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个个匪徒身上仿佛都背负着一个无形的枷锁,动作瞬间变得缓慢吃力,就连速度也降低不少。

    而官兵则恰恰相反,一个个在军阵龙气的加持下,变得龙精虎猛。

    司徒刑的这个技能,有些像后世游戏的辅助技能,集体减速。

    但是显然更具有针对性,威力更加强大。

    噗!

    衙役的水火棍重重的击打在匪徒的后背上,只听见咔嚓一声。匪徒的脊椎骨被瞬间打断,没了脊椎的支撑,那个匪徒仿佛是一个没有脊椎的软体动物,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

    全身更是不停的抽搐,嘴眼歪斜,口鼻处更隐隐有白沫鲜血渗出,眼见是活不成了。

    “老八!”

    旁边的一个匪徒看到此情景,眼睛瞬间变得通红,有些疯狂的怒劈几刀。他对面的衙役一时不防,竟然被逼退几步。身上也被刀锋划过,见了红挂了彩。

    但是,这样的事情只是偶然,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匪徒们落入精心编织的口袋,就如同案板上的肉,官兵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翻身的余地。

    “大局已定。”

    司徒刑看着一个个匪徒被砍杀,或者是砍伤,鲜红炽热的血液喷出,染红地面。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声,还有绝望的嘶吼声,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恻隐,但是很快就被冷酷所取代。

    “胡将军,这里就交给你了。”

    “我会让撬开他们的嘴巴。知北县太平太久了,竟然有人胆敢忘了朝廷的威严。”

    胡庭玉眼睛猩红,全身上下早都被鲜血浸染,就刚才一瞬间,已经有数人被他砍杀,也因为鲜血刺激的关系,他眼睛中的毛细血管快速充血,仿佛是一条条红色蚯蚓,说不出的可怖。

    一滴滴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流下,仿佛雨滴一般摔落,重重的砸在地上,留下一点点猩红。

    “杀!”

    “只需要一个舌头,不投降,不招供的都全部杀光,老子可没有时间和他们玩严刑逼供!”

    “诺!”

    士卒们大声喊道,他们仿佛是一个个不知疲惫的杀人的机器,互相配合,进退有据,如同杀鸡宰鹅一般,异常熟练的收割着一条条人命。

    “你们真是狠毒。”

    匪徒们被士卒逼到一个狭窄的角落,互相背靠在一起,看着一个个同伴被砍杀,惊惧的看着全身沾满鲜血的士卒,声音嘶哑的吼道。

    “投降不杀!”

    “否则统统杀光!”

    胡庭玉面色冷酷,全身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仿佛是地狱中钻出来的修罗。让人望之,瞬间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剩下匪徒一脸绝望的看着满地的尸首,还有手持弓弩的士卒,这么狭窄的空间,面对这么多弓弩,别说他们只是武徒境。

    就算是武师境也不敢说能够全身而退。

    “本官再说一遍,也是最后说一遍,投降不死。”

    “否则,今日你们都要做刀下之鬼。”

    胡庭玉面色冷酷,眼睛如刀,周身气势狂暴,好似一头狰狞的野兽,随时就要择人而噬。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弓弩手早就做好准备,眼睛冰冷的看着匪徒,只等胡庭玉一声令下就万箭齐发。

    几个全身带伤的匪徒,面色苍白,绝望的看着整齐划一的弓弩手,还有随时待命的长枪手。而站在他们前方,则是手持长刀,全身被鲜血染红,好似鬼神一样强大的男人胡庭玉!

    “我投降!”

    一个匪徒心神被慑,有些恐惧的扔下手中的短兵,蹲下去抱着头仓皇的大声喊道。

    “叛徒!”

    匪首见有人投降,心中不由的愤恨,挥刀就要将他人头斩落。

    但他的长刀刚抬起,就见几支弓弩瞬间攒射,封锁住他的周身。

    噗!

    噗!

    噗!

    匪首将手中的长刀挥舞,将一支支飞箭格挡。但是最后还是有三支飞箭刺破他身上的麻衣,贯穿他的胸腹,尖锐带着倒钩的箭头瞬间刺破他的内脏,造成大量的出血。

    匪首强忍着疼痛,眼睛圆睁,脸色顿时变得赤红,身手不仅没有因为受伤变得迟钝,反而更加敏捷几分,怒吼着挥刀斩下。

    叮!

    胡庭玉手中的长刀陡然出鞘,两把长刀交错,发出令人感到牙酸的响声。

    投降的匪徒脸色变得煞白,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

    寒冷的刀锋离他的面部,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如果不是胡庭玉出刀,他早就匪首斩落头颅。

    “哎!”

    匪首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被夹注的长刀,还有那个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匪徒,重重的叹息一声。伤口瞬间崩裂,炽热的血液仿佛喷泉一般从他的伤口处攒射。

    他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四周,最后仿佛是一个破碎的麻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激起一片灰尘。

    “光返照!”

    胡庭玉看着瞬间被染成血人的匪首,根本没有生气的匪首,喃喃的说道。

    “我投降!”

    “我投降!”

    匪首阵亡,击碎了匪徒心中最后一丝幻想,他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绝望的神色,精气神被瞬间掏空,将手中的兵刃抛出,一个个好似鹌鹑一般老实的趴在地上。好似木头人一般,任凭衙役上前倒剪双手,用绳索捆绑。

    “万胜!”

    “万胜!”

    “万胜!”

    看着匪徒倒背双手,被一根绳子捆绑在一起,好似一串长长的小鱼。所有的士卒和衙役都激动的大声吼道。

    “万胜!”

    胡庭玉被这个气氛所感染,也是面色赤红,兴奋的大声喊道。

    胡不为看着兴奋的士卒,心中固然有喜,但是更多的却是忧愁。

    他和胡庭玉只负责军伍不同,他是知北县的主官。

    在自己的辖区内,有匪徒袭击县城,并且堂而皇之的在县衙重地杀官。

    这可是造反的重罪!

    不仅是匪徒还有他们的家人要被重判处死,就连地方的主官也会跟着被问责!

    轻则训斥,重则罢免!

    想到这里,胡不为心中的怨气更浓,不过这些怨气不是针对司徒刑,而是对这件事的幕后主使者。

    “给州府行文,给阴司城隍行文,让他们配合。我要问出幕后的指使者,还有他们帮派所在,我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法度威严!”

    胡不为面色发青,周身仿佛冰块一般,靠近他的衙役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异常猩红,仿佛是一头被激怒的恶狼。

    这件事终究还是闹大了,而且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

    必定压不住,也没有办法压下来。

    因为匪徒不仅袭城,而且在衙门内和官府发生激斗。

    事情的性质已经再度升级。

    冲击官府,视同造反。

    这可是捅破天的大事,别说他是一个区区七品,就算州府衙门也没有办法压下。

    恐怕明日北郡震动,就会有言官将此事上报天子,中枢震怒,天威难测。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将此事处理到尽善尽美,然后在行文上做做文字功夫,希望可以减轻责罚。

    “诺!”

    师爷胡学智面色有些发白,看着受伤的官差,他有些吃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这些挨千刀的匪徒,竟然敢在县衙重地堂而皇之的袭击官差,这可是谋反大罪,不仅他们要被夷灭三族,就连当地的官员也要跟着受牵连!

    这件事必定震动北郡,县尊胡不为也要跟着遭殃。

    真是祸事!

    听到县尊胡不为的吩咐,脑子没有反应,下意识的答应道。

    “行文阴司!”

    胡学智陡然反应过来,瞳孔陡然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县尊胡不为。

    要知道,大乾虽然神道显圣,但是太祖有严令,神道不得干政。也就是说,神道只有监察之责,而无惩处之权。

    而且神灵降世,被规则所不许,更易被大乾龙气排斥。越高级的神灵,受到的排斥之力越巨,降世的难度愈高。

    也正是这个原因,大神很难降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和阳间发生交集的。

    乡野的神婆巫汉,沟通的多是一些不入流的小神,野神。神力有限,神通有限。

    久而久之,阴司城隍和阳世官府虽然共存,但是却没有任何交集。

    县衙虽然有行文阴司的权利,但是很少有县尊会真的给阴司行文。但是,只要给阴司行文,必定说明辖区出现了泼天大案!

    “速办!”

    县尊胡不为见胡学智正在发呆,不由的怒声说道。

    “诺!”

    胡学智不由的一激灵,急忙走到文案前,用狼毫笔吸满墨汁。在纸张上快速行文,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有记述。最后请求阴司出兵,共同剿灭匪徒妖人。

    胡不为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问题,这才从印盒中取出青铜铸成,象征着官府权利的宝印。

    嘭!

    胡不为双手托印,重重的按下。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他发现十分普通的一张行文,因为官府大印的关系,竟然有赤色的龙气盘绕。

    傅举人有些吃惊的看着胡不为,以前他只认为胡不为昏庸无能,没有想到他也有如此杀伐果断的一面。

    “给阴司投!”

    胡不为手指死死的抓住文案,因为供血不足,变得有些发白。但是他的眼睛变得越发冷酷果决。

    “这。。。”

    师爷胡学智捧着行文的手不由的一顿。下意识的犹豫了一下,要知道投之后,这件事情会被神道以最快的速度上报的州郡,甚至是神都中枢。

    就没有任何挽的余地了!

    不仅州郡会派人调查追责,就连神都也有可能派下钦差督察。

    “这样的大事,岂能是我们几人能够压的下的!”

    “投吧!”

    胡学智能够想到这些,胡不为何尝不明白。

    上报之后,身为一方主官的他,必定会被上峰斥责,甚至有可能被罢官。但是,这件事影响实在是太过恶劣。

    又有傅举人,司徒刑等人,还有数百百姓亲眼目睹,岂是他能够随意遮掩?

    既然如此,还不如痛快的上请罪,也许上峰会看在他认罪态度诚恳的份上,给他书包网.bookbao2开一面。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胡不为用手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眼睛中流露出颓废无奈的神色,身体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瘫倒在椅子上。

    也许,明日,这顶乌纱就会换了主人!

    真是雷霆雨落皆是天恩,荣华富贵一言夺之!

    这也是为官者的悲哀!

    看似手握权柄,威风赫赫,但是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再大的权势,再强的气运,终究也抵不过一张皇宫的中旨!

    司徒刑看着仿佛瞬间苍老十岁的胡不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慨。

    外力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

    过分依赖外力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的生死交给他人。

    法家大多不得善终,固然有法家自身的因素,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法家的气运和权利都来自君主。

    简在帝心,气运昌隆。

    但君心易变,故而生死难测。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脸色也变得灰暗,心中暗暗的叹息一声。强如商君,李斯之辈,最终都陨落,不得善终。何况,其他人乎?

    “诺!”

    胡学智不知道县尊胡不为心中的百转千,低头答应一声,走到大堂香炉前,以火折将行文点燃。眼神幽幽的看着纸张一点点被烈火吞噬,变成一片片飞灰。

    看了一眼仿佛瞬间被抽干精气神的胡不为,心中不由暗暗的叹息一声。

    真是多事之秋,知北县从此乱矣。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盖有公章的行文被焚毁,一片片黑灰落在香炉中。

    头戴冠帽,身穿大红色官袍,全身都被神光笼罩的杜城隍,正手持朱笔,端坐在大殿之上,他面前案牍之上放满了文。

    一个文被从中打开,上面一个个黑黝黝的文字仿佛有某种魔力,好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杜城隍的眼睛。

    文武二判恭敬的站在左右,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恐惹来城隍的雷霆之怒。

    “驱使鬼兵,袭击生人,究竟何人所为,可有眉目?”

    沉默了半晌,杜城隍才抬起头,声音有些冷冽的问道。

    “玉清道,碧清!”

    文武二判对视一眼,不敢隐瞒,小声说道。

    “真是好大的胆子,他就不怕朝廷大军攻山伐庙,灭了他的道统。”

    杜城隍有些愤怒的拍打着文案,赤色的墨汁落下,砸在文之上,留下一道深红色痕迹,好似有人血浮动,吓的两个侍女脸色脸色苍白,心中惴惴。

    轰!

    就在城隍发怒,神域人心惶惶的时候。一道赤色的龙气陡然破开结界,好似一道赤色的流星,击碎空气,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看着迎面而来的龙气,还有其中包裹的行文,杜城隍的脸色陡然大变,瞳孔更是因为震惊收缩成针尖大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