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抽出兵刃的匪徒,人群受到惊扰,仿佛受惊的麋鹿瞬间四散而逃,这次捕快也不再阻拦,任凭他们离去。

    匪徒看着四散而逃的民众,本有心阻拦当做肉票人质,但是想到高台之上端坐几人,非贵即富,才是知北县的权利核心。

    只要控制一二,不仅能够逃离大堂,就算要求释放被捕的刘老四也不是没有可能。

    “放他们走,全力攻击高台!”

    匪徒首领想到这里,大声的呼喊道。其他匪徒得到指令,不再阻拦民众。在衙役和匪徒的默契之下,民众仿佛潮水一般涌出,露出一块诺大的空地。

    手持扑刀,水火棍的衙役和手持短兵的匪徒隔着空地对峙,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肃杀之气萦绕。让每一个人的心都变得冰冷沉重。

    “杀了这个酷吏,为刘四哥报仇!”

    一个汉子看着站在高台上,面色冷酷的司徒刑。眼睛发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另一个房间,刘老四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椅子上,一个衙役戏虐的看着他,时不时用皮鞭抽打一块巨大的猪肉,发出好似行刑一般啪啪的闷响。

    而另外一人则配合的发出种种惨叫之声。

    刘老四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由的眼睛大睁,因为太过用力,眼角崩开,流出一丝丝的鲜血,最后化成一道道血泪。

    “刘老四,你的兄弟挺够义气,就是不知一会能够活下来几个?”

    衙役看着嘴巴被布团塞满的刘老四,脸上挂满血泪的刘老四,有些佩服又有些唏嘘的说道。

    “大乾治下,国泰民安,你等好好的百姓不做,非要从匪,真是祸及家人。。。”

    “嗯嗯!”

    刘老四嘴巴布条塞住,试图发出一丝声响,但是最后只发出嗯嗯一般,让人捉摸不透的声音。

    但衙役最终还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你是想说卑鄙?这是司徒大人的计谋,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太笨!”

    衙役看着一脸不服气,愤怒的刘老四,有些不屑的嗤笑一声,这才满心崇敬说道。

    “司徒大人,真乃神人也。不过是一个小计谋,就让你们一个个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

    刘老四被刺激,不停的挣扎,但是经过特殊炮制的牛皮出奇的坚韧,不论他如何用力,都没有办法挣脱半分。

    。。。

    “缴械投降,尔等还有一丝活路!”

    胡不为从官椅上站起来,面无表情看着下方,声音冷冽的说道。

    “否则犯上作乱,从匪者,全部诛杀,祸及子孙!”

    “犯上作乱者,杀!”

    “从匪者,杀!”

    胡庭玉也从座椅上站起,抽出腰间的长刀,眼睛猩红,全身都被煞气笼罩,声音如雷的大声吼道。

    “杀!”

    “杀!”

    身穿大乾制式铠甲的士卒按照平时训练结成战阵,互相照应,此时被胡庭玉的怒吼所激,迸发出无比强大的勇气,双手紧握朴刀,全身气血凝聚,在空中形成一道道赤霞。

    在赤霞的当中,有一尊异兽正在对天长啸。

    军气!

    这一支军队,必定是强兵!

    司徒刑看着空中的血气连成云锦,在兵家神通的催动下化作铁血军气,心中不由暗暗的赞道。

    这个巡检胡庭玉,不仅懂得用人之道,练兵也是一把好手。

    “杀!”

    匪徒看着四周的兵士,衙役,陷入必死之局,反而更激出他们的凶性,眼睛绿油油的,仿佛是一头头受伤的野兽,更加的凶狠残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保护大人!”

    几个身体强壮的衙役护在胡不为等人的身前。组成一堵人墙,眼睛冰冷,长刀出鞘,警觉的看着四周。

    胡不为面色冷峻,眼睛中仿佛有炽热的火光在熊熊燃烧!

    竟然敢如此嚣张,真是不当人子,该杀!

    傅举人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因为混乱,刀兵而感到畏惧,反而隐隐有着几分不屑。

    他周身文气翻滚,凝聚成刀兵,箭簇,只要匪徒胆敢越雷霆一步,刀兵箭簇就会由虚化实。

    “王者之政,莫急于盗匪!”

    司徒刑面色冷峻,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他的声音更仿佛触动了天地间的某种规则,瞬间变得的宏大,好似雷霆一般。

    王者之政,莫急于盗匪!

    王者之政,莫急于盗匪!

    王者之政,莫急于盗匪!

    司徒刑的说的这句话出自李锂的法经,意思是国家王道最需要迫切解决的事情就是盗贼。

    法经是春秋末期李悝制定的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部系统的法典。法经有六篇: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法、具法。李悝认为,“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因此将盗法、贼法列于篇首。从整体上看,法经是一部“诸法合体”而以刑为主的法典。

    盗法是涉及公私财产受到侵犯的法律;贼法是有关危及政权稳定和人身安全的法律;囚法是有关审判、断狱的法律;捕法是有关追捕罪犯的法律;杂法是有关处罚狡诈、越城、赌博、贪污、**等行为的法律;具法是规定定罪量刑的通例与原则的法律,相当于现代刑法典的总则部分。其他五篇为“罪名之制”,相当于现代刑法典的分则部分。

    空中赤色的龙气仿佛被煮沸的滚油,不停的翻滚。一个个赤色的枷锁瞬间从天而降。这些枷锁仿佛有眼睛一般,瞬间落在匪徒的身上。

    正在困兽犹斗的匪徒,身体不由的一滞,身上仿佛背着千钧重物,不论动作还是反应都瞬间一慢。

    “这是怎么事?”

    匪徒看着站在高台之上的司徒刑,瞳孔不由的收缩,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神色。

    “这怎么可能?”

    “你是魔鬼!”

    言出法随,胡不为,傅举人等人瞳孔也是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他们虽然看不到龙气,也看不到枷锁,但是他们能够感受到法则的震动。

    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司徒刑的一句话竟然能够触动规则,让龙气沸腾,法书包网.bookbao2垂下。

    “杀!”

    看着仿佛背负千钧重物,手脚变得迟钝的匪徒,胡庭玉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吼道。

    “杀!”

    士卒得到军阵的加持,全身气血翻滚沸腾,仿佛是下山的猛虎,怒吼着冲出。而匪徒则因为枷锁的关系,全身实力十不存一,此消彼长之下。

    本来势均力敌的战斗,竟然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