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乾立国三百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现在虽然天下大旱,宗门也有几分异动的苗头,但是天下民心思定。

    乾帝盘是一位难得的圣主,更是中兴之主。天子龙拳被他推演到最高层次,一拳可崩山河,一拳可碎日月。

    就算强如神道,儒家,道家等古老传承,也只能在暗处谋划,等待时机。

    其他实力稍弱的世家,豪族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异动,生恐招惹来灭门之祸。

    这其中固然有乾帝盘镇压八荒的伟力,更多的则是因为大乾现在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

    司徒刑目光幽幽,看着空中的几股气运交杂,背向官府,嘴角不由的升起几丝冷笑。司徒刑眼睛冰冷的看了那几人一眼,仿佛是要把这几人的容貌全部印在脑中。

    “真是好大的狗胆。”

    就在刘老四等人以为自己被人出卖,下意识的全身绷紧,肌肉隆起的时候。司徒刑的眼睛恰巧挪到他处,仿佛刚才的直视只是无意所为。

    刘老四等人心中不由的长出一口气,认为危机已经度过的时候,司徒刑的声音再度响起。

    “各位父老都知道,最近有一股胆大包天的劫匪,竟然敢公然袭击有功名在身的秀才。”

    “这是对国法的亵渎,是对黎民的荼毒。”

    “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不严惩不足以正国法。”

    “余身为大乾的茂才,也是被袭击庄园的主人,于情于理,都要将这一帮匪徒绳之以法,还知北县一个朗朗乾坤。”

    司徒刑身体挺拔,声音清越,好似金石。说完上面这一段话后,环顾四周,只见刚才还心有恐惧的众人,或三四人,或者五六人,开始小声的交头接耳,聚少成多,现场顿时变得嘈杂,严肃的气氛也为之一乱。

    “秀才公说的对,这些劫匪就是该杀!”

    “杀!杀!杀!”

    “全部都该杀头,不用酷刑,不能震慑。”

    “真是该死,幸亏司徒老爷家里墙高人丁多,否则又要酿成一桩灭门血案。”

    “肃静!”

    “威武!”

    早就得到指示的衙役,用手中的水火棍重重的捣在地面之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嘴巴大张,齐声吼道。

    啪!

    衙役挥动棍棒,狠狠的打在一个乱动百姓的臀部。瞬间留下一道红痕,被打的百姓下意识想要大声喊叫,但是看到衙役那凶狠的眼神,心中不由的一突,恐惧的闭上嘴巴,只敢发出一丝丝闷哼。

    如狼似虎!

    司徒刑看着手持棍棒,粗鲁推搡,大声呵斥的衙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浮现出这四个字。这些衙役膘肥体壮,执法粗鲁,稍有不顺心就棍棒交加。

    百姓必定惧之如虎,避之如蛇蝎。

    和后世的某管有的一拼。

    但是他并没有阻止,秩序的建立,除了有教化,还必须有刑法。

    只有教化没有刑法,只会导致人心不足蛇吞象。

    这也是法家一直提倡的,让人百姓畏如虎。只有这样,才能维护法律的威严。

    现场的百姓,被衙役的气势所慑。心中胆怯,看着面目凶横,好似虎豹的衙役,都紧紧的闭上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生恐遭受无妄之灾。

    “恩!”

    衙役凶狠的扫视,所有的百姓都好似鹌鹑一般低着头。根本没有敢妄动,也没有人敢乱言。这才停下脚步,满意的放下手中棍棒。

    司徒刑也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赏的看了一眼衙役。

    他不是儒家,不讲爱民。反而非常赞赏衙役这种简单粗暴却十分有效的手段。

    “匪徒狡猾似狐。但是法书包网.bookbao2恢恢疏而不漏,经过我和县尊等几位大人推断,匪徒担心官府围剿,必定派人藏身在人群之中。”

    司徒刑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道。

    端坐在上首,好似木偶一般,不动不言的胡不为,脸色微动,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司徒刑。他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将功劳分润给他一些。

    傅举人有些满意赞赏的看了一眼司徒刑,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居功不自傲,此子不早夭,必定能够屹立朝堂,主政一方。

    “什么,真是大胆,竟然敢藏身此地。”

    “不可能吧。。。。”

    “真是大胆!”

    人群再次骚动起来,仿佛是潮水一般向四周扩散,而且每一个人都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四周,仿佛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洗不掉的嫌疑。

    这次衙役没有阻止,只是松散围绕在四周,手按在腰刀之上,如果有人胆敢强行离去。必定会被他们砍杀。

    刘老四混在人群当中,眼睛咕噜噜的乱转,心中更是百转千。衙役的围拢看似松散,却是外松内紧。

    如果胆敢冲击,必定会被隐藏在暗处的弓弩手射杀。而且大堂还有武道修为深不可测的李家家主,巡检司胡庭玉。

    心中衡量一下,他发现强行突击,根本没有一分胜算。想明白这些,他的身体紧绷的肌肉瞬间放松,看似无意却恰如其分的向阴暗不起眼的角落里挪移。

    他就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大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有几个人看了刘老四所在的方向,见到一个非常隐晦的手势之后,本来全身紧绷着的力气陡然卸掉,借助人群的移动,隐藏在角落阴影处,一脸无辜,老实巴交的看着四周。

    如果不是司徒刑有望气之能,还真会被这几个人欺骗过去。

    司徒刑从高台上走下,目光冰冷的注视着人群。几个和他目光交错的人,都感到身体一寒,下意识的低下头。

    再也不敢和他对视。

    有几个年轻气盛的,强忍着心中的胆怯,瞪大眼睛,想要直视司徒刑的眼睛。但是他们很快全身被冷汗湿透,瞳孔收缩,全心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司徒刑淡淡一笑,也不以为杵。

    司徒刑暂代县尊之职,和大乾龙气亲和度大大提升,而且他还是法家,尤擅强权威慑。全身上下有一种难言的威势,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又好像一条蛰伏的蛟龙。

    一般人望之,顿时有一种胆怯恐惧之感。

    司徒刑走到刘老四面前,面色冷淡的看着。刘老四本能的佝偻着身躯,一脸的恐惧,好似乡间没有见识的老农,有些讨好的说道:

    “小的见过大人。小人是做手艺的。”

    司徒刑看着刘老四脸上讨好谄媚的笑容,嘴角不由的上翘,古板的脸上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