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用人唯亲和用人唯贤。

    是胡庭玉和胡不为之争,也是法家和儒家之争。

    儒家认为法家粗鄙,残暴。

    而法家则认为儒家不切实际。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法家和儒家是当世两大宗,早就融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无数的人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

    儒家主张“为国以礼”,重视道德教化在国家治理中的首要地位;法家主张“以法治国”,强调把法律作为治国的重要手段。儒法两家在治国方略的分歧,导致儒法思想的激烈冲突,这就是思想史上著名的儒法之争。

    这种争论古来就有,其中最出名,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周公旦和姜子牙的一段对话。

    周灭商后,姜子牙被封在齐国,周公被封在鲁国。

    淮南子齐俗训上有一段二人受封后的对话。

    姜子牙问周公:“何以治鲁?”

    周公道:“尊尊亲亲。”

    意思是尊崇地位高的人,亲近自己的亲属宗族。

    姜子牙闻言道:“鲁从此弱矣!”

    周公又问姜子牙:“何以治齐?”

    姜子牙答道:“举贤而上功。”

    意思是任用有才能的人,奖励有功劳的人。

    周公道:“后世必有劫杀之君。”

    意思是这么做,会出现大权独揽的臣子,臣子大权独揽,最终会弑君自立。

    果然,齐国日益强大,但经24代便被田氏取而代之;鲁国日益弱小,但没有臣子篡位其实鲁国并非没有篡位之事,只不过篡位弑君的都是周公的宗族后代罢了,至32代才亡。

    司徒刑是法家,最崇尚用人唯才的理念,所以和胡庭玉见面之后,竟然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

    也正因为此,胡庭玉才会恰好的出现在城东门。又恰好的和傅举人一起出现在县衙。

    “哼!”

    胡不为言语上不是胡庭玉的对手,一时间有些语塞。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僵硬冰冷,眼神倔强的看着胡庭玉。

    显然,在这件事上,胡不为根本没有妥协的打算。

    傅举人也是一脸的头疼,任凭两人如何游说,陈述利害。胡不为都是面色阴沉,不发一言。一时间,气氛竟然有一种诡异的沉闷。

    司徒刑也是一脸的抑郁,胡不为为了头顶的官帽,已经不要脸皮,任凭你如何言语犀利,引经据典,他都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气氛诡异的沉闷。

    随着时间的流矢,一直老神在在,智珠在握的司徒刑内心也有了一丝焦躁。

    胡不为要比他想象的更加难缠。

    以退为进,不发一言,虽然有些无赖,但的确是最好的应对手段。

    现场已经进入了僵局。

    但是司徒刑知道,时间拖延越久,对他越发的不利。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司徒刑明白这个道理,胡不为自然也明白。不论拖延,还是沉默不语,都都是策略,而且还深得兵法“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精髓。

    避其锋芒,以逸待劳!

    看着说的口干舌燥,精神明显大不如前的傅举人,胡不为的眼底闪过一丝十分隐晦的得色。

    能够担任一县主官的,岂能是简单人物?

    胡庭玉的眼睛中流露出焦急之色,他是久经沙场之人,尤其擅长计谋。岂能看不出众人已经落入胡不为的毂中。

    但是,胡不为的计策却是高明。

    以不变应万变,就算胡庭玉知道中计,但也没办法反制。只能看着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衙门大堂关闭的中门再次从外面被人推开。

    胡不为刚才还是沉稳的脸色不由的一变,眼睛中也有几分焦急和无奈。

    而胡庭玉却恰恰相反,看着走在最前面的李家家主还有身体肥胖,好似肉山一般的胡御道,他眼睛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嘴角更是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一丝笑容好似会传染一般,傅举人和司徒刑的心中都长松了一口气,眼睛里也都流露出兴奋之色。

    刚才还沉闷压抑的空气竟然瞬间一轻。

    “李建康,王满仓,胡御道,见过县尊大人。”

    头花雪白的李家家主李建康拱手行礼,其他两位家主也跟着拱手行礼,异口同声的大声说道。

    “原来是三位家主到了。请坐,上座!”

    胡不为眼神幽幽的看着穿着绸缎的三位家主,仿佛要把他们看穿一般。

    三位家主没有畏惧,也没有避,眼睛直视胡不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我等前来,是为了闹匪之事,请大人秉公处理,还知北县一个安宁。我等治下之民,无不感恩戴德。”

    胡不为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当看到同进同退的三家家主。

    他的内心不由的一揪,再也没有刚才的从容淡定。

    看着态度谦卑,但是却铁骨铮铮,声音震耳欲聋的李家家主,胡不为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无奈。

    他有些颓丧的叹气一声,仿佛全身精气神被瞬间掏空,有几分委顿的斜靠在官椅之上。

    就像是一只被扎破的皮球,再也没有刚才和胡庭玉对垒的气势。

    大势已去,为之奈何。

    胡不为的嘴巴上扯,尽量的挤出一个笑容,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也许有人会感到诧异。李家,王家,胡家最多算是知北县的大户,富裕人家,虽然奴仆如云,谷物如山。

    百年经营,在知北县关系错综复杂,根支错节,在常人眼中是庞然大物。但是对掌握一县权柄的胡不为来说,并不算什么。

    破家的知县,灭门的府尹。可不是讲讲而已。

    在古代,官员代天子以牧万民,身份地位特殊,具有天然的优势。

    县尊胡不为之所以看到这三人,就神情委顿,再也没有争雄的心思。那是因为胡不为比常人都看的要远,他在三位家主身上看到了一种大势。

    大乾立国三百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民心思定。

    在这种大势面前,就算胡不为执掌一县权柄,贵为县尊,也没有办法和这种大势抗衡。

    “匪徒侵扰乡邻,罪在不赦,当诛杀以正法典。”

    胡不为看了一眼胡庭玉,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果决,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兹委任巡检胡庭玉全权负责剿匪事宜。”

    “谢大人!”

    司徒刑见胡不为十分光棍的服软,也没有得势不饶人。强行压抑住眼中的喜色,拱手行礼后一脸真诚的说道。

    “诺,下官领命!”

    胡庭玉十分诧异的看了一眼胡不为,单膝跪倒领命。

    心中对胡不为的果决感到赞赏,事不可为就果断放弃,怪不得胡不为能够执一县之权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