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先生,县里政务繁忙。县尊爱民如此,事必躬亲,亲力亲为,故而因劳成疾。郎中说必须静心修养,不宜过度操劳。。。。”

    胡学智见司徒刑面色没有任何变化,显然是不为他的说辞所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再好,只好把刚才的话再度重复一遍。

    “哦,知道了。”

    司徒刑也没有厌烦,听完后看着胡学智,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

    胡学智看着一脸认真,仿佛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有意思的司徒刑,顿时有一种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

    傅举人和胡庭玉都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司徒刑做事处事,还真是剑走偏锋,出人意料。本以为两人针尖对麦芒会有一场雄辩,结果谁知道竟然如此的虎头蛇尾。

    但是,他俩琢磨一下,竟然发现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胡学智满腹经纶,一肚子的坏水,竟然被轻飘飘的几个字化解于无形。

    胡庭玉看着眼睛赤红,神色抑郁的胡学智,还有面色淡然的司徒刑,心中不由暗暗的竖起大拇指。

    怪不得老人一直讲,轻易不要得罪文人,兵家杀人靠的是斧兵,是有形的,是可以规避的。

    而文人杀人靠的言语,靠的是文字,是软刀子割肉,是无形的,更加的残忍,更加的可怕。

    就是以傅举人的老道,对司徒刑也不免心中暗暗佩服。

    举轻若重易,举重若轻难。

    司徒刑如此年龄,就能够体会到举重若轻的道理,未来的成绩必定不可限量。

    胡学智面色发白,眼睛潮红,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司徒刑,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昂扬斗志,好像是一头发怒的公牛,恨不得马上和司徒刑雄辩几十合。

    但是司徒刑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智者不与愚者辩。”

    司徒刑仿佛没有看到胡学智眼中的斗志,更不被他言语所激,语气冷静淡然,没有一丝火气的说道。

    “你。。”

    胡学智脸色顿时僵硬起来,脸上好像是刚被人抽了一耳光,竟然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智者不和愚者辩。

    常日以智者自居的胡学智,怎么也想不到,司徒刑竟然敢如此的羞辱他。

    司徒刑,你竟然敢如此羞辱我,老夫定然不与你干休。

    胡学智眼神幽幽,时不时有厉色闪过。

    就在胡学智发愣的瞬间,司徒刑已经绕过他,来到用上等牛皮蒙面的震天鼓的近前。

    “没有鼓槌,就算你到了近前,又能如何?”

    胡学智不由的冷冷的笑了一声,看着没有鼓槌陪伴,显得有些孤零零的震天鼓,眼睛里的得意之色更加的浓郁。

    司徒刑就算你鬼精似狐,也想不到我会提前让人将鼓槌藏起来。

    没有实木的鼓槌,你又怎么可能敲的响震天鼓?

    司徒刑面色呆滞,眼睛无神的看着空荡荡的震天鼓,实木所作的鼓槌竟然不翼而飞。

    “真是不当人子,竟然敢如此的龌龊。”

    傅举人看着没有鼓槌的震天鼓,白色的胡须瞬间翘了起来,一脸生气的大声怒骂道。

    巡检胡庭玉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却冷哼一声,看向县衙的眼神越发的不屑。

    “真以为没有鼓槌,我就敲不响震天鼓?”

    “真是天真的可爱。”

    司徒刑不屑的冷哼一声,双拳紧握,两只胳膊好似两根巨大的鼓槌,重重的砸在柔软,但却有巨大反弹力的牛皮鼓面上。

    “不要!”

    胡学智的瞳孔陡然收缩,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拳头重重的敲打在鼓面之上,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不仅四周能够清晰可闻,就连城东门,城西门等角落之处,也能听到余音渺渺。

    嘭!

    嘭!

    嘭!

    司徒刑嘴角挂着冷笑,双臂挥舞,牛皮做的大鼓发出震天巨响。

    “这面大鼓,在没有鼓槌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发出如此巨大的响声?”

    “难道司徒刑的双臂上竟然有千钧之力?”

    胡学智眼睛瞳孔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的双臂。如果再仔细看,不难发现,胡学智的眼底深处竟然有着一丝丝十分隐晦的惧怕。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胡学智对司徒刑的确产生了畏惧心理。

    坐在衙门内石凳之上的胡不为听到外面传来震天鼓声,有些颓然的叹了一口气。

    县衙大门左右,各有一面巨鼓。

    一名震天鼓。

    百姓有冤屈,需要县尊做主,可以敲响震天鼓。

    大乾太祖是草莽出身,对百姓疾苦最是了解。而且他深知道,民怨积累过多,必定会沸腾,民心似水,能够载舟亦能覆舟。

    所以针对民心,就应该如同治水,堵不如疏。

    为了疏,大乾太祖在衙门的左右放置了两面巨鼓。

    震天和登闻。

    并有严令,震天鼓响,县尊必须升堂。

    如果县令不受理,或者不满意,苦主有权利敲响县衙左边的登闻鼓。

    登闻鼓响,州府必须介入调查。

    如果县令判罚有问题,州府有权重新判决。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司徒刑裹挟民意,自己何尝不可以从民意入手?

    想到这里,胡不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他仿佛已经抓到了事情的节点。只要在加以琢磨,必定能解决眼前的乱局。

    震天鼓响起,胡不为没了躲闪的空间,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站起身,正了正自己的衣冠,在两班衙役的陪同下来到大堂。

    胡不为正了正自己头顶的乌纱帽,见两班衙役手持水火棍,神色肃穆的站立在两侧,这才面色严肃的慢慢的坐下。

    “升堂!”

    师爷胡学智不在,衙役上堂站立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班头。

    班头也是有些茫然,但是他经验老道,自然知道这时不是冷场的时候,请示胡不为之后,这才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大声喊道。

    威武!

    两班衙役听到熟悉的词汇,本能的大声道。

    嘭!

    嘭!

    嘭!

    衙役手中的水火棍重重的杵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带司徒刑。”

    胡不为身穿官服,头戴冠帽,神色清冷的端坐在明镜高悬匾额之下,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司徒刑站在大堂之外,目光幽幽的看着,县衙是大乾政权的象征,也是龙气最为浓郁之地。

    赤色的龙气出奇的活跃,一方青铜色的官印镇压诸天,仿佛是饕餮一般吞吐气运。

    身穿皂衣的衙役忙忙碌碌,就在胡不为端坐在官椅之上的一瞬间,本就浓郁的龙气仿佛开水一般翻滚沸腾。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