩晕感,紧紧抓住小道士的手腕有些焦急的说道。

    “郎中已经来过,帮你号过脉。你因为外伤大量失血,生机受损。又在冰冷的河水中漂浮,导致寒气入体,伤了内脏,定然需要安心静养,否则必定会损伤阳寿。”

    小道士看着碧清枯黄的脸色,有些为难的说道。

    “休要管我,速去请公子!”

    碧清道人眼睛的焦急之色更浓,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头脑中的眩晕之感越发的强烈。碧清老道使劲用牙齿咬着舌头,才没有再次昏厥过去。

    “诺!”

    看着碧清发疯似的咬着自己的舌头,鲜血从嘴角滑落,小道士仿佛被吓傻一般,眼睛直勾勾,有些呆滞的答应道。

    “速去!”

    碧清老道见小道士脸色苍白,仿佛木头人一般杵在那里。焦急的张开嘴巴,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他的牙齿,并且喷涌而出,浸湿了他的胸膛。

    “诺!”

    小道士这才反应过来,面色煞白,惊惧的看了一眼满嘴血污的碧清老道,有些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不大一会,正在闭目养神,试图让自己恢复一丝体力的碧清道人就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一身蜀缎锦袍,面如冠玉,摇着纸扇的公子在小道士的带领下几步并作一步迈入门槛。

    看着虽然身体虚弱,但是神智却很清醒的碧清老道,心中不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些庆幸又有些亲近的说道:

    “该死的司徒刑,险些让我折损一员大将!”

    “道长,你现在身体虚弱,需要静养,外面的事情让他们操心就行。”

    “碧清愧不敢当,辜负公子所托。”

    碧清见公子脸上不似作伪,眼睛中不由的流露一丝感动,有些羞赧愧疚的说道。

    “这件事怪不得你。”

    公子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得到表情瞬间古怪起来。

    “公子,司徒刑那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碧清老道强忍着周身伤口火辣辣的疼痛,还有脑袋中的眩晕,在小道士的搀扶下,斜倚在床头。看到公子脸上古怪的表情,他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焦急的问道。

    “的确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公子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向碧清老道做了介绍。

    “什么,杜老三的人竟然在知北县县衙袭击官差!”

    “这可是谋反重罪。”

    碧清老道瞳孔陡然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这事情怪不得杜老三,是那司徒刑实在是太过狡猾。”

    公子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印堂,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

    “杜老三和黑虎帮是保不住了,可惜数年的心血瞬间付之东流。”

    碧清老道眼神幽幽,脸上挂着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笑容。

    “不仅仅是杜老三,我们在城中的势力都受到牵连,数个隐藏在暗处的据点被官兵查封,可谓是损失惨重。”

    公子咧嘴一笑,但是眼睛里的无奈和苦涩却好像是永远化不开的坚冰。

    “教中已经发来密函,诸位长老对知北县的损失,大为恼火,并且对你我进行申斥。”

    “真是该死!”

    碧清老道眼睛怒火升腾,握起拳头,重重的砸了一下床头,恨声说道。

    “这个司徒刑真是本公子克星不成?难道他就是教主口中的劫数?”

    公子站起身形,有些烦躁的挥舞了几下折扇,小声嘟囔着说道。

    “公子才高八斗,又有教中资源培育,未来不可限量。而那司徒刑固然有几分才华,但是不过是一个北郡家族的弃子,又有什么资格和公子争锋?”

    碧清老道见公子因为连连受挫而导致心气浮躁,急忙进言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