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刘老四见司徒刑嘴角挂笑,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身体佝偻的更加厉害,头都仿佛要贴到地面之上。脸上更是挂着谦卑和讨好的笑容,双手无意识的搓动着。

    四周的人看着拮据紧张,不知所措的刘老四,眼睛中都带着嘲讽之色。

    司徒大人可是文曲星转世,只要和他多讲几句话,定然能够沾染一丝文气。

    如果家中有正在考学的童生,定然能高中秀才。如果命中有造化,能够一举成名也说不定。

    当然,如果能求得司徒大人的文宝,就更好不过了。据说,就连傅学政都欲求而可得。

    这个刘老四真是少见寡闻,大好的机会在眼前,竟然不知把握,只知道憨笑。

    真是朽木不可雕!

    几个和刘老四关系好的,不停的给他使眼色,希望他能机灵一点。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刘老四仿佛被吓呆了一般,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一脸讨好的笑着。

    “嘿嘿!”

    司徒刑看着一脸痴傻的刘老四,有些好笑的附和几声,脸上的冰色变淡不少。

    众人不由的长出一口气,心头仿佛有一块巨石被人搬开,瞬间轻松不少。

    就在刘老四以为成功蒙混过关的时候,司徒刑突然冷哼一声。眼睛瞬间冰冷,声音更是如同冰碴一般寒冷:

    “带走,如有反抗,杖毙!”

    “诺!”

    紧跟在他身后的两个身体粗壮的衙役,虽然心中有些诧异,看向刘老四的眼睛中也带有几分狐疑。

    但是就算心中有再多的疑问,衙役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前。

    执法如山!

    两个公门中人,熟练的将刘老四倒剪双手,扭倒在地,面部更是被死死的按住。

    几个壮汉下意识的想要上前,但是看到刘老四非常隐晦的眼色后脚下步伐不由的一停。

    “大人,冤枉啊!”

    刘老四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十分隐晦的惊色,但是脸上表情十分委屈和害怕,仿佛没有见识的乡间老农一样,全身哆嗦,手足乱舞,脸上更是眼泪鼻涕横流,说不出凄凉和可怜。

    “大人,我真的是一个手艺人。不是匪徒。。。你真的抓错人了。”

    “是啊,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个刘老四我认识,的确是做手艺的。”

    几个乡人见着刘老四痛哭流涕,眼睛里流露出恻隐之色,有些不忍的说道。

    “是啊!”

    “是啊!”

    又有几人帮腔道。

    “我等愿意为他做保,他真的不是匪徒。”

    “愿意为他做保?”

    司徒刑看着几个身穿粗布的乡人,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你们可知,按照大乾律,一旦被证实,被保者有罪,为人做保者都会被连坐。”

    “你们真的想要替他做保?”

    “你等真的认识他?”

    司徒刑眼神诡异的看着几人,嘴角升起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阴仄仄的问道。

    “这个。。”

    那几个乡人出来为刘老四讲话,纯粹同情弱者,是一时义愤,听司徒刑说,会有连坐之忧,心中不由的犹豫起来。

    司徒刑看着那几人眼中的犹豫和惧怕,不由冷冷的一笑。真是一群不知真相的吃瓜群众。

    不过这里可不是天朝,而是大乾,可以连坐。

    “手艺人,杀人的手艺吧?”

    司徒刑掰开刘老四的手掌,露出关节处明显的老茧,他身后的衙役眼睛不由自主的收缩,只有经常舞刀弄棒的人,手上才会有这样的老茧。

    刘老四一定在隐瞒着什么。

    其他几个乡人脸色也是的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刘老四,仿佛他身上有一层浓雾,面目也变得模糊起来。再也不敢说担保,无辜等语。

    刘老四看着司徒刑笃定的眼神,心中不由暗暗的一叹,又有一些好奇,他究竟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你还是不招?”

    看看刘老四眼神变得明亮,司徒刑的身体仿佛是一块寒冰,就连空气都仿佛被冻结凝固,声音冷冽的问道。

    “大人,小的真的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

    刘老四有些恐惧带着哭腔的说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见黄河不死心!”

    “拉下去重刑拷问,让他招出同党!”

    司徒刑面色阴郁,眼睛冰冷的说道。

    “诺!”

    刘老四被两个衙役架走,不大一会众人就听到皮鞭声,还有刘老四的惨叫。

    啪!

    啪!

    啪!

    皮鞭落下,发出清脆的声音,全身都不由的一寒,有些恐惧的看着端坐在上首,面色如同寒冰的司徒刑。

    几个躲在角落里的汉子,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愤恨担心的神色。

    “大人,已经昏过去了。”

    一个衙役低着头走到司徒刑面前,以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泼醒了,继续打!”

    “一定要让招出同党!”

    司徒面色不变,声音冷酷的说道。

    “诺!”

    得到指令的衙役再次离开,不大一会,众人就听到凉水泼面的声音,还有刘老四痛苦的声音声。

    恐怖的鞭声再次响起,刘老四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弱,仿佛是风中的残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大人,不能再用刑了。”

    衙役有些担忧的看着司徒刑,心有不忍的说道:

    “他快扛不住了。。。。”

    “招了么?”

    司徒刑面色没有任何变化,眼皮轻抬,淡淡的问道。

    “尚未!”

    衙役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继续行刑!”

    司徒刑面色冰冷,看也不看众人一眼,冷冷的说道。

    “这。。。”

    衙役脸色微变,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坐在最上首的县尊胡不为一眼。胡不为脸色稍微有些僵硬,眼睛中也有几分不忍之色。但是最后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事,本官已经托付给司徒公子,你等只需执行即可。”

    “诺!”

    衙役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忍,再次转头离去。

    “酷吏!”

    “没想到,司徒公子竟然是一个酷吏!”

    众人看着面色冷淡,谈笑自如的司徒刑,心中不由暗骂。

    “酷吏!”

    啪!

    啪!

    啪!

    重重的皮鞭声再度响起,刘老四的呻吟声已经弱不可闻,众人的心不由的一揪。心中竟然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再看向司徒刑的眼神,也变得有几分恐惧和古怪。

    “大人,大人,他招了,他终于招了!”

    一个衙役一脸兴奋的冲去,有些激动的大声吼道。

    听着衙役的喊声,隐藏在角落中的几个壮汉不由的面色大变,仿佛惊弓之鸟一般冲出,有些疯狂的向县衙出口杀去。

    还有几人,竟然联手杀向高台,显然想要控制一两位贵人,让衙役士卒投鼠忌器。

    巡检胡庭玉豁然站起,一脸的狰狞,傅举人紧绷的脸皮瞬间变得松弛。

    司徒刑看着神色狰狞,好似下山猛虎的壮汉,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真是愚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