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么说来,司徒刑还真是气运雄厚之辈。

    俗话说,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忙断肠。

    在傅学政看来,司徒刑就是那种不用忙的有福之人。

    想要在朝堂上立足,固然要才华横溢,只有才高才能破开诸煞。但是也需要一定的气运。

    才华横溢,满腔抱负,但或者被贬斥发配,或者是战死沙场,或者是被人构害,最终难以善终者,大多数是气运不足之辈。

    傅学政年轻时曾遇阴阳家的传人,以重金请他代为批命,阴阳家弟子直言他天生气运不足,后天又不知道养命。

    故而此生只有清名,而无富贵。

    傅学政虽然表面称是,恭恭敬敬的谢过。但是内心对此种言论却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就连对百家之一的阴阳家的印象也变得奇差无比。

    怪不得阴阳家传人稀少,原来都是欺世盗名之辈。

    他固执的认为,在朝中立足,靠的不是气运,而是才华和上宠。

    傅学政年轻时的确是才华横溢,文章辞藻华丽,言之有物。

    乡试,府试都是一路高歌,连中两元。所写的文章,也曾经被人传唱一时。

    但是,傅学政终究是气运不足。

    但是到了最关键的会试,却因为风寒导致发挥失常,名落孙山。

    借助以前的名望,堪堪得了一个举人。

    后来遭遇更是蹉跎,昔日故友都遇到贵人提拔,现在已经身着红袍,手握权柄屹立朝堂之上。

    而傅学政一生没有机缘,只能纵情于山水,搏一个清名。止步于正八品,做了一名没有实权的学政。

    如果当时自己得到贵人赏识,这么可能偏居一隅。

    傅学政眼神幽幽,仿佛到了青葱岁月,以往的人和事仿佛走马灯一般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现,最后都化作一脸的唏嘘。

    年老之后,喜欢忆。越是忆,傅学政越发感到惊奇。

    傅学政竟然惊奇的发现,当年阴阳家所卜,不论是官职,还是品阶,竟然无一不对。最令他感到震惊的是,就连这些年所得禀米数量竟然都分毫不差。

    真是万般皆天定,半分不由人的感慨。

    傅举人看了一眼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的司徒刑,心中有些艳羡嫉妒的想到。

    如果这一切不是运气,而是都被计划好的,那么司徒刑的心机实在是可怕。

    傅举人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成一条直线,全身汗毛炸起,后背瞬间冷汗淋漓。

    他眼神古怪的看着司徒刑,仿佛他是一头隐藏在深渊中的巨兽,心中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随即他有些可笑的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司徒刑年龄不过弱冠,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心机。

    而且,县尊胡不为和巡检胡庭玉面和心不合,在知北县是非常隐秘的事情。

    别说司徒刑是一个闭门苦读,两耳不闻窗外事,全力应付即将到来会试的读人。

    就算是自己官居学政,和胡不为等人多有走动,都不知道胡庭玉和胡不为的关系恶劣如斯。

    司徒刑更没有可能知道如此隐秘之事。

    定然是运道太好,才恰逢其会。

    最后,傅学政实在没有办法解释,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虚无缥缈的气运。

    司徒刑气运雄厚,才华也是横溢,一篇陋室铭传唱天下,来日必定高中。

    如果再有几分处事手腕,定然能够立足朝堂,少不得披红挂紫。

    朝中高阶官员的朝服是红色和紫色居多,所以披红挂紫也有位高权重之意。

    想到这里,傅举人再看向司徒刑的眼神变得柔和不少。

    傅举人看向胡不为的眼睛闪烁,嘴巴微张,显然对于这件事并不打算再做壁上观。

    。。。

    司徒刑老神在在,智珠在握的看着胡不为和胡庭玉互相指责,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非常隐晦的得意。

    没错,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巡检胡庭玉不是恰逢其会的出现在东城门,而是早就得了司徒刑的消息,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司徒刑固然是一个闭门苦读的秀才,对知北县的事情知之甚少。

    但是司徒刑却有一个耳目灵通的损友,黄子澄!

    这位不爱读,不喜功名,喜好在勾栏妓院厮混,以为清倌写词为乐,颇有几分“赢得青楼薄幸名”杜牧的风采。

    黄子澄的作为虽然被士林中人所鄙夷,攻讦,认为他有辱斯文,败坏了读人的形象。甚至有人提议傅学政革了他的功名,剥了他的青衫。

    但是黄子澄身居勾栏藏污纳秽之地,耳目最是灵通,对知北县所有的大事小情,都如数家珍,了如指掌。

    其中不乏很多陈年旧事。

    胡不为和胡庭玉的矛盾其实很简单,没有什么横刀夺爱之类的狗血剧情。

    无外乎,县尊胡不为昏庸,但是权利欲望却出奇的重,任人唯亲,到处安插亲信。

    不仅将衙门的权利死死的握在手中,并且凭借手中钳制胡庭玉的权利,将亲信安插到到巡检司衙门,试图利用亲信朋党架空胡庭玉。

    胡庭玉虽然行伍出身,没有读过多少,但却明白任人唯才的道理,军中将领,都是他从微末之时就发掘培养,整个巡检司衙门被他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怎么可能被胡不为安排的人架空?

    反而趁机,以违反军令为由头。重重的惩罚胡不为的亲信,让其在军中威望大跌,只能灰溜溜的离去。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胡庭玉将胡不为彻底的得罪。

    胡不为凭借职权之便,经常苛责打压胡庭玉,虽然没有让他丢官罢职,但也是颜面大失。

    积累之下,两人心中的不满最终化为彼此怨恨。

    “任人唯亲,真乃小人行径!”

    胡庭玉仿佛想到了什么,看向胡不为的眼睛顿时一冷,心中充满了不屑。

    胡不为看着胡庭玉不屑的眼神,心中也是怒火也是高涨,恨不得将胡庭玉罢官发配,踢出知北县的官场,永世不能返。

    司徒刑冷静的看着仿佛斗牛的两人,胡庭玉和胡不为的矛盾,说白了就是用人理念的不同。

    胡不为任人唯亲,所以在衙门里到处安插亲信,这些亲信形成朋党,结成巨大的书包网.bookbao2络反过来支持胡不为。

    而胡庭玉则任才为亲,不结党,不营私,和士卒同心同德,在军中拥有很高的声望,也让他的上官对他赞赏有加。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两人,在他看来两人的矛盾就是用人理念之争。也是儒家和法家的理念之争。

    儒家重视伦理,故而用人唯亲。

    法家重视才干,故而用人唯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